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1

2020日本一前瞻(上):分立七十年,鷹與兔的第十二度對決

巨人軍身為日本職棒的老牌球團,和軟銀前身南海一樣有著悠久歷史。1950年代兩聯盟分立初期,雙方就在日本一交手九次。但隨著鷹隊沒落,長達三十四年之久雙方都未同時在這個舞台上對決。而當兩隊再次立於這個最終舞台對決時,已是次世紀的事情了…

作者:櫻花飛雪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最初二十年的經典組合

1949年兩聯盟分立後,在1950年舉辦了第一次的日本一系列賽。在1951年的第二次日本一系列賽中,巨人和南海這個組合就出現在這個最終舞台上。然而,一開始的勝利都是被巨人所抱走。其中兩次南海都敗在單聯盟時代底下的南海王牌,但在兩聯盟分立後轉投巨人軍懷抱的別所昭(日本職棒第一位澤村賞獲獎者、單季完投數紀錄保持人)底下。總計1951到1973巨人軍V9結束為止,南海軍和巨人軍在日本大賽的舞台上一共交手了九次,前四次、後四次都是巨人勝出。

 

南海大王牌的四連投傳奇到鷹隊沒落

連續敗北四次的南海在沉寂三年後,在1959年杉浦忠加盟後又再次邁向了巔峰。決戰的舞台上.杉浦忠一人獨挑大樑,四場比賽都能在投手丘上看到他的身影,硬是力壓巨人軍「悲運王牌」藤田帶回南海軍第一次的日本一殊榮。然而,這也是南海最巔峰的時代。1964年到1966年,南海軍再次三連霸,但是除第一次擊敗阪神外,後兩次均負於據巨人軍。1974年後,南海就不曾再獲得過聯盟優勝,直到世紀末大榮再次登頂為止。

延伸閱讀:[背號物語] 乘載若鷹歷史的王牌投手(上)[南海#21]

     [背號物語] 嫡系的驕傲,王牌十八番[巨人#18]

 

世紀初的ON對決,鷹兔第十度對決

相較於南海的沉寂,巨人持續的稱霸央聯。雖然受制於西武王朝,二十餘年間僅獲得三次日本一,但是中間獲得聯盟優勝九次,頻率仍是相當的高。反觀南海末期完全是一盤散沙,每況愈下,直到大榮搬遷至九州後仍是百廢待興。終於在大榮搬遷至福岡後六年,在王貞治監督的帶領下,重新回到日本一的舞台上。並且靠著王牌投手工藤公康精湛的表現下,跌破眾人眼鏡的擊敗強敵中日,拿下隊史第三次的日本一。

次年,完成二連霸的大榮再次進軍日本一,面對的則是長嶋茂雄帶領的巨人軍。這是歷史上唯一一次的「ON對決」,然而在王牌工藤公康轉投巨人的情況下,雖然大榮一開始取得二連勝,卻在接下來連敗四場而再次敗於巨人之下。

延伸閱讀:[背號物語] 優勝請負人:工藤公康[#47]

 

重新聳立於兩聯盟的霸權

2010以後,軟銀終於獲得母企業的強力支援,以豪門球團的形象橫行於洋聯。相較於大榮時期和軟銀前期的左支右絀,在FA爭奪、農場育成和軟硬體各項設備都獲得了球團的重視,成功的在這十一年間奪取六次優勝(10、11、14、15、17、20)以及七次進軍日本一(11、14、15、17~20),不含今年在內的前六次都是最終的勝利者;而央聯的霸主巨人軍,也在這十年間五度稱霸央聯(12~14、19~20),也是這十年間央聯唯一在日本一系列賽中勝出的球隊(12)。

時光飛逝,相隔一甲子後,這兩隻球隊又再次成為了該聯盟的霸權。然而不同六十年前的是,這次鷹隊不在是落於下風,毫無還擊能力的球隊。兩聯盟分立七十餘年,今年是第七十一屆的日本一系列賽,也是雙方第十二度在這個舞台上交手,是日本職棒史上在日本一交手最多次的組合(次多為西武和巨人的十次)。過往的交手,鷹隊僅有1959年和2019年勝出,總計2勝9負。

從南海時代開始,有別所昭琵琶別抱、大榮時代有小久保無償交易(因大榮財務危機)、軟銀杉內的負氣出走。走過七十個年頭,南海歷經巔峰到谷底、大榮翻身後又再摔落、軟銀重新崛起,巨人軍始終是中央聯盟的強權。太多太多的故事,在這兩隊間發生。這兩隊的糾葛,剪不斷,理還亂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