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郭泰源 神與人之間的距離

在我構思總教練這一系列文章時,先列了些名單,但從沒想過有郭泰源,直到2020年底參加一場公益活動遇到郭泰源,才驚覺到名單上沒有他,怎麼會漏掉?郭泰源明明當過總教練啊!還是、還是,因為他是...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Chaohong Cheng

看郭泰源最後的回答,我覺得我大概可以理解他為何可以當一個好選手,卻當不好總教練了。

因為,當選手跟當總教練最大的差別,就在於兩邊要管的人差太多。要當好選手,很多時候只需要管好一個人,那就是自己。但要當好總教練,很多時候卻需要同時管好一群人,不只要管好自己,還要管好其它共事的教練及球員。

只需管好自己時,如果自己已經進入足以應付一切的「最佳狀態」,那麼接下來當然就可以「以不變應萬變」,自己不用多做什麼改變,只要讓自己持續保持住現有的這個最佳狀態就可以了。

但是需要同時管好一群人時,那就基本不可能老是「以不變應萬變」。因為一大群人一起打球,通常情況一定是有人在高潮有人在低潮,很難出現大家都同時處在「最佳狀態」的時候。而且處在高潮或低潮的人還不見得每天都一樣,總教練必須會判別誰在高潮誰在低潮,然後對他們分別調整及善用。再加上球隊人員又不是完全不會有流動,這一季的跟下一季的球隊陣容很有可能是天差地別。以上總總,都使得要當好總教練本來就不太可能「以不變應萬變」。所以要當好一個總教練,時時求新求變是必然的事。如果還是像當球員那樣,還覺得「一招半式闖天涯」就行得通的人,絕對當不好總教練,頂多只能讓他僥倖成功一兩季,但長期下來也絕對是當不了太久的。

但從郭泰源在被問到如果讓他再接總教練,他會做什麼改變時,他竟然回答說自己不需要改變。我有點懷疑,郭泰源之所以當不好總教練,會不會就在於他當總教練時,根本還是用他當球員時的心態在看待總教練這份工作,所以才會近乎天真地認為當總教練可以「一成不變」了?

Oz Formosa

有筆誤,
"一、投捕充分的默契配合:投手投得好不好,你面前十六呎外的那個隊友是最大的關鍵。"
應該是"六十呎"

這或許就是總教練最難為之處,不可能面面俱到,什麼選手、什麼狀況都會有,能做的就是,郭泰源說了句很有趣的台語「tsi̍t thuân so tsò tsi̍t oân」,意思是說,想辦法把不成形的麵糰揉成有模有樣的圓狀。

那麼在有限的中職執教生涯,郭泰源做到了他的「so tsò tsi̍t oân」了嗎?最直接的印證自然是帶兵的成績,這一點似乎不是那麼ok,郭泰源無法做到像森祇晶那般,當選手時是巨人 V9時代的主力捕手,改當監督後,九年有八次拿下太平洋聯盟冠軍。而郭泰源沒有,能說嘴的只有將cobras帶進總冠軍戰,一次。

(圖片來源:截取自youtube畫面)

郭泰源似乎不是一個很在意成績的人。

在和他一起寫書的那段時間,某天我問起郭泰源:「你在日本職棒總共投了幾勝?」結果他的回答嚇了我一大跳:「我怎麼知道自已投了幾勝?」聽到郭泰源講這句話,不知你會不會和我一樣驚訝,而且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我一直以為一位職業棒球的投手,知道自己的成績,到底投了幾勝、幾敗、防禦率多少,就像我們一般人知道自己什麼歲數一樣,你該清楚自己活了多久吧?可是郭泰源不知道,當我將手中的資料清楚地告訴他,成績是「登板272場,117勝68敗18救援、防禦率3.16」之後,他也只是淡淡說了句:「喔!是嗎?」

「喔!是嗎?」這簡單的幾個字,也許吧!也許就是郭泰源能在日本揚名立萬的另一股神秘力量。

和郭泰源對談許多次之後,私下我常在想,郭泰源在投手丘上能投得好,輕易地用手中的球讓打者出局,除了他超快的速球、詭異的變化球之外,他給我強烈的感覺是,他在投手丘上的自信心、心臟強度,還有過人的EQ,那種他不只一次強調「怕輸就不會贏」的信念,反而讓他更放膽地去投,一個老是記得自己投幾勝、老是擔心自己會敗投的人,在郭泰源眼中是成不了大投手的,所以他不知道自己投了幾勝,看起來是有點合理了。

但,如果是以這樣的心態去帶球隊,那麼~

那麼事情就大條了,應該很可怕吧?至少給錢的球團、買票的球迷會訐譙吧!「你不在乎我們在乎啊!」「不在乎贏球,那請你來做什麼?」這種聲音肯定會出現,而且很大聲。但事實上,對勝利郭泰源沒有像他外表呈現出的酷樣,他很在意的,當問到他對秋山幸二,這位他西武的戰友,後來成為他軟銀隊頂頭上司的監督的印象時,郭泰源用了「很討厭輸球、很想每一場都贏,這種強烈意志也讓選手感染到」的回答。在秋山監督下擔任投手教練的郭泰源也是希望球隊贏球,即便回到台灣都是如此,如果不是這樣,2005年4月1日那天他就不會對著主審狂罵「五字經」然後被趕出場了。

一位在日職13年拿了117勝的大投手,回到家鄉帶了三年球隊,勝率僅有0.476,這差距在哪裡?是郭泰源本人無法做到他所謂的「帶心」、「球隊凝聚力」,還是選手及教練工作的本質就不同?身為投手的郭泰源可以決定球往哪裡去,做到他投球哲學的每一步驟,但總教練帶兵的變數就多了,這多少可以解釋,為什麼九年西武監督有八年拿下太平洋聯盟冠軍的森祇晶,改帶橫濱隊之後,別說聯盟冠軍了,僅帶了二年,其中一年勝率還不到四成,「贏球名監督、輸球被開除」森祇晶成最佳註解。

輸贏之間很多地方無法掌控,成為國家代表隊的總教練亦是如此,兩個小時的訪談,郭泰源用了不少時間去回溯他帶台灣隊時,還沒出發打仗,台灣本島內部就鬥成一團,還有職業球團不派兵的過往,言談之間有埋怨嗎?我主觀的認為聽得出,一度我還想對他說「郭總,你咖啡好像都沒喝。」試圖緩一下氣氛。

(圖片來源:何俊輝 SportShot!何小輝

我們這些從80年代走過來的棒球迷,很能理解,談到為台灣隊打拼,沒有人比郭泰源更有資格說話,那場十七局中間只休三十分鐘,燃燒手臂的奧運代表權之戰,沒有人比他更希望台灣能贏的了,郭泰源和我之間的問答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