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1

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

也許你沒聽過海德格、沙特、國分功一郎對於人類「存在先於本質」的探討;也許你沒有思考過人這一輩子,其實沒有什麼意義或目的,終將回歸虛無;也許你並不明白了人偶爾會感受到無聊或空虛,都是因為本質在提醒著你「這一切都沒有意義」。

作者:眼鏡王

請繼續往下閱讀

也許你沒聽過海德格、沙特、國分功一郎對於人類「存在先於本質」的探討;也許你沒有思考過人這一輩子,其實沒有什麼意義或目的,終將回歸虛無;也許你並不明白了人偶爾會感受到無聊或空虛,都是因為本質在提醒著你「這一切都沒有意義」。

身高只有 155 卻還是努力練攻擊,有意義嗎?
隊員愛來不來,卻還一直練隊形,有意義嗎?
未來不會以壁球維生卻一直想進步,有意義嗎?
即使不得要領卻還是繼續打球,有意義嗎?
比自己晚入門的球友都已經超越了自己,還要繼續練嗎?
在隊伍中人緣並不好,還繼續去練球,有意義嗎?
父母不支持自己花那麼多時間運動,還要繼續打球,有意義嗎?
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也許你會看看這篇文章的標題,再看看第一段的內容,再看一次標題以確認眼睛沒有被蛤仔糊到,然後思忖著:這傢伙(aka 眼鏡王、aka 爺)想表達的到底是有意義還是沒意義?

我就直說了,我相信的是:

人類的存在是沒有任何目的或意義的,但人的本質就是尋找或賦予意義。

也正因此,人類會不由自主地做出行動,會不斷去嘗試、去發現、去創造,試圖得到一些什麼,獲取一些什麼,來證明一些無以名狀的事情,或排解沛然莫之能禦的空虛感。

當夜闌人靜之時,孤身坐在床沿,難免不禁會思索著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到底什麼是意義?人活著到底有沒有目的?努力工作,就能賺更多的錢嗎?賺更多的錢又是為了什麼?過上更好的生活嗎?過上更好的生活又是為了什麼呢?努力練球,就能打得更好嗎?打得更好,是為了搏得誰的認同,還是為了證明自己可以?證明了自己的能力之後又能怎樣呢?往更高的層次前進?以此維生?作為平時壓力的排解?認識更多人?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在做著這一切的?如果就此止步也沒有任何差別,那為什麼還要繼續?

找到意義或目的很難,因為人生的本質就是不斷在經歷意義的缺失,唯有自行賦予意義或目的,才能說服自己有個「目標、終點」能夠前進。但是抵達了目標後,又將經歷下一次的意義缺失,因為你會發現翻過了山頭之後,另一邊仍然什麼都沒有。

於是你會不斷地自我懷疑,進而產生空虛、寂寥的感覺。

 

有辦法逃脫意義缺失的牢籠嗎?

接續著講上面提到的,人的一輩子,就是在反覆經歷著意義缺失。當你以為自己有了個目標,認為這就是你存在的意義而奮力往目標邁進,沒想到在達成了目標之後,隨之而來的卻是另一波空虛浪潮。你緊接著體會到,這輩子不論是任何大大小小的目標,在完成之後,肯定都不會是結束,也不會是最終的意義或目的,這一輩子只能不斷重複這個折磨,就像卡繆筆下的薛西弗斯一樣。

先別感到絕望。在理解上面這點之後,先繼續思考,既然這一輩子都在經歷意義缺失,那為什麼人類還要不斷用賦予意義的方式來設定目標,然後來做出行動呢?

或許這正是因為人無法脫離「尋找或賦予意義的本質」,但又無法忍受不斷體驗「人的一生是在不斷經歷意義缺失」這血淋淋的事實,而產生的矛盾衝突。

說到這裡,難免要暫停一下。你說,爺,這樣說起來,我們不就只能選擇「當個快樂的薛西弗斯」了嗎?

請見:卡繆《薛西弗斯的神話》:我們每天八小時重複幹活,並不會比較不荒謬

我會說,是的,但不只是如此。

選擇當個快樂的薛西弗斯,代表的是你已經明白自身處境,並能夠客觀看待它,進而產生超然的格局。但是對於不斷經歷意義缺失這件事,究竟有沒有辦法擺脫它呢?

在事實上沒辦法,但在心境上是有辦法的,而且其實很簡單。

只要回到最源頭去想,你開始做這件事情的起因是什麼?

絕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為「成就感」。因此讓我們進一步拆解,成就感是在克服原本做不到的事情後,終於能辦到的「經驗」所產生的「情緒」。促使我們一而再、再而三重複這些事情,甚至願意提高難度的原動力,就是這個「經驗」所帶來的「情緒」,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初衷。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