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9

【F1】賽車新世代︰車手簡介 –– 誰是Yuki Tsunoda?

適逢休賽期,下季F1也會多了好幾個新人,那就順便介紹一下未來的新星們吧,今次要介紹的是F1第一個「千禧後」車手,來自日本的Yuki Tsunoda (角田裕毅)。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適逢休賽期,下季F1也會多了好幾個新人,那就順便介紹一下未來的新星們吧,今次要介紹的是F1第一個「千禧後」車手,來自日本的Yuki Tsunoda (角田裕毅)。

Tsunoda於2000年5月在日本的神奈川縣出生,2001年Kimi和Alonso在F1粉墨登場之時他只有10個月大。角田與一般歐洲的青年車手不同,在歐洲,一般有志做賽車手的在6~7歲之時便開始接觸Karting並參加各項青年賽事(Feeder Series),不過角田10歲才正式在Karting起步,並艱苦打滾了6年才升上全日本Karting大賽畢業。因此在網絡上大家不會找到太多有關Tsunoda的資料,事關他的賽車生涯其實在2017年才正式開始,在短短4年間由F4跳上F1實在不容易。

為什麼說他的生涯在2017年才開始? 因為這年是Tsunoda正式在日本嶄露頭角的一年,傳統上沒大多媒體和星探會關注Karting,因此F4賽事才是青年車手開始表現自己的舞台,這一年角田第一年參加日本F4賽事便驚為天人,展示出過人速度之下以3場勝利,4個Pole Position和6個Podium結束只有14場賽事的賽季。這成績也引起了Honda青訓隊的注意,並隨即把他納入其青年車手計劃 (Formula Dream Project)。往後一年Tsunoda延續了其強勢,以7場勝利和8個Pole Position成功成為日本F4總冠軍,並為自己爭取到出國比賽的機會。

 

亞洲車手往往因資金,出身問題極難去歐洲比賽,而車隊也更心儀歐洲出身的車手,認為歐洲的賽車青訓系統更完善,出來的車手更成熟。不過隨著本田在2019年正式為Red Bull提供引擎,也順便結合了兩者的青訓系統,因此Tsunoda成為Red Bull青年軍的一員,並有著充足的資金前往歐洲追夢。

當然,F1之路並不會一帆風順,特別你是一個外來客的時候。儘管有來自本田和紅牛的資金,角田在2019年的F3只能買到一個包尾車隊的位置 (對,F2和F3的位置是車手向車隊買的,例如強隊Prema的位置便需900萬美元)。F3的賽車雖然大家一樣,但不同水平的技師調出來的車可謂差天共地,Tsunoda加盟的Jenzer Motorsports有多差? 車隊全季就只拿了67分,也就是Tsunoda全季一共拿到的分數,車隊其他兩輛車根本連積分區都摸不到。即使如此,角田的表現還是引起了F1車隊的注意,特別是在Monza的雨戰中,他展示出非一般的速度,在之前從未在Monza比賽過之下帶回了勝利。結果全季共拿到了3個podium和1場勝利,成功從F3畢業。

只用了一季就F3畢業看似簡單,但對亞洲車手來說難度極高,因為青年賽事主要在歐洲進行,一眾亞洲來的新手們根本沒有跑過任何一條賽道,在經驗和手感上與歐洲車手相比明顯不足,這也是很多亞洲車手外闖失敗的原因。不過這位日本新星就似乎沒有適應上的問題,而直接轉戰難度更高的F2也顯得得心應手,今季加盟F2傳統強隊Carlin後只在賽季第3場便在Red Bull Ring取得P2。往後的成績一直扶搖直上,不論之後在Silverstone,Spa或Bahrain取得的勝利皆具說服力,全部都是靠自己努力超車爭取回來。值得一提的是,角田整個賽季拿到了4個Pole Position,對一個F2新秀,又沒有任何賽道經驗的車手來說都不容易。難怪Red Bull顧問DR. Marko非常賞識他:「Yuki是一名有速度有技術的車手,同時也很聰明,我非常欣賞他的超車技巧。隨此之外他也很樂意不停學習,這令他不斷進步。」

Tsunoda總體而言以速度見稱,從他今季在F2狂掃4個Pole Position和3個Fastest Lap可以證明這一點。比賽的節奏以及長距離輪胎管理也是處於高水準。不過,這不代表角田沒有弱點,首先是穩定性不足,這也是他失落今季F2總冠軍的原因。以Mick Schumacher作比較,今季Schumacher有20場F2比賽能拿到積分,相反角田只有13場,差距極大。當中固然有車的因素存在,例如壞引擎和爆胎,但更多是自己誤判前車的速度而產生碰撞。(參見在Spa與Illot的意外)

另外,他的溝通能力會是他前進F1的一個隱憂,這也是日本車手的通病。有去過日本的朋友都知道日本人的英語水平不好,Tsunoda也不例外,在F3的時候被問及上頒獎台的感受,他想了良久才能說出「I.....errrr....happy...errr...have podium」的說話。這有機會令他在F1與工程師溝通出現問題,要知道單是F2便可以有多達1200種調較,來到F1只會更複雜,若不能準確反映情況給車隊的話會很影響表現。不過,以Tsunoda超強的學習能力和適應力,相信突破語言難關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