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1

從凃忠男到白昆弘 ─ 談國家隊捕手的世代傳承

早期國家隊捕手的世代傳承,在1982年到1988年這段期間是以凃忠男和曾智偵為代表,直到1988年以後,洪一中展露頭角,與曾智偵一時瑜亮。 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青棒時期就被喻為「凃忠男接班人」的白昆弘實力終於成熟,成為中華隊奪下奧運銀牌的重要功臣。

請繼續往下閱讀

張伯彰

偶是從職5開始看的,俊國迷,涂忠男該年轉至本隊,但已沒什麼貢獻了,回看他在三商的4年成績,我也只認為他是個很普通的選手,直到今天看你的文才知道涂在業餘這麼大牌啊.......至於白昆弘,身為奧運銀牌隊,我這個俊國迷是覺得,他的職棒成績,有那麼一點不如預期

愛爾蘭咖啡

吾敬洪一中之才,吾惜曾智偵之識,吾悲凃忠男之遇。幾十年來只有凃忠男跟鐵捕畫上等號,看來我可以好好寫一篇凃忠男的文章。

黃堤斯

三商當年投手勢弱,與涂的強勢及打擊疲弱佔很大關係。四只元老球隊大多鐵補一員打通關,只有虎隊不斷在涂忠男徐整當蔣坤陞三人中切替找最佳組合

愛爾蘭咖啡

當年三商四大巨投(涂鴻欽、康明杉、黃武雄、劉義傳、翁豐堉)加上李杜宏、塗永樑跟凃忠男大多都是老戰友了,涂康是中華隊名投,劉翁李是北體校友,翁李塗是合庫隊。而打擊不振的問題,從凃忠男的發福身材就可以看出。職棒是長期的比賽,維持完整的打擊隊形很重要,這個舞台很現實,每天都被記錄緊緊追隨。

Chaohong Cheng

涂忠男進職棒後打擊成績不出色,一來是他在業餘時期本來就不是打擊見長的選手,二來就是作者上面回文有暗示到的,凃忠男他對自己身體的保養顯然做得並不好。

而我覺得,第二點對涂忠男維繫職棒生涯更是一大致命傷,畢竟中華職棒成立那時,他其實也已經是開始步入中年的31歲了,運動員到這年紀如果還不懂得要保養身體,不但會影響上場比賽的表現,還會縮短自己的運動員生命。涂忠男職棒生涯只維持了短短五年就沒了,跟這點絕對脫不了干係。

而這點,跟他同年的曾智增正好成了截然不同的對比。他們兩個都是 1959 年出生,但曾智增在球員時期在生活自律及身體保養上都做得很好,所以他雖然也是31歲才打職棒,但卻硬是能撐了12年才退役。只能說,對職棒球員來說,身體保養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愛爾蘭咖啡

凃忠男的打擊並不算差,他在業餘時期是合庫隊的4到6棒,在全國球員年度打擊率能夠排上前20名,也拿過打擊王。然而他在中華隊的後半段時期,身體開始發福,也變成標準的自殺棒,不過他在國家隊依然受到重用,即使打擊不好也能被教練信任,間接造成他每下愈況。
職棒成立後,他一開始在職棒元年拿到月薪八萬元公定最高薪,但是心態並沒有職業化,自然就被淘汰下來。
凃忠男的脾氣也是他的致命傷,當時三商另外兩位捕手的守備能力根本無法取代他的位置,但是他還是被釋出了。凃忠男的個性較為孤僻,若是了解他的人,跟他還不難相處,但是沒有人有義務去關懷了解,每個人必須好好地經營自己,不能老是活在過去的光環。

1977年以前的中華隊算是一個世代,之後被國際體壇排擠,直到1982年才重返漢城世界盃。雖然無法參加國際比賽,可是每年還是會組成一支國家隊,在外國球隊訪問期間派出來比賽。1982年為了參加漢城世界盃,國家隊歷經三個階段九個月的大規模集訓,大幅換血,在20位正選球員中,有19位都是威廉波特少棒世代的球員,而後來的國家隊組成,大多就是以這個陣容作調整。

 

前面講到「國家隊組成,大多就是以這個陣容做改變。」棒協所組訓的中華隊還是有一定「傳承隊形」的傳承,選訓委員會找條件好的球員來培訓,而不會找一些選拔賽表現優異但條件太差的球員。在傳承裡面,每個世代都有代表性的人物,他們大多為投手和第四棒,不過其實捕手這個位置也很固定,這是因為捕手可說是半個教練,當教練找到信任的捕手,就幾乎不會換人。接著讓我們來品味歷年來從凃忠男起至白昆弘的世代名捕。

 

在1982年到1988年這段期間,捕手的位置就很固定是凃忠男和曾智偵,這兩位捕手是中華隊的傳奇,因為只要他們在,其他的都是第三人選。如果這場比賽教練要打擊,就用曾智偵,如果要守備,就用凃忠男。凃忠男的地位比較高一點,因為許多投手都很安心的讓他配球,很多名投都會指名凃忠男,而且曾智偵在整個國際賽會中,打擊一開始不錯,但到後面就漸漸熄火。

圖片來源:1984年奧運儲訓藍白對抗賽秩序冊


這一期間還有兩位也是相當重要的捕手,一位是1983年的許榮貴,那年也是他最巔峰的時候,國手選拔賽表現傑出,是冠軍陸光隊的主戰捕手、打擊前五傑,所以擠下凃忠男入選中華隊,同年也獲得洲際盃最佳捕手獎,可以說是台灣在歷年國際賽,唯一以捕手身份獲獎的球員。該屆賽會第一勝便是靠他的三分砲超前尼加拉瓜,以6:2獲勝,對加拿大更是在延長賽第11局打出再見全壘打,以7:6獲勝,但是他的顛峰只在那年曇花一現。

照片來源:1984年奧運儲訓隊藍白對抗賽秩序冊

 

許榮貴很早就高掛球鞋,退出國手競爭的行列。他在1989年指導高雄港都少棒進軍威廉波特,許閔嵐和許銘傑是該隊成員。許榮貴是台灣唯一曾經以球員身分又以教練身份進軍威廉波特的人,因為他是1974年進軍威廉波特的立德少棒,當年三級棒球也獲得了三冠王。

影片來源:台灣天眼

附註:許榮貴在15年後再度來到威廉波特,可惜冠軍賽敗給美東。

 

另外一位就是呂明賜,他的守備能力非常優秀,阻殺能力甚至於高過凃忠男和曾智偵,不過由於其攻擊能力相當出色,教練往往要他專心打擊。他剛入選國家隊便有能力擔任主戰捕手,1984年世界盃中華隊連敗的時候,出來擔任先發捕手,攻守俱佳帶動球隊贏得勝利,包括了當年勝美國6:1和勝古巴7:4,很少有年輕的捕手辦得到。另外他在1985年亞洲盃一開始也是先發捕手,到了1985年洲際盃以後就只專任指定打擊了。

 

另外中華隊的捕手編制,在1983年以前都是兩位,而成員數總共20人。到了1983年洲際杯以後,在美籍客座教練的建議之下,把名額擴增為三人,其中原本1983年洲際杯的捕手是曾智偵和許榮貴,但1983亞洲盃擴編增加凃忠男。他在1984奧運正式奠定當家捕手的地位,地位比曾智偵高一點,如果總教練是台電林家祥的話,一開始通常會優先考慮曾智偵先發,但是到後來都還是凃忠男為主。

圖片來源:1984年奧運儲訓藍白對抗賽秩序冊

 

所以捕手的名額除了凃忠男和曾智偵寡占外,還可以多一個人選,角色應該就是牛棚捕手。這個第三人選通常是江泰權,但是他在國際比賽中,永遠是以外野手身分任用,直到1988年以後,身分才正式成為外野手。另外還有陳金茂,在幾次國際邀請賽火力驚人,雖然以捕手身分入選,但是只能以指定打擊身分任用。

 

凃忠男的脾氣是最大缺點,很多教練、名投信任他,而他的脾氣很大,手套比哪裡,投手就得投哪裡,也造成與一些年輕投手之間不合。到了1987年底,凃忠男闖禍了,所以全國棒協將凃忠男除名,而當時兄弟隊也打出名號,遞補了兄弟隊當家捕手洪一中,所以到了1988年,洪一中才第一次入選中華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