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郭泰源 神與人之間的距離

在我構思總教練這一系列文章時,先列了些名單,但從沒想過有郭泰源,直到2020年底參加一場公益活動遇到郭泰源,才驚覺到名單上沒有他,怎麼會漏掉?郭泰源明明當過總教練啊!還是、還是,因為他是...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Chaohong Cheng

看郭泰源最後的回答,我覺得我大概可以理解他為何可以當一個好選手,卻當不好總教練了。

因為,當選手跟當總教練最大的差別,就在於兩邊要管的人差太多。要當好選手,很多時候只需要管好一個人,那就是自己。但要當好總教練,很多時候卻需要同時管好一群人,不只要管好自己,還要管好其它共事的教練及球員。

只需管好自己時,如果自己已經進入足以應付一切的「最佳狀態」,那麼接下來當然就可以「以不變應萬變」,自己不用多做什麼改變,只要讓自己持續保持住現有的這個最佳狀態就可以了。

但是需要同時管好一群人時,那就基本不可能老是「以不變應萬變」。因為一大群人一起打球,通常情況一定是有人在高潮有人在低潮,很難出現大家都同時處在「最佳狀態」的時候。而且處在高潮或低潮的人還不見得每天都一樣,總教練必須會判別誰在高潮誰在低潮,然後對他們分別調整及善用。再加上球隊人員又不是完全不會有流動,這一季的跟下一季的球隊陣容很有可能是天差地別。以上總總,都使得要當好總教練本來就不太可能「以不變應萬變」。所以要當好一個總教練,時時求新求變是必然的事。如果還是像當球員那樣,還覺得「一招半式闖天涯」就行得通的人,絕對當不好總教練,頂多只能讓他僥倖成功一兩季,但長期下來也絕對是當不了太久的。

但從郭泰源在被問到如果讓他再接總教練,他會做什麼改變時,他竟然回答說自己不需要改變。我有點懷疑,郭泰源之所以當不好總教練,會不會就在於他當總教練時,根本還是用他當球員時的心態在看待總教練這份工作,所以才會近乎天真地認為當總教練可以「一成不變」了?

Oz Formosa

有筆誤,
"一、投捕充分的默契配合:投手投得好不好,你面前十六呎外的那個隊友是最大的關鍵。"
應該是"六十呎"

「都不會累嗎?」

「不會,只是一心想,我絕對不能失分、絕對不能失分。」

「早就有職業球隊在看你,不擔心受傷嗎?」

「沒有,上去就一直投,投到教練要我下來為止。」

如果時空真能穿越,那時就是了,我徬彿見到1983年屹立在韓國蠶室棒球場上,那如此瘦弱卻又無比巨大的身影,還有堅毅的眼神。時空穿越只存在戲劇中,要如今的選手還像他當年那麼不顧一切的拼,郭泰源知道那是很不切實際的幻想,但一直認為台灣不會差別人太多的實力,卻在還沒上機前就自傷大半,郭泰源很難接受,然而再無法接受都已成事實了,也許未來是可以期待的。

最後,照例問了我在本系列問所有受訪者的一個問題:如果讓你再接總教練,你會做什麼改變?

結果郭泰源是唯一一個這樣回答的人:

「為什麼要改變?要忠於自己,要對自己負責,你完全不知道未來你會帶什麼樣隊伍、什麼選手,為什麼要先改變自己?」

「神」的答案果然不同,即便在我面前這位,是不戴眼鏡就需把菜單拿離超過50公分,才能看得清楚的。

神、人之間,或許沒有距離。

(圖片來源:中華職棒元年回顧展粉專提供)

 

-------------------------------

更多有溫度的棒球人物故事:《野球.人生:別無所「球」的追夢人

延伸閱讀:

【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王俊郎 拉索達教我的事

【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陳瑞振 時空錯置的棒球魂

【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黃忠義 「別用自己的角度看選手」

【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趙士強 西服和球服間擺盪的人生

【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大ㄟ」吳復連

【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草總 謝長亨

 

【責任編輯:楊東遠】

想參與更多運動議題討論?歡迎到大將軍豪洨專區-什麼都聊廢文區運動狂人 Sports Maniαc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