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4

很會唱歌的棒球隊:臺東大溪國小棒球隊

教練形容他們就像卡通裡的海盜,大的大小的小,每個都身懷絕技,除了3位住校生有完整練球時間,其餘的有四位孩子還是合唱團出身,上完課,練完唱才會來球場一起練球,他們將哈利路亞改編進了加油歌,雙手輕拍著節奏,與身俱來的好歌聲,站在一旁看球瞬間成了演唱會搖滾區。

作者:Daz Wang

請繼續往下閱讀

「哎呦~那位是來自台東的Ichiro上場打擊ㄟ~!」

這不是徐展元的熱血轉播,而是來自三壘側教練的逗趣脫口秀,壯碩黝黑的外表搭配著可愛的肢體動作,開心的氣氛瞬間帶動了打擊區的小選手。

我們的小朋友只有一位是六年級,大部分都是低年級,上場總是難免會緊張。」面對著被大比分領先的比賽,總是帶著笑容的大溪國小教練包嘉鴻,像是個大頑童帶頭玩鬧整場比賽。

這一支來自台東大溪國小的棒球隊,雖然在去年闖進中信盃全國棒球錦標賽前八強,但是,今年在球員招募上面臨了斷層,止步於八強之前,在面對擁有三星與光復的B組賽事中,仍取得二勝二負的戰績,來自花蓮的光復孕育了許多職棒球員,例如高國輝、周思齊、羅國華、羅國龍等,實力自然不在話下,而來自基隆的東光國小,陣中擁有不少女球員,以拼勁與認真成為球隊主力,也難怪老教頭瞇著眼嚷著說幸運「這樣,我回學校頭不用低低的喔~」

以前的棒球跟現在很不一樣了...

聊著基層棒球的現況,包教練露出難得認真表情,出身早期美和體系,在那還是苦練苦練再苦練的年代,曾紀恩老教頭的一句指令,再皮的孩子也都會乖乖聽話,也孕育出李居明等令學弟稱羨的球星,那時職棒尚未成立,業餘球隊也就那寥寥可數的幾支球隊,畢業後的包教練自知本身條件的限制,家中長子的他為了撐起家中生計,走了另一條與球員不同的現實路,這時我問了包教練,如果那時有職棒這條路可以走,如今的他會怎麼走,他仍舊笑笑不語,因為如今,他只擔心身體是否還能應付棒球隊的全職保姆。

什麼都做,卻好像什麼都做不了。

偏鄉地區能夠找到專職的教練很困難,加上本身的學歷有限,包教練始終擔任的是兼職教練,即使接受了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的人力資源贊助,成為了專職教練,但他依舊兼著校車司機一職,每天開往多良車站接孩子上下學啊,很怕他哪天不來打球了,「我們學校很小,只有37位學生,棒球隊只有13位,不夠的還要去體操隊挖角~」兩個教練遇見彼此,一見面就會說「你又拿我的學生吼!!」


我....怎麼會知道ㄋㄟ....(竊笑)

場邊大溪國小的休息室很不一樣,個子小聲音都很大,教練形容他們就像卡通裡的海盜,大的大小的小,每個都身懷絕技,除了3位住校生是有完整練球時間,其餘的有四位孩子還是合唱團出身,上完課,練完唱才會來球場一起練球,他們將哈利路亞改編進了加油歌,雙手輕拍著節奏,與身俱來的好歌聲,站在一旁看球瞬間成了演唱會搖滾區。

臺東的南迴線上有許多體育重點學校,例如:大武國小的足球校隊、賓茂國小的籃球隊還有土坂國小的體操隊,以及大溪的棒球隊,都遇到同樣的問題:招收不到學生,身體素質一直都是東部孩子引以為傲的資源,「我們東部的孩子跌倒了,會爬起來繼續跑。」這份上天賜與的資源卻有著不斷流逝的痛,在家鄉情感與現實生活之間不斷拔河,「沒有球員就沒有教練」,這是另一支南投新街國小棒球隊,紀俊麟教練心中很深的感觸,在偏鄉球隊的教練們心中,他們只有不斷地上門拜訪,用熱情去打動家長,讓他們相信,打棒球,其實是一件快樂的事。

我反對孩子欺負人,這是我的原則,場上做不好沒關係,我都是鼓勵然後上前抱抱他。」棒球畢竟是團隊的運動,在怎麼快樂也要有底線,不過在包教練的教導下,大溪國小的孩子在場上除了歡樂,還有一種溫暖的質地,不論比分多少,都像是在自己主場一樣自在有愛。

和教練邊走邊聊,一位孩子跑來找教練,教練輕聲問說怎麼了,孩子指著教練手中紙箱,「教練…..我的早餐啊~~」原來教練一不查把孩子裝早餐的紙箱混著喝完的水瓶準備回收,一瞬間,教練又成了讓人搖頭大笑的老頑童

「還要吃嗎?」教練不好意思的說

「可以啦~我好餓!!~」孩子已經滿足的啃著早餐,開心的跑遠。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