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2/22

《台灣足球60年》─ 木蘭聯賽七年有成 台灣女足止跌回升

木蘭聯賽七年有成,固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更好,不過回首2014年開辦這項賽事的初衷與目標,的確也都陸續達成。木蘭聯賽讓台灣女足走出十年雪崩式下滑的谷底...

台灣足球60年

李弘斌、葉士弘 著 / 商周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246-257)

【女足】木蘭聯賽時代

台灣女足欠缺企業穩定奧援,在銘傳、醒吾等長年支持的私立院校也因為兵源不足而式微後,讓國際賽成績陷入雪崩式下滑的十年低谷(詳見第二章),直到2014年在體育署副署長彭臺臨的大力推動下,結合中央、地方政府補助與企業贊助,把原本的全國女子甲組聯賽改制為半職業的木蘭足球聯賽,藉提升聯賽水準來帶動國家隊戰力,才開始讓女足止跌回升。

彭臺臨認為台灣不能缺席足球這樣的主流運動,女足更是有機會在國際踢出佳績的團隊,喊出將女足推進2016里約奧運的競技目標。作為2004雅典奧運的雙金推手,彭臺臨有著「金牌教練」的哲學,但若聘請日本優秀教練來台長期執教女足不易,不如將代表隊「送出去練」,成效絕對優於純粹出去「移地訓練」。

2013年9月中華女足赴神戶移地訓練,並與神戶雌獅踢練習賽。

 

神戶雌獅訪台 傳遞半職業聯賽想法

趁著日本女足冠軍隊神戶雌獅(INAC)會長文弘宣在2013年四月底訪台拜會中華足協與體育署機會,彭臺臨提出欲讓中華隊赴日「代訓」的想法,獲文弘宣首肯,後來也確實在該年九月成行。不過文弘宣給台灣女足的建議,卻發揮了更重要的作用。

2013年4月神戶雌獅會長文弘宣來台分享俱樂部經營理念

「你們以前不是有亞洲女足的進球后周台英嗎?台灣女足有很棒基礎,必須成立社會球隊,國家隊才有競爭力。」文弘宣當時說:「日本可以,台灣當然也做得到。」

INAC當時擁有傳奇名將澤穗希等好手,連兩年稱霸日本女足撫子聯賽,2012年主場平均票房6719人,撫子一級聯賽十隊的平均票房也有2898人,經營成效斐然。文弘宣拜訪足協時,特別對於台灣創辦社會女足聯賽,該如何組織聯賽、經營俱樂部、球隊組織架構、雇用球員、訓練環境、宣傳活動及動員球迷,給予了全面性建議。

2013年效力神戶雌獅的日本球星澤穗希在訓練場替球迷簽名

文弘宣的建議令彭臺臨眼睛一亮,體育署六月下旬就邀集足協與各縣市代表進行研商會議,初步決定成立五支球隊與地方政府結合。至於這個女足社會聯賽的名稱也很自然,因為我國受國際打壓走不出去的時候,化名「木蘭」的中華女足曾替國人揚眉吐氣,就取了「木蘭聯賽」這個具有歷史性意義的名稱。

中華女足領隊龔元高(左)在神戶設宴感謝文弘宣的協助

 

女足歷史意義 木蘭聯賽誕生

參賽隊伍方面,彭臺臨希望國內女足最主要的大專球隊台灣師大、台灣體大,能分別代表所在的台北市、台中市出賽,後者成為台中藍鯨。但北市一開始表達無意參加,最後師大好手結合汐止SCSC俱樂部,以台北SCSC為名參賽。

彭臺臨爭取的另外三個參賽縣市為新北市、高雄市與花蓮縣,但高市女足斷層了一段時間,沒能出隊。近年來成為「女足搖籃」的花縣則最為順利,除了地方政府力挺,還獲台開冠名贊助。意外的是,2013年底奪得全運會女足金牌的新北市,應該是木蘭聯賽的當然創始班底,結果市府最後一刻抽腿,幸好新竹縣積極爭取,最終新北這批金牌班底改披竹縣戰袍,以「新竹FC」為名出征木蘭聯賽。

由花蓮台開、台中藍鯨、台北SCSC、新竹FC角逐的首屆木蘭聯賽,就這樣在2014年4月12日正式開踢。頭兩屆比賽維持四隊規模,聯賽採四循環積分制,唯一有企業贊助的花蓮台開果然成功爭取到好手回流,均拿下冠軍。

儘管不是體育署最初設定的五隊規模,但以當時國內女足球員的數量,四隊踢起來算是剛剛好,花蓮基層雄厚,台北SCSC、台中藍鯨有大專球員當後盾,新竹FC有「三劍客」林玉惠、藍美芬、蔡欣芸領軍,多名社會人士正值當打之年,經驗豐富,也符合木蘭聯賽要延長球員運動生命的宗旨。

 

企業冠名 花蓮台開三連霸

除了比賽較原本的女甲聯賽更激烈好看,木蘭聯賽既有政府贊助,也要求各隊必須有專屬辦公室、管理與守門員教練、體能教練、防護員等編制。一改以往女足隊往往只有一個總教練,校長兼撞鐘,連球員都得分擔眾多行政工作的狀況,更能在充足後勤支援下專注比賽,也是品質提升的一大關鍵。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