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1

投球失憶症?還是投球失意症?我想,兩者都是

如果你是一名講師,但卻突然不知道如何做公眾演說;如果你是一名作家,但卻突然不知道怎麼寫字;如果你是一名軟體工程師,但卻突然不知道怎麼按下鍵盤打字。對旁人來說不就是寫寫字、說說話、打打鍵盤,到底有什麼困難的?我們原本賴以生存的技能、動作瞬間歸0,這對我們會是有多大的衝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嘴砲領主

雖然不是運動還是重要場合,但我有一次爺爺奶奶要換塔位,長輩考量到他們年紀也大了,聯絡資料直接留我們孫字輩的乾脆點,所以我就去寫表格

寫到爺爺名字的時候,我突然就忘記那個字怎麼寫...小學三四年級程度的字,我寫不出來就是寫不出了。好我知道有人要吐槽這單純是這時代字寫太少忘記正常,可是當別人把字寫出來,我只要照著抄的時候,我還是覺得寫起來就是怪怪的,彷彿是一種外國字體你要模仿,可是怎樣改就是覺得比例、角度、長度...不美觀不夠自然。然後一回家,突然就會寫了,而且是很順暢沒有剛剛那種突兀的阻礙感

以上症狀可以搜尋"語意飽和"。我本來一直覺得投球失憶症可以理解,可是能投球卻無法牽制實在很瞎;但當自己經歷過之後,很多困難我想只有當事人可以理解

棒球說書人Tim

說到語義飽和,我貌似也有類似的經驗,就是在某一個瞬間突然想不起某個字該怎麼寫,那種無力感很是強大!

我一直認為每個人都是無法真切體會他人的感受的,那種「我完全可以體驗你的感覺」對我來說都是屁話,但也因為如此,少點批判、多點尊重更是重要,也是我文章想表達的。

BAGA615518

能投球卻無法牽制.最有名的例子就發生在Jon Lester身上.是左投卻還不敢牽制一壘.但他卻是一個每季先發30場幾乎可以10勝保底.正常15勝.猛起來18~19勝的投手.

投球失憶症的由來

“YIPS”,是由一位美國前職業高爾夫球選手Tommy Armour所創造的名詞術語,當時泛指他發現他所指導的一些高爾夫球選手會發生突然、無預警地不知如何推桿、擊球的狀況,並且無法解釋。隨後在棒球、籃球、飛鏢或其他運動領域也被發現,運動員會在某一個瞬間,突然忘了該怎麼做出他原本已經習慣十幾年的競技動作,且不斷困擾著。

投球失憶症,你可以說它是YIPS的中文譯名,但在台灣,是由一位早期的職棒選手鍾宇政所提出。在棒球的情境中,可能會發生以下的狀況:

  • 捕手可以輕鬆阻殺往二壘盜的跑者,卻無法把球回傳給投手

  • 投手可以往本壘板投出好球,卻沒有辦法往一壘牽制

  • 投手完全忘了怎麼投球,最終只能被迫離開舞台。

 

心理因素還是生理因素?

確實,投球失憶症一定跟心理層面有所關聯,可能是球員所背負的壓力、所要扛的責任所造成,但我個人非常不喜歡,只用「心魔作祟、心理陰影」這種簡略、不負責任的詞彙帶過,彷彿這樣就能解釋一切。除了心理層面之外,生理層面也對這種症狀有所影響,就讓我引用運動視界特約作家達斯的文章(經本人授權),來與大家聊聊:

 

YIPS中的其中一種類型——運動障礙型易普症。運動障礙型易普症起源於一種叫做肌張力不全 (Dystonia) 的生理疾病,肌張力指的是肌肉在休息、靜止情況下緊繃的程度,一般人即使是在放鬆、休息的狀態下,肌肉也會有一定程度的張力以維持身體骨骼的排列。肌張力不全患者肌肉的張力會時高時低,除了會產生不自主收縮外,甚至可能造成肌肉變形,若是發生在頸部,則會導致某側頸部肌肉張力過強,也就是俗稱的斜頸症。

 

研究發現,當人體過度訓練某些身體部位時,會造成掌管該部位的大腦皮層塑性改變,其支配範圍開始擴大,甚至開始與其他皮層所支配的部位重疊,造成人體啟動紊亂。舉例來說,原本負責控制肩膀的大腦皮層區塊,是很有可能在肩膀過度使用的情況下擴大控制的範圍,最後和控制手指的大腦皮層區塊重疊,導致我們做出肩膀動作時,同時刺激到肩膀和手指的大腦皮層,導致動作順序被打亂,直接影響到場上的表現。

 

詳細原文可以去看達斯的文章,簡單來說,以生理的角度來解釋,投球失憶症的某一種成因可能是因為「過度訓練」所導致大腦負責「動作控制」的部分出了一些問題,進而影響到選手所做出動作、行為與運動表現。

 

讓我們來看看幾個例子:

當說到YIPS,在MLB大家一定會想到Jon Lester,Lester在投球時,跑者總是會肆無忌憚地離壘包特別遠,因為他們知道Lester有「牽制失憶症」,他可以順利的投球,卻幾乎無法做出牽制的動作,只要牽制就會發生失誤(頂多把球「拋」給野手觸殺),影片中會抓到也只是因為跑者真的離壘包太遠了!而針對這樣的狀況,Lester卻使用非常有創意的做法,直接把球往地板砸,讓一壘手來處理「慢斗」、亦或直接連球帶手套丟給一壘手做封殺。

 

在中職,也有過許多選手歷經過YIPS的困擾,像是郭泓志、胡金龍、詹子賢、李振昌、增菘瑋等……

 

詹子賢在成為強打之前,曾是南英商工的強投,球速動輒時速140公里以上,最快來到146公里。直到高二,因受傷表現開始下滑,卻同時受到教練的責難,開始對自己的投球失去信心,即便回到場上也投不出昔日的光彩,他形容當時的感覺「就像得了憂鬱症一般」,最終被迫離開了投手丘。但這卻是他人生的一大個轉捩點,他開始專心練打,如今他成為眾所皆知中信兄弟近年相當倚重的重砲手(先姑且不論他今年在總冠軍賽的表現,我認為他絕對是中信兄弟隊史上一位非常重要的選手之一)。

 

 

另一個人可能就沒有這麼好運了,他是增菘瑋,早幾年有在看棒球的球迷可能就會知道他2011從美國回台後風光加盟兄弟象隊,也曾經成為隊上非常倚重的本土投手,並在2013年拿下10勝的佳績,但隔年因為投球失憶症導致ERA飆漲到7.83之高,最後在2015年底遭到釋出,隨後便前往業餘聯盟的臺東綺麗珊瑚成棒隊自主訓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