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黃忠義 「別用自己的角度看選手」

黃忠義坦言,他當總教練的那年(2007),他一直到了下半季才知道總教練是怎麼一回事,但沒人等他成長,隔年球隊再換人帶,留下的就是那支空前恐怕也是絕後的「總教練代打滿貫砲」。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幾趟多明尼加之行,或許可以說是讓黃忠義眼界高了,但身段有變軟了嗎?或許魚貝精(Juan Bell)加入興農牛陣容,讓他有機會和大聯盟等級的內野手搭配,他的身手,如何解讀甚至「玩」比賽,才讓黃忠義見識到什麼叫做「高手」,那個過去常不給游擊手好臉色,甚至讓雙殺夥伴有壓力的國家隊當家二壘手,自此才真正了解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差人家太多了!」這是黃忠義的感觸。然後再加一句「我以前真的是眼睛長到頭頂上。」

到多明尼加移地訓練之後讓黃忠義大開眼界 (圖片提供:文生大叔)

如果黃忠義這極自負的選手退下當總教練,那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這或許是本文的重點之一。好選手會不會是好教練?

關於這一點你會想到誰?我總是會想到那神一般地位的王貞治,頂著世界全壘打王的頭銜,走下神壇的王貞治接掌巨人兵符之後,雖然五年中也曾帶領球隊打入日本一(最終敗給西武),但對要求年年冠軍是唯一的巨人而言,那是失敗的,最終王貞治被逼下台離開巨人,多年後轉到南方的福岡大榮,但前三年依然沒有太大起色,甚至都是B段班的,如此不堪的成績,還曾遭到球迷泡麵丟擲的羞辱。不過1999年後王貞治不同了,他手下的大榮成為日職的長勝軍,拿下兩次日本一,王貞治本人也成為首屆WBC的冠軍總教練。

這証明王貞治是能成為一位好總教練,但重點是為什麼花了那麼長的時間才得出這樣的結果?有著無人能及的選手生涯,為何不能即刻轉化成第一名教頭?這個問題我曾請教陳潤波老師,他的回答是「像王這樣的球星當教練,最有可能的是用自己的角度看球員,因為自己是好選手,就覺得,一點都不難的動作,你們怎麼都做不出來,或表現不出來?我聽說他曾在球員練習時也在場邊揮棒,這讓自己選手應該很有壓力吧!」

陳老師生前的這段話正好呼應了黃忠義在訪談所說的觀點,而且簡直是一模一樣,他說:「以前徐總(徐生明)在帶我們的時候,我在他旁邊學了不少,印象最深的是他跟我說過『別用自己的角度看選手,因為用自己過去的成績或術技看自己球員,那可能會有誤差。』」

黃忠義將這句話記住了,但有反映出他帶隊的成績嗎?

結果他當總教練的那年(2007),牛隊戰績34勝46敗,連五成勝率都不到。這是?

這的確是事實,儘管你問黃忠義一百次,他都不會承認,那一年那種帶兵打仗還得身兼選手的,不算是真正總教練資歷。

(圖片提供:法老的攝影世界)

說到底似乎又是那個老話題,台灣職棒總教練看來就只是個「位置」而已,早上起來你可能就從選手搖身一變成為總教練,是不是有準備好?打了再說。黃忠義坦言,他一直到了下半季才知道總教練是怎麼一回事,但沒人等他成長,隔年球隊再換人帶,留下的就是那支空前恐怕也是絕後的「總教練代打滿貫砲」。

也許大家有興趣,那支代打滿貫砲如何產生的?

黃忠義回憶道,那一年隊中傷兵實在太多了,不得已這個總教練只能兼選手,原以為就僅是備用而已,不太有機會真用得到,但那場對La New的比賽,打擊教練林仲秋對著他說「總仔,實在沒人了,你能不能上?」他才硬著頭皮拿起球棒上去,太久沒有打擊的黃忠義原本想的是滿壘,至少要碰到球不要被三振就好,卻沒料到大棒一揮,成為名留青史的一擊。

黃忠義忠實地回憶起這段,令我想到如果年輕時的他,同樣一件事,或許他會臭屁地說「打全壘打不難啊!」

這只是我的想像,真實的是那短到不能再短的總教練生涯,黃忠義實在拿不出比較能說嘴的事。但人生經歷的每件事都該有它的意義,可是黃忠義卻沒有說,這一年的總教練頭銜他學到什麼?重點反而在下次,如果有的話他知道怎麼做。

會講到這,是因為我和他的對談是在FOX體育台的轉播室外,話題難免聊到棒球轉播,他自覺很幸運因轉播才能大量接觸到日本職棒,看到比中職更高一層的比賽內容,讓他學了不少,接著又代班了幾場美國職棒。「那根本就是另外一個世界」黃忠義這麼形容。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