2020/11/17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May The Curse Be With You!

美國大聯盟2004年球季紐約洋基與波士頓紅襪的第一次系列賽,那是雙方自去年美聯冠軍系列戰之後,首次正式交手。媒體上的氣氛沸沸揚揚,其中紐約郵報封面放了一張紐約洋基選手戴著星際大戰Darth Vader面具、拿著球棒的照片,標題大大的寫著:願魔咒與你同在,May The Curse Be With You!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總教練Terry Francona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Curt Schilling,我現在開始恨洋基了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核冬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一天的時光

多倫多藍鳥隊在2003年拿下了86勝,但藍鳥的球員薪資總額(約5000萬美金)在大聯盟排名僅能算上末段班,而同一分區紅襪與洋基的薪資總額,則分別來到1億2500萬和1億8200萬美金。時任藍鳥隊總管,麻州子弟的J.R. Ricciardi說當你身在美聯東區,你會發現有兩支球隊總是可以發揮銀彈攻勢,看看今年好了,我們原本認為A-Rod會到紅襪,但最後他居然去了洋基!如果是我們(藍鳥)簽下A-Rod,那麼光他一個人的薪水就會吃掉藍鳥薪資總額的一半了,紅襪和洋基兩隊已經將他們的競爭提升到另外一個水平,我們不可能簽下那麼高薪的選手,當然我不是忌妒他們,畢竟我是從奧克蘭運動家出身的,多倫多的情況跟奧克蘭沒什麼差別,我們會更著重在選秀與球員發展體系的建構。當然啦,如果你很有錢,那麼選秀順位對你來講可能就沒有那麼重要了,對藍鳥隊來說,選秀日對我們來講可是戰爭,全隊都需要進入戰備狀態,但對洋基隊來說,他們的人在選秀日當天很可能只是禮貌性現身,甚至常常還會有不見人影的狀況!

美國大聯盟2004年球季紐約洋基與波士頓紅襪的第一次系列賽,那是雙方自去年美聯冠軍系列戰之後,首次正式交手。媒體上的氣氛沸沸揚揚,其中紐約郵報封面放了一張紐約洋基選手戴著星際大戰Darth Vader面具、拿著球棒的照片,標題大大的寫著:願魔咒與你同在,May The Curse Be With You!

 

輸給紅襪,對許多洋基迷來說是一種羞恥,因為對他們而言,年復一年地擊敗紅襪,已經變成一種再自然不過的儀式,而就算球員們不知道Ted Williams和Joe DiMaggio的歷史,也不清楚Carlton Fisk和Thurman Munson的故事,他們也都很清楚雙方對戰的重要性。當Derek Jeter被問及他會不會恨波士頓紅襪時?他冷靜地表示:不,我不會恨他們的球員,我只是想要擊敗他們!而洋基教練Joe Torre則說唯一能夠和洋基VS.紅襪對抗相媲美的組合,也就只有在他1950年代成長時期,布魯克林道奇和紐約巨人兩隊之間的競爭。儘管雙方球員都試圖淡化這次系列賽,不過大家都心知肚明,就像David Ortiz最後承認的:我們會試著說這次系列賽和其他系列賽沒有什麼不同,但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會知道那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美聯東區的排名,看起來似乎永遠不會變動,洋基第一、紅襪第二,而這將是雙方連續第15次以分區排名第一和第二的身份比賽了,從2001年四月起就是如此,這可是大聯盟歷史上最長的紀錄。第一場比賽前,紐約洋基全隊重新觀看了2003年美聯冠軍系列賽第七戰,Jeter告訴運動畫刊說當洋基選手外出用餐,坐在波士頓某間餐廳的落地窗前座位,收到了許多外頭來來往往紅襪迷的中指以及”You Suck”的問候,這情況過去幾年愈演愈烈,他們對我們的恨意愈來愈大,或許這也可說是他們(紅襪)整體水平有進步的表徵之一吧!

結果這4場系列戰,紅襪拿下了其中3場勝利,但以比賽內容來看,雙方身手似乎都有點放不開,兩隊合力貢獻了高達11次的失誤,用大錢簽下的先發投手表現也不穩定(少數的例外或許是”我想我已經開始恨洋基”的Curt Schilling,他先發主投6.1局僅失1分,並投出8次三振。Schilling說紅襪球迷讓他感受到特別的愛,球賽的激情帶給他很多能量,那是一種十月季後賽的氛圍,而這不過是一場例行賽罷了,他從來沒遇過這種情況),而其中最掙扎的,則是轉隊簽約時鬧得滿城風雨的金童Alex Rodriguez。在全場紅襪迷大噓特噓之下,A-Rod在整整17個打數中,僅僅擊出1支一壘安打(另有6次三振),而他在最後一場比賽的傳球失誤,也讓紅襪追平比分,最後逆轉洋基。系列賽後洋基總教練Joe Torre開玩笑說或許可以把A-Rod的背號從13號改成1/3號,而洋基總管Brian Cashman則是替A-Rod緩頰,他說一個真正的球星是不會每天吃鱉坐以待斃的,這個過程在很多其他替紐約球隊效力的球星上看過,當初Roger Clemens到洋基時是這樣,Patrick Ewing到尼克時是這樣,而Mike Piazza轉到大都會隊時,也是這樣。不管哪一個球星,只要你進入紐約這個運動大市場,肩膀上自然而然會增加許多壓力,而以A-Rod的天賦與能力,雖然目前相當掙扎,但他的表現數字最終還是會來到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