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5

迎風遠颺正當時 - Devin Vassell

寫於選秀之前,這是馬刺新秀Devin Vassell的籃球故事…

作者:SamLD

請繼續往下閱讀

每個球員心裡都有這麼一個人,一個讓他們開始愛上籃球的家鄉球星。

每個人都有。

對我來說,那是Lou Will。

Lou高中就讀於South Gwinnett,從小我聽過一則又一則關於Lou Williams的故事。

他很棒、很出色!直到今天他仍是我最喜愛的球員之一。

當時幾乎每場比賽都是Lou單方面碾壓對手,經常瞄了一眼籃框俐落出手,然後轉身瀟灑走向球場的另一頭。

皮球破網前,看台上的觀眾早已忍不住起身,只為了距離這一刻更近一點。當皮球以優雅弧度旋轉…破框而入…全場瞬時陷入沸騰。我永遠不會忘記整座體育館整場比賽有多瘋狂。

而Lou呢?他正在屠宰對手。

我也想要這樣的時刻,你知道嗎?全場為了一位高中球員起身、尖叫、陷入瘋狂。

回家的路上我會邊走邊練習,我的球風集百家之大成。由於體型瘦長,每個人看到我總說:「唷!你真像KD!」我經常觀察KD如何創造投籃機會,試著分析他做過的每個動作。

KD是怎麼做的?喔!他如何轉身?

好的,好的,讓我去外面試試看。

我的籃球之路就是這樣開始的。隨著年齡增長,我觀察的球員越來越多,就是試著去研究他們-觀察他們獨特的風格。我看過Devin Booker、看過Paul George,學習Kawhi的防守,還有一堆Jrue Holiday的比賽。當然,我也向Lebron學習,這是理所當然的。

有時我會在街角閉上眼睛,想像自己是某位球星來個翻身跳投…開車經過我身旁的人大概覺得我是個瘋子。

當我離開Gwinnett追尋我的籃球夢,我期待有天人們會說:「嘿!那個叫Devin Vassell的孩子真是不可思議。」

我夢想成為鎂光燈焦點、人們會收藏我高中的比賽影片。讀完大一就報名選秀(one-and-done),幾乎無縫接軌NBA舞台。但是…說實話,現實總是事與願違…。

截 ‧ 然 ‧ 不 ‧ 同

想知道我高中第一場比賽內容嗎?

滿場噓聲!

我的意思不是觀眾噓我的球隊或支持我們的球迷,他們就是噓我-所有噓聲針對我。

就像電影場景,這是我從未想見的。

我像個跑錯棚的電影英雄,全場靜音、瞬間定格,你可能想問…這是為什麼?

讓我們把時間調到更早一點。

我的父親曾是大學校隊的一員,而我的哥哥在我出生時就已經在打球。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就將籃球塞到我手中。

從我有印象的那一刻起,我深深愛上籃球。

成長過程中,我和父親很長時間都泡在體育館,不過剛開始我們只是帶著球去公園。我以前常去高中附近的Collins Hill Park和校園裡的Peachtree Ridge Park。Gwinnett有很多公園,像Bogan Park這樣規模的公園我一時半刻也說不完。

我永遠不會忘記和父親一起練球的時光。我穿著入門級的Nike四處飛奔,他則負責抓籃板用力回傳給我,直到太陽逐漸消失在地平線的另一端才意識到時間的存在。

這一切都發生在父親下班之後,一見到他開門踏進屋裡,我就叫喚著:「來吧!來吧!快出發!快出發!」不論他多麼疲倦,仍然日復一日的打起精神陪我練球。

有一位願意陪你練到月亮升起的父親,腳上是不是一雙真正的籃球鞋一點也不重要。

早在小學,當我和大人分享未來的志向,他們總是會面露疑惑的問我:「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你除了打NBA還有其他目標嗎?」

我記得我的夢想第一次遭受考驗的時刻。

當時我國二,準備為去試訓國三才能入選的校隊。我認為自己整場試訓主宰了每個項目、贏過了所有眼前的對手。

我當時覺得:「很好!我做到了。」

試訓後第一波名單公布,我通過了考驗!我心想:「喔耶!我又更進了一步。」

然而隔天第二波名單公布卻沒有我的名字,我的第一反應是這肯定哪裡有問題。我跑去找教練,告訴他:「我不可能沒有入選…。」不過如我預期,他們說:「抱歉,我們不認為你今年有能力打進校隊。」

隨後補充:「你可以當球隊經理。」

我很想告訴他們我有多在乎,但是我必須讓自己看起來足夠成熟。

「不!不必了。」留下這句話之後,我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體育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