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2/18

Killian Hayes 美式與法式球風的巧妙融合

Killian Hayes 站在三分線後幾英尺處,環顧場上的情況,他隨即發現一個空檔。他便左手持球,運用右臀擋住防守者,一個背後運球就晃開防守者,切入禁區,讓場上其他的防守者也來不及反應。僅僅兩次運球,Hayes 就成功打掉整條防線,在籃球場上開闢了自己的通道。

作者:Fantasma

 

Killian Hayes 站在三分線後幾英尺處,環顧場上的情況,隨即發現一個空檔。他便左手持球,運用右臀擋住防守者,一個背後運球就晃開防守者,切入禁區,讓場上其他的防守者也來不及反應。僅僅兩次運球,Hayes 成功打掉整條防線,在籃球場上開闢了自己的通道。

 

在剛起步的籃球生涯中,年僅18歲的 Hayes 早已上演過無數次類似的場景。然而,今天的情況卻有別以往,他的父親 DeRon 在底線旁的座位觀看,而這位父親曾在90年代初為賓州大學的前鋒。Hayes 從小就受父親影響,也想為賓州大學效力。即便他出生在佛羅里達州,但因為後來在法國長大,更在16歲就成為一名職業球員,便跟父親走上不一樣的道路。

 

想了解 Hayes 是如何從佛州到法國到現在成為2020年第7順位,得先了解他爸爸 DeRon 是如何走過完全相反的旅程。

 

深受父親影響的籃球生涯

 

1993年,在賓州大學度過3個賽季後,DeRon 開始思考大學畢業後的生活。在 Nittany Lions 的生涯,他場均可得到14.1分,4.9籃板,但他並不認識任何一位進過 NBA 的人,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或者如何進入 NBA。

 

「年底時,大家都在討論。你有經紀人嗎?」 DeRon 回憶道。「我當時想,經紀人?我需要經紀人幹嘛?我當時只知道打球,沒有人教我這回事。」

 

離開賓州大學後,DeRon 聽說有機會去法國打職業聯賽。他收拾好行李,開始了他的歐洲之旅,卻不知道這段旅程究竟會持續多久。第一個月的大部分時間,他都開著一輛老式標誌汽車,把全部工資全花在國際電話上,但他帶著可以在海外闖出一片天的理念走著屬於自己的人生。

 

DeRon 在葡萄牙打了一個賽季,接下來的兩個賽季在瑞典度過,住在斯德哥爾摩的高樓裡,和隊友共用一輛自行車一起去訓練。每年夏天,他都會回家鄉想再次挑戰 NBA。他在夏季聯賽中與魔術隊搭上線,並在普渡大學的一場表演賽中讓人為之一亮,但最終,他最好的機會永遠是在歐洲。而回歐洲唯一的問題是,他要破產了。「我的生活就像國王一樣揮霍,因此當賽季結束時,我完全沒有錢生活。」

 

後來,DeRon 發現越往東邊走,薪水越高,於是他在烏克蘭待了一季,在俄羅斯待了兩季。每隔兩周,他就會收到一份報紙,上面塞滿一個舊銀行金庫內的數千盧布。能夠賺錢是美好的,但冬天卻是漫長的,在美國或西歐的舒適生活在這裡很難得到。最接近過往的生活是坐一天的火車到莫斯科的 TGI Fridays 吃飯。

 

1998年,DeRon 收到法國職業甲級聯賽的邀請,也在那裡認識了隊友女友的妹妹 Sandrine,並和她結婚。他在 ABA 打球的時候,Sandrine 懷孕了,而 Hayes 也在佛州出生。經過 ABA 一個賽季後,DeRon 回到了法國職業甲級聯賽,而 Hayes 則在法國展開他的童年生涯。

 

當 Hayes 還是個孩子的時候,DeRon 會在比賽結束後在 Cholet 的球館放下籃筐讓他扣籃。從小,Hayes 就擁有靈巧的運球手感和快速的運球節奏,讓 DeRon 感到意外。

 

Hayes 4歲時曾跟 DeRon 說想給他看點東西,就在他們家後院的玩具籃球圈上做了一個反向扣籃。 DeRon 表示:「我當時想,這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而且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有時我們在訓練時,他會突然大喊:『Spin move!』,我甚至沒教過他這個單字呢。」

 

對 Hayes 來說,籃球是他兩個世界的橋樑。有時候,他會在法國度過一個學年,和比他大一兩歲的孩子一起打球;有時,他會在佛羅里達度過夏天,在奧蘭多的球場上學習美國俚語和美國人的打球動作。

 

「我覺得我來自兩個地方。」Hayes 笑說「當我在球場上,我試著把美國最好的東西和法國最好的東西帶在我身邊。」

 

就和他這一代的許多孩子一樣,Hayes 在 YouTube 上學到很多關於籃球的知識。他看完所有and1的mixtape 和 Dwyane Wade 的影片。當他看到一個想學的動作時,他會先給 DeRon 看,然後他們會去車道旁的籃球場上練習。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