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9

寶島夢想家接受台新金控贊助更名為「福爾摩沙台新夢想家」,聯盟屬地主義仍需時間考驗

「屬地主義」絕非把主場固定在同一處,弄點小活動娛樂地方民眾這樣簡單容易。而是球團和地方生活上的結合,讓民眾以在地有這支球團為榮,甚或成為生活上的信仰重心,而不是隨時都可以改隊名的被贊助球團。

作者:大阪老楊

請繼續往下閱讀

Glacier1943

反正提出任何質疑都沒屁用, 還可能會被反問, 屬地主義就能保證成功嗎? 台灣籃球又不是 NBA, 日本是日本台灣是台灣, 講來講去本質就是, 沒人當這是一回事, 陳建州要是有種一點, 幹嘛不破罐子破摔, 直接解散?

大阪老楊

這就是運動文化上的差異了。所以職業球團應該要有建立新文化的使命才是。只是中職沒成、CBA也沒成。當年Bj聯盟成立還參考過SBL的組成和賽制呢…。

2020年11月22日更新:感謝各位讀友支持,此篇文章受到廣大的回響。而「福爾摩沙寶島籃球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也表示雖與台新銀行合作冠名贊助一事,但其球團正式名稱為「福爾摩沙台新夢想家」,而非只有「台新夢想家」。目前在福爾摩沙台新夢想家的 官網 內的球隊起源(STORY)、賽程(SCHECULE)以及球隊成員(TEAM)都是呈現「福爾摩沙台新夢想家」的球團名稱。

不過在P.LEAGUE+的官網球隊介紹部分,仍是以「台新夢想家籃球隊」作為正式名稱。筆者認為如果贊助記者會是在聯盟開幕記者會之前定調,或許對聯盟整體來說更有一致性,不像現在各球團和聯盟之間似乎還需要一些時間上的磨合。也希望正式開打後,不會再出現聯盟與各球團間不同調的情況。

非常樂見球團對屬地主義的支持,以及能在彰化和台中兩地作深耕。更希望如同兩造雙方說的是長遠的合作,而不是短期的。筆者更希望未來台中市內本身有P.LEAGUE+的球團成立,和夢想家能來場「大肚溪(烏溪)德比」的對戰,表示屬地主義已經非常在地化和生活化了。

--------------------

日前才跟朋友聊到P.LEAGUE+的四支球隊,隊名各有特色。但唯一對「台北富邦勇士」的隊稱不甚滿意,當時還談到如果把富邦二字拿掉,就更完美了。沒想到過不到一週的時間,昨天台新銀行贊助夢想家冠名權的新聞,像是個大巴掌一樣,直接打上了我的臉。

想上P聯盟官網查一下資料,或許是還沒投資在關鍵字搜尋這一塊,在GOOGLE上搜尋「P聯盟」,出現的第1列連結是維基百科,第2列是官方FB,而沒有出現官方網站,只好從FB內連結到官網。官網的主BANNER還沒更換,所以右下角還寫著「四隊主場確定,落實屬地主義」的聯盟主旨。

圖片來源:截自 P.LEAGUE+ 官方網站 首頁

因為是BANNER圖片,所以「寶島夢想家」的字樣還沒更換掉,不過內文的球隊介紹倒是動作很快,已經換成「台新夢想家」,連英文都變成了「TAISHIN DREAMERS」。這下子可說是超越台北富邦勇士了,因為台新冠名贊助下,連個地名都沒有了,「彰化Changhua」「寶島Formosa」消失殆盡。

不過3年前,「彰化寶島」夢想家成軍,以代表台灣的身份加入ABL聯賽,重新吸引了一批嚐鮮的籃球迷,而且基地選在彰化,套句地方創生業者最愛用的話「越在地,越國際」,的確打出了名號取得了初階的成功。相信這也是「黑人」陳建洲想重組職籃的起心動念其中一個因素。

所以落實主客場制和屬地主義,應該是聯盟核心重中之重的理念才是。然而,這次的台新銀行冠名贊助,直接挑戰聯盟核心,或許也背離了「屬地主義」理念。

1990年3月,日本足球職業聯盟檢討委員會上,為了追求地方全力支援,而提出了「把企業名移出隊名」的條件。因為木之本興三和川淵三郎明白,職業運動唯有跟地方緊密的結合,才能永續經營和發展。

而後的5人制職業聯盟F聯盟和職籃的Bj聯盟,也都是朝向這個方向。最後在FIBA的介入下,川淵三郎又再度扛起整合日本籃球界的重任,把日本聯盟和Bj聯盟合併成為職業籃球B聯盟,也都是採取了隊名不放企業名,結合地方的「屬地主義」。

寶島夢想家在彰化經營3年,為何這次和台新銀行的合作卻選擇下下策的「冠名贊助權」的方式,實在另人不解?這種90年代廣告塔的職業贊助方式,竟然還發生在新成立的職業聯盟球隊之中。筆者肯定台新銀行近年來對許多競技運動的支援和協助,然對這次冠名改隊名的方式實在無法苟同。

因為贊助金額沒有公佈,但是夢想家在新聞稿中提到「台新銀行的贊助讓我們減少很多壓力,球隊能否轉虧為盈,就看這一年了。」相信金額是不少的。也表明球團的經營壓力的確不少。但筆者必須提出這種希望透過賣名而「轉虧為盈」的想法,在經營球團上是非常危險的。

參考新聞:P聯盟/台新與夢想家長期合作 張承中盼球隊轉虧為盈

事已成舟,夢想家得到了金援,台新換來了廣告。在地方生活的民眾和球迷呢?「屬地主義」絕非把主場固定在同一處,弄點小活動娛樂地方民眾這樣簡單容易。而是球團和地方生活上的結合,讓民眾以在地有這支球團為榮,甚或成為生活上的信仰重心,而不是隨時都可以改隊名的被贊助球團。

筆者更擔心的是聯盟對此贊助的看法,如果贊同這樣的作法,那就等於開大門鼓勵大家隨時改名。甚至把冠名權拿來競標,高價者得。那一開始主打的「屬地主義」將蕩然無存。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