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HBL》「不信邪」的開端——喬納森

去年在12強複賽止步,松山高中今年絕對要一雪前恥,對於南非籍的高三前鋒喬納森來說更是如此,當初「不信邪」的選擇,讓他加入綠色神盾陣營,要替他自己最後一年HBL好好挑戰一次。

請繼續往下閱讀

金髮碧眼白皮膚,在黃種人群裡還是算顯眼,但喬納森現在理著高中球員常見的三分頭,北新國小、民族國中、松山高中的學歷,看起來也跟其他台灣人沒什麼不同,在松山名帥黃萬隆眼裡,也只是單純建議他往後要繼續堅持,將來念大學時依舊要努力在籃球場上奮戰。

但無可避免的,有著明顯和黃種人不同的臉孔,喬納森注定被認為應該要做些什麼,實際上他也的確很特別,例如在球出手後,爭搶籃板的畫面中,只要當時喬納森在場上,就時常可以看到他衝搶的身影,扣除這些,其實從他的出生成長,就有許多看似平凡、但頗值得玩味的地方。

喬納森的外觀,完全來自他的雙親,他爸媽都是南非人,出生在約翰尼斯堡,但因為在當地治安實在太差,讓他的爸爸決定舉家搬來台灣,目前父母都在台灣教書,而一歲就來台灣的喬納森,從小就像個台灣孩子一樣在社區裡玩樂、在街上奔跑,中文甚至比英文還好,對喬納森一家來說,就算不考慮今年意外因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與防疫效果而更顯特別的客觀環境,能自在且毫無負擔的走在街上,就是台灣勝過南非的地方。

從小就喜歡打球,國小畢業後加入民族國中體育班,雖然只是乙組出身,但因為家就住在黃萬隆家附近,黃萬隆的妻子林富美早就注意到鄰居有個外國孩子,看起來體能條件也不錯,加上民族國中期間,喬納森相對突出的表現,也理所當然興起朝HBL前進的目標,但談到這個選擇,喬納森自己也有一段很特別的回憶。

「當時的教練給我們幾個選擇,但沒有松山高中,我問教練為什麼沒有說到松山,教練說『那裡太累了,你們去可能撐不到一年』,但我就覺得想要挑戰看看,加上林老師(林富美)透過我們女籃的(許)秀勉教練來問,我就決定加入。」但是當初憑著一頭熱想要挑戰的喬納森,卻在第一年就見識到名不虛傳的「綠色神盾」,「一方面是國中時腳就有舊傷,但是松山的體能訓練真的很辛苦,我剛開始都跟不上,也想過要放棄,但這樣就讓國中教練說中了,我就不信邪,一直要自己堅持下去。」

上學年的松山高中在高雄複賽就止步,連八強都沒有,對於這隻近年成績斐然的強權來說自然不符預期,黃萬隆今年要全隊不可自恃什麼強權,要以「資格賽球隊」的姿態每場全力以赴,對於喬納森來說,高一練的辛苦、又因為左腳重傷長期休兵,重返球場後卻連八強都打不到,自然內心有許多不甘,因此在升上高三這年,他知道自己必須要擔起做學長的責任,「在場上就是要多溝通,我們去年欠缺信任,大家在場上的效果不好,今年我知道應該要多和隊友講話,讓大家知道現在要做什麼才行。」喬納森說。

然而,今年預賽前兩戰,松山還是沒能打出最好的狀態,先後敗給南山高中和光復高中,今天以96:60大勝基隆商工,才終於搶下晉級12強的門票,黃萬隆對球隊的表現不甚滿意,喬納森也說:「前一場(對光復)不在狀況內,我們不應該等到領先了、把氣勢打出來才好像知道該做什麼,面對其他對手也應該要能主動掌握節奏才是。」而去年的結局絕對難以讓松山滿意,喬納森坦言這次預賽開打前,自己有想過「絕對不能像去年那樣,不論比賽內容或結果都是」,因此他更專注於自己的本分,努力衝搶、給全隊更多信心。

黃萬隆知道喬納森有衝搶的積極與身體素質,雖然鼓勵他多出手,卻還是相信喬納森可以成為其他人信賴的隊友,喬納森也說:「我會告訴大家勇敢投,投不進我也會搶回來,我不信邪,不相信我們會停在這裡,大家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我們就可以往前進。」而他當初因為「不信邪」而開始的HBL旅程,也再次走上和去年相同的位置,「至少要比去年好」他說著。

綠色神盾終究是闖過頭關,接下來要前進高雄,至於能否一雪前恥、喬納森能否在高中最後一年自己在場上體驗八強滋味,就看他們的努力了。

 

延伸閱讀:

金髮的櫻木花道—喬納森

109學年度HBL預賽男子組賽程&戰績表

【編輯 張正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