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2

《2020年ATP年終賽》小王子對上總理 Medvedev和Thiem爭取末代倫敦年終賽冠軍

在今年法網之後,一般認為現任球王Novak Djokovic和西班牙傳奇Rafael Nadal又再次恢復了兩強爭霸的老秩序,然而近年來突飛猛進的奧地利網球王子Dominic Thiem和俄羅斯怪傑Daniil Medvedev,卻不甘於稱臣。

作者:Benny Ice

請繼續往下閱讀

舊王駕崩,新王萬歲。

2020年倫敦年終賽,除了是這賽是在倫敦的最終回之外,也可能是男子網壇世代交替的發生點。我們從2017年喊ATP男網世代交替喊到現在,今年的年終賽格外有這種氛圍。尤其是當Djokovic和Nadal在四強賽中箭落馬,由Thiem和Medvedev兩人打進決賽之後,這感覺就更加強烈。

這並不是說三巨頭的霸業已經結束。相反地,他們仍然是大滿貫中最有競爭力的熱門。但是在近年來包括Thiem和Medvedev這些中新生代的選手,再加上Stefanos Tsitsipas和Alexander Zverev等明日之星,都已經證明自己能夠在球場上帶給這些網球偉人們不少威脅。

這些人當中,大概就屬Thiem和Medvedev最具威脅。Thiem在今年拿下美網冠軍前,就已經在去年法網和今年澳網讓這兩項賽事的王者Nadal和Djokovic受到考驗。早已是地表紅土第二人的Thiem,在2004年雅典奧運奪下金牌的前智利球員Nicolás Massú調教下,他在硬地的戰力蒸蒸日上。在2018年美網八強與Nadal大戰了五盤敗北後,Thiem先是在去年印地安泉大師賽擊敗Roger Federer,拿下生涯第一次大師賽冠軍,接著在當年年終賽拿下亞軍。今年Thiem在硬地的表現又更加出色,在澳網決賽一度以2比1的盤數領先Djokovic,只可惜後來氣力放盡被逆轉,然後就是在今年美網倒吃甘蔗,擊敗了Zverev獲得生涯首座大滿貫冠軍。而他這次倫敦年終賽,先是在小組賽擊退了Nadal,再來就是於四強三盤激戰勝過了Djokovic。另外,Thiem現階段也成了Andy Murray之後,第二位對上三巨頭都拿下至少五勝的好手。Thiem在2019年之後,對上三巨頭的戰績是傲人的9勝3敗。儼然成為了他們最大的威脅。

相對之下,Medvedev則是默默地從那些新生代好手中殺出重圍,運用自己奇特但是有效率的打法打出一片天。之前文章曾經提過,Medvedev並沒有像是其他新生代好手有令人驚豔的天賦,但是他在球場上的高球商還有堅強的心理素質,讓他比起這些同輩更早有穩定的成績。而雖然Medvedev對上三巨頭的戰績並沒有Thiem一樣輝煌,但是他也不容小覷,尤其到了硬地,擊球又平又快的Medvedev,在底線可攻可守,在網前也因為細長的身軀讓他成了難以突破的高牆。有了這些條件且加上了看似怪異但卻極具威力的發球,從去年澳網十六強讓當時如日中天的Djokovic上氣不接下氣開始,Medvedev就啟動了他的竄升。而到了去年美國夏季硬地賽季,Medvedev就彷彿進入了另外一個境界,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甚至在美網決賽盤數0比2的情況下,不僅追平比賽還一度在決勝盤有破發點的機會可以先聲奪人,但最後仍被Nadal抵禦成功。而到了今年倫敦年終賽,Medvedev再次展現了去年的威猛表現,甚至還打得更有侵略性,運用主動出擊的策略擊敗了兩位傳奇。

這是Medvedev和Thiem兩人之間第四次的對壘,目前是由Thiem取得3比1領先。今年兩人在美網四強對決時,由Thiem直落三拿下。然而,除了第一盤以外,Medvedev都曾經在第二盤和第三盤取得破發優勢,直到後面才被逆轉。因此就對戰來看,雙方可謂旗鼓相當。

值得注意的觀戰重點有幾個:首先,Medvedev在本能上並不是一位會習慣主動進攻的選手,反而是借助對手的球威推擋變線,這也因此讓Thiem在美網的那場比賽運用了大量的反拍切球,讓Medvedev必須要改變策略。不過從巴黎大師賽到現在,我們可以發現Medvedev在底線的站位比起過往有比較向前,而在直線的加壓,尤其是正拍,似乎也比過去更頻繁,而這對他來說是件好事,因為過去Medvedev最令人詬病的點在於他安於在底線與對手互抽打消耗戰,反而讓自己錯失了太多進攻的契機。因此,Medvedev能否在面對Thiem時藉由這比較主動的策略取得來回主導權,會左右自己的勝算。

而對Thiem來說,與Medvedev在底線對峙是必要的,但是如果能夠藉由在美網的反手切球將Medvedev逼上網前,讓他脫離舒適區,這對Thiem來說看來是可以運用的策略。這也是為什麼Medvedev會對Nadal以及Federer相對比較辛苦的原因,因為這兩位都善用反拍的切球,讓Medvedev難以借力。甚至,他們的短切,也迫使Medvedev在不自主的情況下上網。Medvedev在網前雖然手感不差,但是相對於有計畫性且主動遞上前截擊,被迫在準備不足且被動式在網前猜測來球的確讓他難以發揮。不過,Nadal在四強戰運用了31%的切球,雖然讓Medvedev難以借力,卻也因此讓Medvedev取得了主導權。曾經在美網運用類似策略的Thiem,能否在決賽取得抽球與切球的平衡,會是一大重點。

在這末代倫敦年終賽的終曲,由現階段狀態最佳的兩位選手來表演。而無論是誰勝出,都會是自從2014年Stan Wawrinka在澳網奪冠後再次在同一項賽事擊敗Djokovic和Nadal奪下冠軍的好手。而這場男子網壇的「宮廷大戲」鹿死誰手,讓我們拭目以待。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