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0

動靜之間如何滾動? 令第六隊卻步的環境

2020是個動盪的一年然而這不是說疫情,這邊單論台灣的職棒環境也就是中華職棒。 有許多議題都在今年放大檢視,但有一件事是近十年來未曾發生過讓大家摸不著頭緒而產生許多爭議議題_新球隊加入聯盟。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貫三

我大略以韓國的物價水準跟臺灣的物價水準估計了一下(我用的標準是大麥克指數),韓國的2822萬是臺灣的1832萬左右,等於這次選秀中職要求的補償金不到KBO的一半,那保護多一點好像也還好?

一貫三

另外是「韓基周」

十年不變 刺激疲乏

中華職棒維持四隊已經約莫十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已經足以讓一個懵懂無知的小學生成為一個有自主思考能力的成年人。

這十年的起頭(黑米事件)一個歷史中被抹上陰影的時刻到現在,這中間又有發生多少正面事情讓全台灣的人民,或者是有在關注棒球的人去接收到許久不見的中華職棒消息,進而讓那個小學生對職棒有更多憧憬呢?

會有人說國際賽經典賽、12強,亦或是中華職棒的場邊應援模式有了顯著的改變,可是這些其實都是額外、意外的效果,其實棒球的基本元素是紅土場上每個球員及球隊。

在一個聯盟只有四支球隊的情況下維持著恐怖平衡,對戰組合單一支球隊每周兩個系列戰,這也代表對戰頻率一定很高,近年來打高投低或許跟球的彈性係數有關,但彼此間頻繁對戰也脫離不了關係。

今年六月份賽程表

太複雜是嗎?我們以週來看

六月中間曾出現連續兩週一樣的對戰組合,而且順序完全沒調換,依照中職先發投手的出賽頻率一週一場(通常都固定),有如複製貼上的交戰組合,不管隊球員還是對球迷來說顯得有些乏味。

這情況不是只有今年,而是已經維持十年之久,對戰組合重複性高每每在季後都會有討論的聲音,讓新球隊加入有如狼來了的話題大家早已麻痺。

新球隊加盟 張開雙手迎接?磨刀霍霍?

2019年,中職終於迎來新的球隊加盟先不論這個企業加盟的意圖為何,保證金等聯盟基本加盟辦法是歷史共業,為了不讓聯盟再次受到傷害而訂下的規則,筆者這邊也覺得不用去修正,畢竟他的用意是希望企業能更認真看待加入聯盟成為職業球隊。

首年在二軍歷練這件事情在戰力考量上絕對沒有錯,但是在商業考量上則必須多加思考,職業球隊是需要有收入去支撐球員薪水,以及球隊運作等等細項。

俗話說:有人潮才有錢潮;有人潮參與線下活動才會有線上互動、收入。當然這點是球團必須自己想辦法的,聯盟能否輔助新球團在二軍的曝光以及相關活動。

就這點來說以2019年加入聯盟的球隊過去一年發展,他們很努力但是成效的展現對比球隊基本支出可以說杯水車薪。這一點或許有興趣的企業看到也會再三思量,自身行銷運作是否有足夠能量支撐第一年收支嚴重傾斜的槓桿。

會有人拿隔壁棚P+ LEAGE職籃來比較,可是請記得對方四支球隊中只有新竹攻城獅是全新球隊,而且整個聯盟對四支球隊的照顧就目前來看可以說是一視同仁。

近期有新球隊加入聯盟的還有韓國職棒,也是在最近十年加入了兩支球隊NC恐龍以及KT巫師隊,韓國職棒第一年也都需要在二軍磨練一年隔年才能正式上一軍,這一點台灣也是仿照韓職的規範去制定的。

能夠讓兩支球隊都能順利進入一軍的原因與這兩支球隊在韓國都是事業體相對龐大的公司能夠支撐一切開銷脫不了太大的關係,而這部分以今年二軍結果來看成效也不差。

聯盟及舊球團的態度

聯盟對於新球團的態度決定了加盟過程中的順利程度,不是說一定得要好處給盡,將全部利益都讓給新球隊,如果真的這樣做了相信新球團也只會變成時下許多人口中的爸寶媽寶,只會伸手要好處不會自己努力甚至到最後做出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行為,這對整體生態也是不利的。

假使環境對新球隊的態度是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可以是說殺雞取卵沒有一同把餅做大的共同理想,甚至在原本有著搓湯圓習俗的會議上,變成不顧反對意見連表決都沒有的情況下強行通過議題的強暴場面,人治制度加上典章不完備的環境還會進步嗎?試問有心進來的企業主有何感想?

今年屢見不鮮讓球迷、各界媒體有種比賽規則可以滾動式修正的錯覺,讓不管任一支球隊有多大冤屈都要死吞活吞的嚥下去,在這情況還會有新球團有加入的意願嗎?二戰猶太人的故事適用在各個環境當中。

再來談到選手來源:

擴編選秀:

韓國職棒:20人保護名單(無新人保護):每名選手10億韓圜(折合約台幣2822萬)

中華職棒:第一年30人保護名單/第二年18人保護名單(外加近兩年新人保護):300萬/750萬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