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8

KC Jones:防守鐵衛背後的溫暖與無私

從來沒有哪個傢伙離開這座城市、離開這支球隊時有那麼多的人希望能跟他道別,我無法想像有哪個人不尊敬這個孩子,這包括其他球隊的球員與教練,大家都愛KC Jones R.I.P

作者:vantora

請繼續往下閱讀

Rice

RIP

West當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生涯每場能拿下19.2分的費城七六人隊後衛貓Hal Greer曾經形容Jones是個場上連一吋喘息空間都不給人的防守者。當某晚Jones讓Oscar Robertson「只」拿下21分時,波士頓環球報記者Bud Collins寫著:即使Robertson一整晚都待在淋浴間裡,也無法洗去髮間的KC Jones氣味。

1965-66球季已經33歲的Jones開始思考起退休這件事情。起因是一場與費城七六人隊的比賽裡,一個菜鳥帶著球過半場,當Jones試圖抄球卻只看著菜鳥揚長而去,幾天後,同樣的事情又再次發生在防守大師Jones的身上。這個在其他人眼中不值一顧的小事卻成了Jones的陰影。於此同時,波士頓近郊的Brandeis大學也試圖爭取Jones擔任總教練,苦惱不已的Jones決定諮詢Auerbach的意見,在不久後宣布將卸下教練重擔的老紅頭建議下,Jones決定再多披上戰袍一年,也剛好替甫接手教練棒的Russell幫一個忙。

這是Jones生涯唯一未能奪冠的一季,也是他連續兩年NCAA冠軍、墨爾本奧運金牌與八屆NBA冠軍後第一次未能擁抱冠軍。

踏上教練之路

雖然Jones以80年代帶領Larry Bird、Kevin McHale、Robert Parish三巨頭打造第三王朝而聞名,Jones在Brandies只待了三個球季,之後到哈佛大學擔任一年助理教練,他的職業籃球教練生涯卻是以擔任Bill Sharman在湖人隊的助手,並替湖人隊拿下遷移到洛杉磯後的第一座冠軍獎盃作為開場。1972-73球季Jones在ABA的聖地牙哥征服者隊獲得生涯第一份職業球隊總教練工作,隔年轉戰華盛頓子彈隊1974-75球季更帶領拿下東區例行賽冠軍,並東區冠軍賽中六戰擊敗老隊友Heinsohn領軍的老東家塞爾提克,只可惜最後慘遭金洲勇士隊橫掃。

延伸閱讀:Sharman恩仇錄(5/7)總教練

60勝與東區冠軍,如果在今日Jones肯定被捧為未來的教練之星,但42歲的Jones卻因為在總冠軍賽中的表現而不斷的被媒體放大檢視。即使隔年還是以48勝34敗打入季後賽,儘管首輪奮戰七場才敗給Bill Fitch執教的騎士隊,但Jones在場邊的調度又再次成為特區媒體的檢討焦點,這次還加上了對Jones本人無情的攻擊。儘管才剛帶領子彈隊站上隊史的高點,僅僅一年,Jones就無預警地遭到老闆Abe Pollin與總管Bob Ferry解職。

曾經的冠軍球員、冠軍教練一瞬間重返人間,Jones的人生瞬間失去了光彩。Jones試著爭取其他教練工作,卻得不到任何回覆。最後,原本是用來休閒放鬆的高爾夫取代了籃球,而酒精也取代了球員、隊友成了Jones最好的朋友。所幸,半年後塞爾提克前隊友也是密爾瓦基公鹿隊總管的Wayne Embry開除了僅有3勝15敗的總教練Larry Costello,接手的新任總教練是同為前塞爾提克球員,剛結束球員生涯的Don Nelson。為了填補自身只有短短數月助理教練經驗的空缺,Nelson打了通電話詢問老戰友Jones是否有意願擔任自己的助理教練。

就像是個無助的溺水者,Jones毫不猶豫就答應以抓住這根最後的浮木。

但浮木僅存在於剛簽下合約的那一瞬間。失去Kareem Abdul-Jabbar一年後的公鹿隊依然沒有競爭力,儘管Nelson帶出27勝37敗,但他與Jones的關係卻隨著時間而轉淡。除了球場上的艱困,Jones曾經擔任總教練的背景以及舉手投足間不經意流露的總教練習性,讓才剛執掌兵符的Nelson感到不快,而離開子彈隊後的酗酒問題也讓Jones常處在不穩定的狀態。球季結束後不久,Jones獨自一人到熟識的小酒館,但一入內就看到Nelson、Embry與主管球隊人事的Rick Sund一起聚餐。當下,Jones對老友們沒有找自己而感到困惑,隔天清晨,Nelson親自登門與Jones長談,結束了兩人的合作關係。

事後,Jones逐漸明白被子彈隊開除的陰影始終困擾著他,越想證明自己的結果就是讓自己該輔佐的總教練感到不受尊重。雖然許多朋友想要幫助再次跌落谷底的Jones,Bill Russell邀請他到西岸作客,Willie Naulls也時常陪伴在他左右,但連助理教練工作都失去的Jones卻顯得益發沉默寡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