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1/26

【果子的棒球雜記】古早古早,我在當-年-的~台北球場看球記憶(最終完結篇)

雖然2000年已經是老台北球場的最後一年,球場設施也僅維持著最低可以運作的水平,政府也不打算提供更好的修繕。但做為台灣棒球的核心,直到最後一年,老台北球場仍舊進行無數的比賽。

作者:果子

Melody Huang

職棒9年台灣大賽好像不是牛象欸

果子

職棒九年是龍牛,我寫錯了嗎?@@如果寫錯了馬上改正,感謝!

Elson Wang

記錯了喔!大帝士是和王光浩衝撞,巴威特是和黃鈞瑜~

果子

(汗)真的年紀大了記憶力變差,之後要寫東西還是要先把文件或影片翻出來確認才行,感謝指正。

我重新關注台灣職棒,是一年多以後的職棒九年龍牛總冠軍戰,不過那時我是去新莊球場,當我在新莊球場首度感受到寬廣的走道,舒適的座椅與開闊的視野後,職棒十年我雖然常看味全主場比賽,但我都選擇新莊球場,對老舊的台北球場敬謝不敏。

龍鯨大亂鬥

當我再次走進台北球場,是職棒十年的總冠軍戰。

 

那年忘了是誰提議,總之是跟當時BBS上面認識的兩位網路棒球名人一起去,而且還非常刻意的窩在三壘靠近外野的位置(本壘後方跟一三壘出口都被和信集團的員工包場),因為那是和信鯨史上第一場總冠軍主場,記得連集團大老辜濂松都親自到場。

 

和信鯨的對手是剛經過三場苦戰過關的味全龍。

就算在低迷的職棒十年,總冠軍戰還是湧入許多龍迷

當時所有的新聞媒體,都一面倒的看好和信鯨。原因也無他,投手戰力太強了,擁有郭源治、郭李建夫、郝友力三位先發與馬來寶這位終結者,以及其他球隊哈的要死但被冷凍的大量本土投手。比起本土投手只剩下前和信棄將李逸楠,洋將也名不見經傳的味全龍,不管怎麼分析都是和信鯨可以輕鬆取勝,縱使味全龍有徐生明這位智將,也咸認難以回天。

 

不過~這場比賽給後人最大的回憶,不在勝負,而是那個經典的大亂鬥。

(影片2:50開始)

 

我還記得的是,當大帝士衝回本壘後。跟捕手王光浩對話沒兩句兩人就開始扭打,然後兩隊球員就一擁而上(當時太遠看不到洪啟峰最早過去還直接動手),從我所在的位置還能看到本壘後方的貴賓室,不知為何,辜濂松一臉鐵青的表情好像透過玻璃窗都能清楚的看到,至今難忘。

 

如果大帝士跟王光浩的衝突是因為本壘衝撞,那九局上巴威特就真的是故意挑釁,從我那裡都可以清楚看到黃鈞瑜離巴威特還有一段距離,是巴威特故意衝過去推王光浩一把。結果兩邊人馬再度衝到本壘。說真的,當時我超擔心裁判會直接把這場比賽沒收,判定和信獲勝。還好最後就是兩邊動手的球員禁賽了事,比賽結果還是承認。

 

然後,我又成為中職史上經典場面的見證者。

 

最後的明星賽,最後的例行賽

時間進入2000年,這年既是「千禧年」,也確定是老台北球場的最後一年。以一座年紀四十多年,為台灣棒球史貢獻無數經典比賽,創造無數球迷與球員難忘回憶的最重要場地。會在這一年為老台北球場好好的送行,舉辦相關活動帶給球迷最後的回憶,任誰想都是水到渠成,必然出現的事情吧!

 

其實不然!!

 

2000年之所以會有這麼多讓人難忘的老台北球場紀念活動。是一位點子滿滿且精力充沛的企劃人一個腦力激盪下想出來的點子。才讓這個回憶變成可能。

 

他叫許德富,那年剛重回中華職棒聯盟,當時他還年輕氣盛,信心滿滿的想在聯盟大顯身手。但當時中職正在最低潮,員工也意興闌珊,毫無扭轉頹勢的意圖與志氣。

2000年台北球場明星賽的紀念明信片與郵戳    (許德富提供)

因此當聯盟開始規劃明星賽活動時,大部分人都覺得隨便辦一辦就好,只有許德富他一直絞盡腦汁,思考如何可以把球迷再度拉回球場。當他看到老台北球場確定2000年底拆除的新聞後,他立刻想到,可以用「告別老友」的心情將今年的明星賽定位成「告別台北球場明星賽」。緊接著想到反正現在這麼低迷,明星賽也不賣門票了,而是改成球迷在門口自由樂捐的慈善義賽。

 

但整個明星賽的最大亮點,是來自秘書長李文彬的點子。李文彬認為可以比照甲子園那樣,讓大家挖台北球場的紅土收藏如何?而且不限球員,只要明星賽有來的球迷賽後都能進場挖紅土留念。

結果這個「長官的餿主意」出乎意料的成功!明星賽當天不只湧進多達6538名球迷進場觀戰,賽後開放讓球迷進場收藏紅土更是得到最高的讚賞。多年後許德富回顧分析,認為經由新聞媒體的大肆報導後,「告別台北球場已經變成台北人共同的回憶,共有的事件。」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