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2/12

他不是瘋狂射手,但他沒有放棄過—Christian James

最近因為Bogdan Bogdanovic被交易到老鷹的關係,發現他在與Trae Young成為隊友後,就會成為聯盟中少數有過與奧克拉荷馬大學的兩大射手Young和Buddy Hield聯手過的球員。而Young的年紀雖然和Hield差不少,但因為留校時間天差地別的關係,所以其實投入NBA的時間沒有差很多,就查了一下在大學時期有沒有和他們都當過隊友的球員。結果發現其實還不少。而在這些年與他們當隊友時激盪出最多火花的,就是同樣也是射手的Christian James。這次要介紹的,就是James的故事。

作者:TWI Sports

當Christian James來到奧克拉荷馬大學,助理教練們告訴他要更努力訓練後,在他每一次來到體育館時,都會看到Buddy Hield的身影。不論是身材、髮型,甚至是球風與高中時期都沒沒無聞、被預期需要長時間養成的出身,都是James與Hield之間的許多相似之處。

也因為他們如此相像,Hield很快就成為了James的目標,在經歷了許多次在體育館自主訓練時的巧遇後,James與Hield的交流也越來越多。「他就像是我的模板,」意圖在學長投入選秀後接班的James說,「他就是我大哥,我愛他,也尊敬他。從我來到這裡開始,他就教給了我許多。」

James說Hield教給自己最多的就是信心,而這正好也是Hield最欣賞他的一點。「我覺得即使他的進攻狀態不佳,還是會跳出來扛起領袖職責,我從他身上看到了這些特質。」Hield說。

然而與大一球季平均得分僅個位數、卻在大二即成為隊內得分王的Hield不同,大一球季平均得分也僅個位數的James,進入大二球季,平均得分雖有上漲,卻也還是停留在個位數的範疇。Hield等人畢業離隊後,在眾人的期待下,James並沒有把握住這次獨挑大樑的機會。整季他的投籃命中率僅36.3%,平均得分也僅7.9分,完全失去射手應有的風采。

於是,就像Hield曾經把自己在奧克拉荷馬大學的背號從3號換成24號一般,James在大二球季結束的夏天,除了努力訓練,也決定將自己的背號,從3號換成了0號。

James知道人們對他有著許多期望,也知道自己必須挺身而出。但事過境遷、回過頭看,James發現自己在面對未知的考驗時,並沒有做好充足的準備。因此穿上0號,除了向Gilbert Arenas和Russell Westbrook致敬之外,也象徵著自己的重新出發。「我覺得自己就像0這個數字一樣,什麼都不是。」James說,「因此我想按下重啟鍵,讓一切重新從零開始(From zero, we build.)。」

他或許沒有想到,其實這年球季大家並不在意他的表現如何,因為又有一名瘋狂射手來到了奧克拉荷馬大學。但是在Trae Young身邊,James還是默默地以陣中後場球員第二高的45.8%投籃命中率攻下全隊第二高的11.9分,而當Young暴露在德州理工球迷的噓聲之下時,就是James挺身而出喝斥了對方,並告訴Young自己會支持他。

James獲得了Young的信任,也如同當年Hield在他身上看到的特質一樣,在場下成為了年輕球員身旁的大哥。

直到Young大一球季結束後棄學,James才在另一名超級射手離開後,在自己的大四球季得到再一次洗雪大二時恥辱的機會,並繳出令總教練Lon Kruger也公開稱讚的全能表現。不過嚴格來說,平均得到14.6分、整季投進69顆三分球的成績,雖然都已經創下James的NCAA生涯新高,但與其他優秀球員相比並沒有特別突出。而且相較於他在季初第一個月平均19.1分、三分球命中率43.5%的表現,他的成績其實有著先盛後衰的疑慮。也因此,他在選秀會中並沒有得到任何一支球隊的青睞。

但這一時的失敗,不但不能磨滅他在奧克拉荷馬大學這四年投進176顆三分球、寫下隊史第八高的紀錄,也沒有消磨他的心志,令他就此在籃球路上停滯不前。在投身義大利次級聯賽後,本季目前他展現出平均得到32.3分的火力。

或許對他來說,從異國開始的籃球夢,也是另一個『From zero, we build.』、從零開始的起點。

歡迎收聽有聲圖文版本: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