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黃忠義 「別用自己的角度看選手」

黃忠義坦言,他當總教練的那年(2007),他一直到了下半季才知道總教練是怎麼一回事,但沒人等他成長,隔年球隊再換人帶,留下的就是那支空前恐怕也是絕後的「總教練代打滿貫砲」。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件事我記得很清楚,或許記得太清楚,反而影響我對一個人的評斷,這種評價一直到最近我才發現那是錯誤的。

過去我還在轉播中華職棒時,一直有個習慣,在春訓時一個人開著車去各隊基地走一圈,看每一隊備戰狀況,也順便和選手、教練聊聊,增加來年轉球的素材。1995年我照例全省走透透,來到第一站的台中俊國熊隊,那一年熊隊來了個新同學卻是老面孔的外野手王俊郎,防守依然是老位置的右外野,那時訓練的空檔我走近黃忠義,隨口問了句對新隊友的看法,結果黃忠義給了我料想不到的答案「他守右外野,不可能有滾地球可以接啦!」這什麼意思呢?言下之意是,防守二壘的黃忠義,自信不會讓任何一二壘間的滾地球穿出去到右外野。

這句話、這件事我一直記得很清楚,或許加上之後的從旁觀察吧!黃忠義是那麼樣的充滿自信的選手,當然黃忠義臭屁有他的道理。

翻攝自《職業棒球》雜誌205、220期 (圖片提供:Thomas Kao)

滿滿的國手資歷,外帶一個脖子上的奧運銀牌,沒有人比他更好更棒了。是不是所有人都如此認為?不知道,但至少黃忠義本人是如此自信的。某次在澄清湖球場比賽前,和他聊到二壘手雙殺的站位,他在短短的幾分鐘內向我說明,應依據三壘手和游擊手傳球的距離、速度、角度後決定二壘壘包該如何踩踏、轉身後做到完美。「他是真的有料」當下的我是這麼想,毫無疑問,邊說邊示範動作的他也絕對如此想。

但,之後黃忠義卻發現自己看到的僅是井底世界而已。

「剛加入中華職棒時,我真的覺得台灣我最強,一般內野手很難跟我比啦!但後來才發現大錯特錯,不是說我看到台灣有別人比我好,而是我只看到台灣而已,沒有走出去的話,根本不知道棒球技術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我實在是井底之蛙。」

黃忠義所謂的「走出去」和俊國熊轉賣給興農牛,接著和道奇隊合作,全隊拉到多明尼加春訓有關。在興農牛前身的俊國熊時代,這支球隊曾開風氣之先,將整支隊伍移師到琉球去春訓,在當時是件大事。球隊另一重點是用了日籍總教練寺岡孝、他是我極尊重的一位教練,溫文儒雅、待人以禮是他外表給人的直接印象,重點是後來不同階段都有機會訪談到他,對他的棒球涵養佩服不已,這從他後來成為王貞治的板凳教練可以一探究竟。

那時寺岡孝初接俊國熊,記得有一次在琉球飯店裡,他對張文宗說了一句「關於棒球、我怕我說太深你們會聽不懂。」那時在一旁的我,透過翻譯口中傳來這一句時心想「是說教小學生微積分,怕太難嗎?」

事隔多年後,這件事我說給黃忠義聽,他笑了笑說道「我是沒有聽到寺岡教練說過這樣的話,如果當時我聽到一定很不以為然,什麼“聽不懂”太誇大了,但現在我相信了,棒球有太多你不了解的地方。」

回到興農牛因和道奇合作全隊拉到多明尼加訓練之事。牛隊到多明尼加移地訓練始於1996年底,在超過一個多月的強化後,隔年牛隊在下半季就打下五成勝率以上戰績,這是隊史第一次。這不僅在帳面上是不錯的結果,事實上那一次及接下來的數年間,這隻台灣牛牽到多明尼加回來後,已不是原本那隻牛了,球隊體質變化,球員個人對棒球觀念也從此大不同。

興農牛隊到多明尼加移地訓練 (圖片提供:文生大叔)

黃忠義說道「我以前以為的棒球技術是很單向的,就拿內野守備好了,我是二壘手,就負責球彈跳過來,我算好接球點、接到球,然後傳一壘、完成、出局。這是我一直練習,認知上的棒球。到了多明尼加之後,那裡的棒球學校有各種不同的教練指導,他們讓我看到的是棒球比賽的整個面,防守上是要不斷跑動的。」

黃忠義的話讓我想到另一件事,當時帶隊到南美的總教練王俊郎提到,某次比賽,在壘上的牛隊選手,在兩出局後,打者球擊出去,他先看了一下球行進的方向,然後再漫不經心的跑動,結果接下來是,賽後,棒球學校的教練讓他跑個沒完,不斷演練兩出局後低頭快衝的動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