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4

從剛果到葉門 一段Bismack Biyombo與他恩師之間的故事

有些NBA球員雖然天賦異稟,但若沒有遇到伯樂,也許終其一生都未必能站上籃球的最高殿堂。不過有些幸運的球員正是因為遇到了伯樂,才能夠有機會翻轉人生,且不斷地突破自己。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些NBA球員雖然天賦異稟,但若沒有遇到伯樂,也許終其一生都未必能站上籃球的最高殿堂。不過有些幸運的球員正是因為遇到了伯樂,才能夠有機會翻轉人生,且不斷地突破自己。

以下在這篇文章裡,你將透過Bismack Biyombo的第一視角來了解,教練Mário Palma是如何成為這名優質禁區貴人的故事。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我花了兩年的時間才說服我的父母支持我去成為職籃球員。雖然他們願意相信我,不過都還是會擔心萬一這條路不通怎麼辦。因此在當時,我便跟父母說,若沒能成功,就會回家完成學業跟找份工作,並徹底離開籃球世界。

為了追尋籃球事業,我16歲時就離開剛果跟我的家人,並與父母達成上述的協議,不過對我來說,這卻是一條沒有回頭路的旅程。起初,我打算去卡達,但在前往的路上,我必須先在葉門停留,然而簽證時程卻比預期來得漫長,這也推動我決定先跟葉門當地某支球隊一起訓練的契機。在那支球隊裡,我受到愛戴,當時的教練曾跟我說,如果不想去卡達也可以選擇留在隊上,因此,當簽證遲遲沒拿到時,我才決定留在那展開我的籃球生涯。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正因為留在葉門,我才得以遇到Mário Palma教練。Mário教練對我的人生有重大的影響,並且是我至今仍相當敬愛的人。我們的首次相遇是在一場比賽中,雙方分屬兩隊情況下發生的事。

在比賽時,我在近身肉搏時賞給對手一個超大火鍋,不過裁判卻響了哨。在對手罰球時,我恰好距離對手的板凳席很近,而Mário教練正站在我的正後方。當時Mario雖是敵隊教練,不過他卻對我說:「那球你並沒有犯規,另外,你現在幾歲?」當聽到我回答16歲後,Mário教練又問:「那你來葉門幹嘛?」我答道:「正是我目前在做的事,打球。」接著Mário教練就跟我說比賽後需要跟我聊聊,並表示:「如果你不來找我,我就會去找你。」

儘管我所效力的球隊在那場比賽輸得相當悽慘,不過我其實表現不差,同時也因此跟Mário教練搭上線。Mário教練告訴我:「我可以幫你,因為我覺得葉門不是你該待的地方,如果你在葉門發展,那將會浪費你的天賦。」

為了拉拔我,Mário教練給了我兩個選擇:一、回到非洲,因為在那個時候,安哥拉有最好的籃球體系去培育年輕人才。二、加入西班牙的籃球隊(Fuenlabrada-Getafe Madrid)。那時,我選擇到西班牙,而這個選擇讓我開始跟Mário教練及教練在籃球圈裡認識的人一起共事。

Mário教練是名受到敬重的籃球教練,特別是在非洲,因為他的執教生涯的起點就是非洲。對我來說,Mário教練是名特別的人,因為教練讓我學到很多事情,包括籃球以外的事。在我眼中,Mário教練獨特又真誠,而且熱愛球賽跟幫助年輕孩子。在任何情況下,如果有能伸出援手的機會,Mário教練就會提供幫助。因此當他要拉我一把的時候,

他從沒要求任何回報,從來沒有。

照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他在我的生命裡佔了很重要的一部分,並協助我去打造個人的職籃生涯。他的無私鼓舞我在場外做出貢獻,讓我成立個人基金會時能有引領的信念,並得以開始幫助很多人,特別是小孩子。其中引領我的信念是:不奢望從受幫助者的身上得到任何事物,因為無法知曉生命會帶你去哪,而那些孩子將來又會幫助誰。

成立基金會後,我和基金會的夥伴提供眾多獎學金,為的就是讓孩子們可以讀大學。另外,在家鄉那邊,我們讓很多醫院得以整修,並捐贈醫療設備給醫院。雖然這麼做花了我不少積蓄,但我從沒奢望回報,這正是Mário教練和我的父母灌輸給我的精神。因為我只希望看到孩子們快樂,並看到他們從不幸的環境轉換到更好的環境。我一點也不想看到任何一個孩子,經歷過我以前所受的苦。

我不相信巧合,因爲我認為事情都會在應該發生的時候發生,我的父母也總是這麼跟我說,所以這個想法一直伴隨著我。不過我卻相信遊歷所帶來的改變,認為在某些時候該做的就是跟宇宙共舞,並看看宇宙帶給了你什麼。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