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8

KC Jones:防守鐵衛背後的溫暖與無私

從來沒有哪個傢伙離開這座城市、離開這支球隊時有那麼多的人希望能跟他道別,我無法想像有哪個人不尊敬這個孩子,這包括其他球隊的球員與教練,大家都愛KC Jones R.I.P

作者:vantora

請繼續往下閱讀

Rice

RIP

除了Russell(左),Auerbach、Heinsohn、KC Jones與Loscutoff都已經辭世

當2020年11月9日塞爾提克耆老Tommy Heinsohn因為反覆發作的肺炎而辭世,新球季開季前塞爾提克決定將高懸在TD Garden上有Tommy爺參與的八面冠軍錦旗降下以彰顯與紀念Tommy爺對球隊的巨大貢獻。但只經過一個多月,邪惡的2020年尚未告終,塞爾提克又再次面臨噩耗:1956年選秀會上與Heinsohn、Bill Russell一起被塞爾提克所選的控球後衛,同時也是80年代帶領塞爾提克打造第三王朝的KC Jones在康乃狄克州的一間養護中心辭世享壽88歲,過去幾年Jones都因為阿茲海默症而在此就養。

延伸閱讀:永別了,永遠的Tommy Heinsohn

如果將Heinsohn與Jones擔任球員與總教練的冠軍錦旗都降下做為紀念,塞爾提克將只剩下68、69、81與2008年四座冠軍錦旗高掛球場,如果再將Jones擔任助理教練的1981年總冠軍也納入計算,則將只剩下三面。當然,如果再將Heinsohn坐在場邊對著麥克風狂喜狂賀的年次計入,那TD Garden的天花板將只剩下波士頓棕熊的六面冠軍錦旗以及兩隊的退休背號。

Heinsohn與Jones兩人對塞爾提克的貢獻之大,從以上就可見一般。兩人除了是選秀會的同梯,同時也先後擔任塞爾提克在七零年代與八零年代的總教練,不但建立了塞爾提克隊史第二與第三王朝,也讓塞爾提克的大家族得以延續,而一直在場邊擔任講評的Heinsohn更是球隊近年的精神象徵。

只是跟一加入NBA就大放異彩,擊敗Russell成為年度最佳新秀(雖然Russell強調因為自己為美國拚搶奧運金牌延遲入隊才讓Heinsohn有機可趁),還在隊史第一次總冠軍賽裡成為球隊第一得分高手的Heinsohn相比,Jones不僅在籃球場上要面對各種挑戰,在人生的道路上,在擔任教練的旅途上,都比Heinsohn甚至是大多數的NBA球員、教練要更加坎坷。

籃球是唯一出口

出生於種族隔離的年代,Jones的父母就像大多數的黑人家庭一樣受盡了諸多苦難,諸多膚色導致的折磨,每天做各種不同的工作只為了養活一群孩子。身為長子的Jones得要負擔各種家務,負責一家的餐點,負責打掃家裡,負責照顧弟妹,好分擔四處奔走的母親的重擔。這樣的家庭,幼兒園、學前教育自然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當七歲第一次踏入校園,Jones在課堂裡感到困窘,因為,他完全不知道如何閱讀。當老師點著名要Jones念課本時,Jones謹慎地、緩慢地、試著確認自己的發音正確時,老師突然地打斷並要Jones回家,要他隔年再入學,只因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沒有報紙、沒有書本,為了下一餐而忙碌的黑人小孩,即使再過一年也不會有任何改變,這不就是他們需要基本學校教育的原因?雖然Jones沒有真的被趕回家,但卻從此緊閉起自己的心靈。

就像許多黑人小孩,Jones的父母在九年級時離異,有一天,父親就突然從他的人生中消失,母親則帶著孩子離開德州到舊金山重啟生活。面對學校生活、家庭生活的苦悶,運動成了Jones唯一的出口。Jones在三年級時開始接觸網球,但直到今日,網球都不是屬於黑人的運動,於是,Jones開始轉向壘球以及美式足球。搬到舊金山後,籃球成了Jones的最愛,他每天得要翻越舊金山高低起伏的坡道,到城市裡的各個球場鬥牛。當進入Commerce High School,每天的爬坡成了無窮體力的來源。那時,Jones不但有招牌的防守能力,總是負責盯住對方的得分高手,還有一手漂亮的跳投,讓他得以打破聯盟裡的得分紀錄。儘管進入NBA的Jones以拙於得分而聞名,但,不會得分的孩子是沒有機會獲得媒體、大學與職業球隊的青睞。

在球場上打出成績,Jones卻不敢奢望能進入大學就讀,因為即使每天努力的完成作業,一向苦於學業Jones還是沒能有優異的成績。不過,在高中最後一年Jones的白人歷史老師史密斯女士向舊金山大學的總教練Phil Woolpert推薦這個五呎九吋的黑人後衛,雖然Woolpert並沒有表現出太多興趣,當舊金山紀事報的記者Al Corona到校採訪並在隔天刊出Jones獲得UCLA、USC、Stanford、Washington、Oregon、U of California等西岸名校的青睞後,Woolpert也提供了Jones一紙籃球獎學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