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12/28

比雜工還低的薪水:從小聯盟無解低薪,看Carter Stewart拒絕美職的選擇

最近大聯盟交易市場冷清,幾乎沒有太大動作,至截稿為止無重磅合約現身。仔細想想,新冠疫情的確影響甚鉅,球團頓時少了門票和比賽額外收入,勢必口袋緊縮,更何況沒人知道下個球季能否如期舉行,扯來扯去都是錢,這很重要嗎?當然,你以為小聯盟球員拼老命力爭上游為什麼?當然是大聯盟保障薪資。趁著剛看完「錢進球場」這部漫畫,我想聊聊小聯盟無解的薪資問題。

作者:陳光立

2019年大聯盟保障底薪是55萬5000美元,2021年則調高至57萬0500美元,聽起來還不賴!尤其對小聯盟球員而言,這就是努力打球的動力。要知道,聯盟大部分選手都靠這底薪過活,終究如Mike Trout、Bryce Harper一年幾千萬美元入帳的巨星少之又少。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支大聯盟球隊每年入帳數千萬甚至上億美元,除了老闆、股東、高階管理人員、球員和教練團外,很少有資金向下配給小聯盟,低薪在那層級是常態,年輕選手得在糟糕的生活條件下,繳出明星般表現,以獲得教練團青睞逆流而上,這相當不簡單。

 

假設你是選秀順位高的新人,或許可少一點擔心。你可用一筆六位數和七位數的簽約金投資自己,盡可能縮短小聯盟難熬的日子,透過勤加苦練、較豐富資源擺脫窘迫上大聯盟。你我都知道小聯盟很苦,到底有多苦?或許可從數據略知一二。根據體育網站The Athletic披露,2018年小聯盟球員「平均年薪」如下:1A 是6000、2A 提升到9350,到3A是15000美元,即使聯盟承諾予以改善,但從美聯社報導得知,今日新人和短1A聯盟水平的球員最低周薪也不過400美元,1A可拿到500美元、2A是600美元。到最接近大聯盟的3A是700美元。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個禮拜拿400美元、一個月是1600美元,若球季持續五個月的話,那一年也不過才賺8000美元還要扣稅。為保持狀態,選手必須在休賽期自掏腰包練習,或者想辦法找另一份工作支持夢想。要知道,這待遇在美國社會屬於最底層,根據美國勞工局統計數據,在中小學打掃清潔的工友平均年薪約2萬8000美元。換句話說,一位短期1A選手就算打滿12個月,總薪資還比一位工友低。

這麼辛苦盼的是什麼?就是大聯盟平均年薪「400萬」美元,就算再低也不少於55萬5000美元,這是促使新秀更加賣力,透過打球改變現狀的獎勵計畫。以退役投手Rob Scahill 為例,他在2018年離開球場前分別效力:洛磯、海盜、釀酒人、白襪隊,累積在大聯盟資歷是兩年又162天,生涯共獲得131萬美元報酬。

接受媒體專訪他說,2009年選秀會第八輪他得到11萬簽約金。小聯盟階段,幾乎都靠這筆錢和自己打工生活,一直熬到2013年才獲第一紙大聯盟合約共49萬元,但是得按待在3A和大聯盟的時間扣掉,所以真正拿到手是20萬3497美元。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麼,一樣是出賣勞力,有必要折磨小聯盟的球員嗎?這是見仁見智,站在球員立場,這是不公平的壓榨,但某種層面來說,一旦選手滿足於小聯盟現狀,那麼上不上大聯盟就變得次要,甚至演變成獨立聯盟自創新局,當農場沒有收成時,還有存在必要嗎?

 

一位小聯盟打拼的選手Garrett Broshuis採取行動,對大聯盟提出集體訴訟。所持的理由,是潛力新秀既然為大聯盟系統一部分,為什麼報酬可以少於聯邦訂定的最低工資?憑什麼一位在3A等級的選手只能租小套房、睡空氣床,活在貧窮線以下?

站在法理層面,小聯盟支付的薪資確實理虧,但以經營者立場而言,小聯盟並不是大聯盟球迷看球外的低消費選擇,而是新秀養成的農場。假設提升待遇,那麼是否可能造成球員怠惰、喪失衝刺企圖心?這部分值得我們深思,或許乾脆撤掉小聯盟,學習亞洲走一軍、二軍甚至三軍路線,加快汰換周期也不失為一種方法。

 

我們來看一個例子,19歲的佛羅里達投手Carter Stewart,2019年放棄大聯盟選秀,在經紀人Scott Boras牽線下與日職的軟銀鷹簽約。早在2018年,他首輪第八順位被亞特蘭大勇士隊選中,是備受期待的新秀,雖因傷勢、簽約金200萬導致破局,理應於2019年仍大有可為,為何跑去陌生的日本發展?原因就在循日職一、二軍養成是捷徑,若Carter Stewart成功在一、兩年站穩日職,就能給予美國好手希望,告訴大家小聯盟非唯一選擇。

首先,Carter Stewart合約是6年700多萬美元,這比大聯盟給的簽約金和小聯盟薪水還高,背後主導的Scott Boras公開說道:「這(日職)給球員除了小聯盟或進大學多一個選擇,他們能在日本、韓國看到機會,這些職業隊伍對球員養成有一套。」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