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6

寶島健行|北台灣的最佳雨備-松蘿湖

下雨天沒有景不想上山、路線封閉怎麼辦? 不如就去下雨、不下雨都長一個樣(並沒有)的松蘿湖吧!

作者:駝背少女

請繼續往下閱讀

JOYCE

身為五月天資深腦粉,我想必須將此列為人生清單(手比愛心)

駝背少女

待他日春暖花開之時,一起去弄髒吧!

你心中一定有座濃霧的湖泊,
任憑月光再皎潔照也照不透。

至今的登山生涯中,拜訪松蘿湖一共三次,每次都相隔數年,身邊的朋友也不一樣,感觸自然也不盡相同,不變的是,來到湖邊便會情不自禁地哼起五月天的「純真」。

photo credit : 少鋒

松蘿湖位於新北市烏來區,關於名字的來源,有幾種不同的說法,一是因爲登山口位於宜蘭縣大同鄉松蘿村,二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環境使然,讓步道處處可見「松蘿」的身影。

松蘿湖有著新舊兩個登山口,少女本次是循舊登山口進、新登山口出,兩邊的路徑都還算清晰,距離跟坡度都不會差太多,在產業道路上也只相隔五分鐘左右的步行時間,但網路上有不少記錄都寫著舊登山口已封閉(雖然在2020年的8月完全看不出來),還是會建議由新登山口進入。

有別於高山的涼爽,台灣的中級山通常都是悶熱又潮濕,還有不斷往身上貼上來、熱情的植物,希望你能夠多看他一眼、為他留下,但換來的通常只有怒目瞠視,松蘿湖便是很典型的中級山步道。

中級山蓬勃的生命力,僅留給山友必要的行進空間,要休息也只能在路徑上席地而坐。

起登一個半小時左右,便可抵達水龍頭營地,aka 大專院校登山社男同學的夢靨。

水龍頭營如其名地有個水龍頭,打開就會有水湧出(不建議生飲),很多人會在此煮午餐、稍作休息,或是多此一舉地沖洗腳上的泥巴。

如果沒有要汲取湖水、沒有要多走一段路去南勢溪取水,他就是本路線的最後水源了,必須在此取水,晚上跟隔日的飲用水才會有著落。

背水這種工作,在登山社裡都會理所當然地落在男生的肩膀上,而社團器材室裡的取水袋,敝校採買的規格只有十公升一種,裝滿水後就是十公斤,導致少女的同學,即使現在已經不爬山了,看到同款的取水袋還是會出現排斥反應,出現腰痠、肩頸不適、想回家等症頭。

2014年的水龍頭營地,現在的腹地已經大了許多。

過了水龍頭營地後,可以感受到路徑明顯變地陡峭、更原始、有挑戰性,偶爾會遇到一些需要拉繩的路段,雖然不算難走,但在悶熱、路面溼滑、泥濘連擊的狀況下負重前行,很難不教人心累。

那就走慢一點吧,實作少數沒有還給學校的學識: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一砂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欣賞兩旁的樹林,關心腳邊的蕨類、木頭上的蕈菇,假裝很享受,其實不想走,學習苦中作樂,不然怎麼爬山呢?(苦笑)

2014年的石壁拉繩處。

所有的上升都有終點,而松蘿湖上升的終點就在拳頭姆的岔路口。

拳頭姆岔路口除了是上升終點,也是訊號終點,松蘿湖很特別,在樹林間的訊號非常好,一到開闊的湖畔就與世隔絕,如果有需要使用網路跟同事交接工作、跟家人或留守人回報的,可以選在抵達拳頭姆岔路前先完成(有個小腹地可休息,雖有訊號但飄忽不定)。

雖然結束了苦難的上坡,卻沒有比較輕鬆,迎面而來的是濕滑的下坡,必須聚精會神地走,沒辦法分心去觀察周遭的景致,非常可惜,建議回程上坡時,一定要停下腳步好好欣賞!

在下坡的這段路,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這座美麗的湖泊,會以松蘿為名。松蘿是一種垂掛於樹枝的地衣體,常見於台灣中高海拔,霧氣或濕氣較重的區域。松蘿因為像球互相纏繞的繩子,古代詩歌常會拿來比喻為夫妻或是情人。

乍聽還算浪漫,但這種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感覺比較像段孽緣,可以稱之為孽緣湖嗎?

拳頭姆岔路至松蘿湖這段路程,是步道內、我心中的精華路段。

在叢林裡穿梭,撥開芒草後的豁然開朗,會忘記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接著頓悟沿途的狗屁倒灶都是有原因的,都是為了遇見你啊!

山林裡的神秘空間,怎麼看怎麼神奇,稱之:莫名其妙。

抵達湖畔後,佈置好自己的家,還有一件事情要煩惱,那就是水源,唯有把水源處理好,放下心中的大石,才有辦法浸淫於眼前的湖光山色。

最便利的方式是直接取用湖水,但不是那麼推薦,少女就曾經目睹商業隊伍在那裡取水、泡腳、刷牙、洗鍋具、沖洗電動刮鬍刀,有種來到印度恆河的既視感,吃喝拉撒都在那裡,靠近點看,有時湖面還會浮現七彩油光,要喝這水,心裡的坎實在是過不去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