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2/02

東鳥(Larry Bird)西魔(Magic Johnson),十年王朝:David Stern

某種程度上David Stern把職業籃球當成像是職業網球或者高爾夫,他著重在個人而非團隊,很幸運地,當時他手上有一大堆好料,諸如Julius Erving、Kareem Abudl-Jabbar等人,當然更極致的是Larry Bird、Magic Johnson和Michael Jordan這三位,他用手上這三個籌碼,打破了黑白種族的市場隔離,甚至更進一步地跨出美國,走向世界....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東鳥(Larry Bird)西魔(Magic Johnson),十年王朝:激烈的對抗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東鳥(Larry Bird)西魔(Magic Johnson),十年王朝:大鳥首座冠軍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全球化

東鳥(Larry Bird)西魔(Magic Johnson),十年王朝:雙生

傳奇序幕—大鳥勃德與魔術強森的1979年NCAA冠軍戰(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傳奇序幕—大鳥勃德與魔術強森的1979年NCAA冠軍戰(上)

1982年的NBA全明星賽星光燦爛,Larry Bird領銜的東區明星隊陣中有3名塞爾蒂克1981年冠軍隊的球員,而西區明星隊則含有包括Magic Johnson在內的3名湖人隊球員,Magic Johnson在新人球季便幫助湖人拿下NBA總冠軍,而該年再晚些時候他還將率領球隊再次奪冠。

 

這種劇碼本該是一票難求的比賽,因為那是塞爾蒂克對決湖人,那是Larry Bird對決Magic Johnson!但實情卻是沒多少人關注這場在紐澤西舉辦的NBA全明星賽,為怕比賽沒有觀眾,聯盟的工作人員包括時任執行副主席的David Stern在內,都得打電話給親朋好友送票,請他們來現場看比賽。也因此儘管那張球賽的公關宣傳是球票銷售一空,但更正確的說法應該球票贈送一空才對。該場比賽由Larry Bird拿下MVP,但他寧可在家休息而不是參加全明星這種”次級”的比賽,Bird後來承認,他說在David Stern成為NBA主席之前,他認為全明星賽就是一齣荒唐的鬧劇。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過這一切,如Larry Bird所說,將在David Stern上任NBA主席位置後,有一番徹頭徹尾的改變!當Stern從前主席Larry O’Brien手中接下這個燙手山芋後,他發揮了難以想像的市場行銷才華與執行力,為當時困境重重的NBA帶來一線曙光。David Stern於1942年出生,他的父親在紐約擁有一間雜貨店,後來舉家遷到紐澤西,Stern讀的是法律,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後加入了Proskauer Rose法律事務所,無巧不巧,這間事務所當時其中一個客戶便是NBA,於是Stern開始處理跟NBA相關的案子,後來甚至離開法律界,在1978年加入NBA,1980年擔任執行副主席,最終在1984年升任主席,不過如前所述,當時的NBA前景可說是烏雲密佈!

 

當時的NBA被認為”太黑”了,聯盟充滿了黑人球員,而毒品濫用的問題也十分嚴重(許多人戲稱它是Drug League),聯盟經營苦苦掙扎。當然David Stern也看了1979年那場Bird和Johnson彼此較量的NCAA冠軍戰,但他還無暇想到那兩位一白一黑的選手(外加另一個1984年加入,在場上進攻時會吐舌頭的黑人小夥子),將會和他一起改變整個世界,他更在意的是,當時NCAA的比賽轉播中,轉播員居然都被禁止提到NBA!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期,NCAA不管在收視率、電視轉播時間或者是聲望上,都遠遠壓過NBA,就算1980年的NBA總冠軍賽,也只能在電視上以delay live的方式播出,入不敷出的財政危機讓NBA一度考慮裁撤掉丹佛金塊和猶他爵士,而各主流媒體對NBA在1980年代的前景也很悲觀,普遍預言它將會解體……

David Stern上任後嚴厲打擊毒品使用,NBA官方和全美各城市的警方建立合作關係以獲得各地毒販資料,並限制球員們與毒販見面,和NBA的教練、經理和老闆們合作,向球員們提供戒毒諮詢與相關服務。想當然爾,一開始幾乎沒有球員理會,而Stern也不是省油的燈,老鷹隊的John Drew和籃網隊的Michael Ray Richardson便因慣犯而被處以終身禁賽極刑。當然也因為禁毒政策如此雷厲風行,企業的贊助湧入,NBA翻新了它的形象,而1983年David Stern和當時NBA球員工會主席Bob Lanier敲定了一份前所未見的NBA收入分配計畫(包括球員薪資上限規定等),從此以後,聯盟的財政基礎逐漸穩固,再也沒有寅吃卯糧的危機。

 

而在NBA沒有倒閉解體風險下的David Stern,將要更加發揮他在市場行銷上的長才。好比說那被Larry Bird視為一齣荒唐鬧劇的全明星賽,Stern把它搞成了嘉年華會,他引進了灌籃大賽(球迷可以見著過往僅能在ABA出現的,那Dr. J逆天似的演出),也引進了三分球大賽(Larry Bird:OK,告訴我誰是第二名?),他也開始行銷NBA球星,某種程度上David Stern把職業籃球當成像是職業網球或者高爾夫,他著重在個人而非團隊,很幸運地,當時他手上有一大堆好料,諸如Julius Erving、Kareem Abudl-Jabbar等人,當然更極致的是Larry Bird、Magic Johnson和Michael Jordan這三位,他用手上這三個籌碼,打破了黑白種族的市場隔離,甚至更進一步地跨越美國國界,他成功說服NBA老闆與眾球星們,去除了受傷等各式疑慮,組建了1992年巴薩隆納奧運夢幻隊。那支夢幻隊毋需多言,它激發了一整個世代的國際球員投入籃球這項運動,而這最終可是為NBA帶來了多元的養分(與收入),好比說2019年NBA開幕戰的球員名單中,就包含了來自38個不同國家的總計108名國際球員,NBA的球賽轉播可在全球超過200個國家看到,想想,當初1980年代NBA冠軍賽還只能在美國delay live播出呢!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