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2/05

是隊友、兄弟,同時也是好對手!John Wall 與 Bradley Beal 的「瑜亮情節」

華盛頓巫師送出了為這支球隊效力10年的 John Wall,昔日的好戰友 Bradley Beal 為自己的兄弟送上祝福,過往兩人常被貼上不和的標籤,然而真是如此嗎?

作者:阿准

再加上,兩人的後場搭檔了4年一直很難將巫師突圍東區二輪,某一場比賽後,Beal 糟糕的表現讓 Wall 忍不住開炮,希望自己的搭檔能夠早日回復水準,這也讓兩人不和的傳言甚囂塵上。

「不可否認,這的確很困難,因為我們都是很強勢的人。」
「我們都渴望勝利,也渴望帶領球隊走向勝利。」
「而我們也確實都能領導球隊走向勝利。」
「因此我們常忽略,其實我們需要彼此。」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談起與 Wall 搭檔,Beal 也認為兩個人都對勝利充滿執著,而 John Wall 更是如此。或許從小因為成長環境惡劣,讓 Wall 很習慣在競爭中尋找自我存在的價值,因此他比很多人都努力,經常加練且時常都是最後一個離開體育館的,但也因此他對勝利始終保持著飢渴。

在中學時,只要隊友打不好,Wall 都會大聲斥責,雖然後續幾年經過教練的調教後,Wall 在場上不再那麼嚴厲地對待他的隊友,但這份鬥志卻一直存在於他的心中。

「每當隊友在場上做出讓我看不慣的動作,我就會把它拿出來討論。」
「這不是為了爭吵,而是為了讓球隊更好。」

當比賽結束,John Wall 會在賽後討論中直接點出隊友的問題,這樣的做法有好有壞,雖然球隊裡有個人跳出來檢討能讓全隊更有危機意識,但是一個弄不好,很有可能會流於彼此謾罵,甚至爆發衝突,讓彼此的關係變差。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已經處理這種情況長達7年了。」

在這樣的狀況下,巫師的休息室氣氛一直都處於一種很詭譎的氣氛,贏球的時候大家和和氣氣,可一旦輸球,彼此之間就會劍拔弩張,有時候甚至會爆發激烈的口角,而且甚至連總教練都難以阻攔。

《華盛頓郵報》就曾報導總教練 Scott Brooks 為了調解 Wall 與球隊前鋒 Jeff Green 的紛爭,而遭到 Wall 以F開頭的髒話辱罵,而對此身為球隊二當家的 Beal 卻對這種狀況已經見怪不怪,並且向高層表示自己已經處理這種狀況好多年了。

「我和 Beal 都想成為全明星,也都很想贏。」
「但媒體總會解讀成『他們關係不好,想在表現上超過彼此』。」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勝心對於 John Wall 來說是一把雙面刃,它激勵 Wall 變得更好,但卻讓隊友間的關係彼此緊張,也讓他與 Beal 之間的「瑜亮情節」成為媒體茶餘飯後討論的話題,但在 Wall 的眼裡,他與 Beal 只是同隊互相合作的隊友,甚至是可以相互砥礪的對手。

2017年,Wall 的健康狀況開始亮起紅燈,因為膝蓋受傷僅打了41場,隔年開刀後,先是傳出恢復狀況不如預期,之後更家裡滑倒,傷到了被球員視為生命的阿基里斯腱,整季報銷。在這樣的情況下,Bradley Beal 責無旁貸地扛下球隊領導的重任,兩季打出平均 27.6分、4.7籃版、5.7助攻的全明星成績。

雖然 Wall 缺席釋出的球權是 Beal 打得這麼好的關鍵(使用率從過往7季平均25.6%暴增到上季34.4%),但不少媒體也藉此大作文章,認為 Wall 與 Beal 彼此間一定有心結,甚至阻礙了彼此的發揮。

對此,John Wall 相當不以為然。

「很多人總在謠傳我與 Bradley 不合,但當我在飯店,接到我媽因為癌症住院的電話,第一個來到我房間就是 Bradley 。」
「他給了我一個擁抱,並告訴我:『兄弟,我理解你的痛苦』。」
「之後作客的比賽,他比完賽後並沒有直接去搭飛機,而是開車來找我,並在那裡多待了幾天。」
「做為隊友,他其實不需要做這些事。」
「但他特地打電話給我,還專程到醫院來看我媽,這些與籃球無關,但對我意義重大。」
「有些人自以為很了解我們,但就算之後不打籃球,他依然是我的兄弟,因為他陪我走過低潮。」

2019年底,Wall 罹患癌症的母親在與病魔長期抗爭後,仍不幸過世,這個消息對於正在養傷的 Wall 來說無疑是重大的打擊,但是這段時間,Beal 一直不時關心 Wall 並給予他鼓勵。

「從我剛進聯盟開始,John 就像我大哥一樣,這關係到現在仍是如此。」
「我們都想贏,都想操刀關鍵一擊。」
「但整體來說,我們是相信彼此的。」
「因為我們都知道,沒有 Wall 就沒有現在的 Beal;同樣地,沒有 Beal 也不會有 Wall。」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