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郭泰源 神與人之間的距離

在我構思總教練這一系列文章時,先列了些名單,但從沒想過有郭泰源,直到2020年底參加一場公益活動遇到郭泰源,才驚覺到名單上沒有他,怎麼會漏掉?郭泰源明明當過總教練啊!還是、還是,因為他是...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Chaohong Cheng

看郭泰源最後的回答,我覺得我大概可以理解他為何可以當一個好選手,卻當不好總教練了。

因為,當選手跟當總教練最大的差別,就在於兩邊要管的人差太多。要當好選手,很多時候只需要管好一個人,那就是自己。但要當好總教練,很多時候卻需要同時管好一群人,不只要管好自己,還要管好其它共事的教練及球員。

只需管好自己時,如果自己已經進入足以應付一切的「最佳狀態」,那麼接下來當然就可以「以不變應萬變」,自己不用多做什麼改變,只要讓自己持續保持住現有的這個最佳狀態就可以了。

但是需要同時管好一群人時,那就基本不可能老是「以不變應萬變」。因為一大群人一起打球,通常情況一定是有人在高潮有人在低潮,很難出現大家都同時處在「最佳狀態」的時候。而且處在高潮或低潮的人還不見得每天都一樣,總教練必須會判別誰在高潮誰在低潮,然後對他們分別調整及善用。再加上球隊人員又不是完全不會有流動,這一季的跟下一季的球隊陣容很有可能是天差地別。以上總總,都使得要當好總教練本來就不太可能「以不變應萬變」。所以要當好一個總教練,時時求新求變是必然的事。如果還是像當球員那樣,還覺得「一招半式闖天涯」就行得通的人,絕對當不好總教練,頂多只能讓他僥倖成功一兩季,但長期下來也絕對是當不了太久的。

但從郭泰源在被問到如果讓他再接總教練,他會做什麼改變時,他竟然回答說自己不需要改變。我有點懷疑,郭泰源之所以當不好總教練,會不會就在於他當總教練時,根本還是用他當球員時的心態在看待總教練這份工作,所以才會近乎天真地認為當總教練可以「一成不變」了?

Oz Formosa

有筆誤,
"一、投捕充分的默契配合:投手投得好不好,你面前十六呎外的那個隊友是最大的關鍵。"
應該是"六十呎"

在我構思總教練這一系列文章時,先列了些名單,但從沒想過有郭泰源,直到2020年底參加一場公益活動遇到郭泰源,才驚覺到名單上沒有他,怎麼會漏掉?郭泰源明明當過總教練啊!還是、還是,因為他是1983年亞洲杯連投日韓17局將中華隊送進奧運的投手,是日職有「最佳洋助人」稱號的名將,所以我們這一代球迷一直以來就將郭泰源視為「神」一樣存在,神怎麼可能落入人間成為凡人,變成總教練呢?

(圖片來源:截取自民視《台灣演義》youtube畫面)

第一次當面看到「神」是在1993年日本總冠軍戰,那時服務的《職棒雜誌》派我前往日本採訪,當年太平洋聯盟冠軍是西武獅隊,那是西武王朝的全盛時期,至今仍有不少日職老球迷能講出西武主力選手的名單。那年西武的對手,是擁有名捕古田敦也在陣中的養樂多隊,一場未演先轟動的比賽。

那場比賽郭泰源是先發,原本應該只是個場邊採訪記者的我,拜陳潤波老師之賜,郭泰源到日本發展,在眾多競爭者中最後會選擇西武隊,陳潤波是關鍵人物之一。陳老師帶著我到休息室後方去找郭泰源,離正式比賽還有點時間,郭泰源躺在按摩床上放鬆,看到我們一行人,在床上的郭泰源側身先是用下巴點了一下,然後再出聲打招呼,很酷、很郭泰源式的問候,接下來他就用台語提醒我們按摩師來自上海,盡量用台語講,因為對方都聽得懂。

這就是和「神」的第一類接觸。

然後我們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很多次的接觸,相處最多的時間是我們合寫了一本名為《瞄準本壘》的投球技術書,但不論多少次接觸,我都不認為有天他會在台灣當上總教練,因為人總是會選擇「愛惜羽毛」,珍惜得來不易的名聲。依郭泰源過去這麼多豐功偉績,「有名」自不在話下,「有利」?依他在日職十三年服役期間,該賺到的錢也不少了,所以名利都有了,很難相信他會跳入火坑,在台灣總教練耗損率這麼高的地方,選擇再穿上球衣?但結果是,郭泰源不但接了總教練,而且在中職還帶過兩支不同隊伍,也不止一次地帶國家隊出征過。

為何會走下神壇是我很好奇的。

(圖片來源:曾文誠)

答案和我預期的有點點不同,要郭泰源一口氣講很多話有點難,但對接手總教練一職的想法,他說了不少。郭泰源說:「身為一位職業選手,總是想有天是不是有機會擔任總教練。在日本職棒期間,我多少有點耳聞,總教練一職其實是夾在球團和選手之間的位置,但這也只是聽來而已,還是得親身經歷才能清楚。總教練不單純是技術工作,它也是管理職位,要帶領球員朝向目標前進,我可能會很理想化,有自己當總教練的想法,那究竟是不是這樣?總是要去接了才知道,所以就跳下去接了。」

這個答案和我預想的有點出入,原以為他會給我一個什麼「人情壓力」之類的回答,畢竟當年誠泰cobras,行政單位有不少他的好友,像趙士強等,但沒有,郭泰源就給了很直爽的解答,就是想試試看而已。

郭泰源在誠泰帶了兩年,這兩年曾把球隊帶進總冠軍戰。那有「試」出了什麼嗎?

先跳開話題,聊一下郭泰源的投球哲學,我和他一起出書那段時間,曾寫下滿滿的筆記,歸納出幾個重點。

一、投捕充分的默契配合:投手投得好不好,你面前十六呎外的那個隊友是最大的關鍵。

二、良好的投球EQ:不要太在意隊友的得分,但也不要太在意自己的失分。

三、全力投出第一球:身為一位投手千萬不要有怕的感覺,要全力投出第一球。

四、全心封鎖第一打席:首棒出局、沒有人上壘,就不可能有接著下來的戰術。

五、好的投球節奏:投手在球與球之間的節奏,都要考慮到身後的隊友守備。

六、攻擊是最佳防禦:如果因為不敢投近身球,而被打安打、失分了,那麼你又對得起誰。

七、投主審所好:投手和裁判賭氣是沒有用的,右手是他在舉而不是你。

八、失敗是再進步的原動力:投手被對手痛宰時不要灰心、不要怕,當作打者是你的老師,這是你要付的學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