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4

Paul Westphal (1950~2021) 的愛恨綠衫情

2021並沒有結束塞爾提克的厄運,就在新年假期尚未結束之時,曾經效力塞爾提克並幫助球隊贏得1974年總冠軍的Paul Westphal因為腦癌辭世。2019年入選籃球名人堂的Westphal在洛杉磯長大,在波士頓踏入NBA,在鳳凰城達到生涯顛峰,他與塞爾提克的愛恨情仇,他與Heinsohn的師徒恩仇,都隨著他跟著恩師的腳步退出人生舞台而結束。 RIP

作者:vantora

請繼續往下閱讀

Paul Westphal:1950 ~ 2021

2020年是許多人極力想要忘卻的一年,塞爾提克球迷自然也不例外。除了該死的武漢肺炎打亂所有人的作息,讓如例行公事般的例行賽、季後賽、選秀、自由市場、訓練營、開幕戰全部亂了套外,2020年也奪走了許多塞爾提克耆老的生命。先是John Thompson在九月辭世,接著身兼塞爾提克球員、教練與球評的Tommy Heinsohn在十一月離世,最後連耶誕節都傳來鐵衛K.C. Jones的噩耗,讓人恨煞了這一年。

延伸閱讀:直言不諱的巨人導師:John Thompson永別了,永遠的Tommy HeinsohnKC Jones:防守鐵衛背後的溫暖與無私

但塞爾提克的壞消息並未因為2020年結束而終止,在剛跨入2021年的假期尚未結束之時,1974年冠軍隊成員Paul Westphal的畫面出現在比賽中,並且打上了2021的字樣。

Heinsohn、KC Jones、Westphal,這三個名字曾經在1975年的東區冠軍賽裡有了交集。率領子彈隊擊敗塞爾提克挺進冠軍賽的KC Jones在一年後被解除了兵權;原本是師徒的Heinsohn與Westphal卻在隔年的總冠軍賽中撕破臉地兵戎相向;終於再次於1976年奪冠的Heinsohn在兩年後也被恩師Red Auerbach解除兵權;只有輸掉1976年冠軍戰但最年輕的Westphal開啟了五年的全明星生涯,開始走上人生的巔峰。

最後,三個人像是說好了一般,在2020與2021之交先後步下人生舞台。

最偉大的一場比賽

率隊拿下1976年總冠軍的John Havlicek

作為塞爾提克球迷,芝加哥公牛隊當然不會是甚麼討喜的對象,雖然公牛隊打敗了討人厭的底特律活塞隊也消滅了萬惡的洛杉磯湖人隊,但那個老是張著嘴巴打球的怪物像是打臉八零年代團隊籃球般的存在。1991的總冠軍賽大概是塞爾提克球迷史上最無奈的一次,如果不是為了Beat LA,誰會想要替他們加油?92年的拓荒者隊有Danny Ainge,93年的太陽隊不僅又有Danny Ainge,還加上老是推崇Kevin McHale為史上最佳大前鋒的Charles Barkley,才讓球賽有了意義。

延伸閱讀:是的,Danny Ainge搞砸了 - 2015 Celtics選秀

這大概也是大多數球迷第一次認識Paul Westphal,那個第一年擔任總教練但看起來沒比Danny Ainge大上幾歲的帥氣38歲教頭。

再一次認識Westphal大概是因為曲自立,曲爺,在1995年出版的「不奪冠軍誓不回」。書裡,曲爺除了介紹Larry Bird與Dominique Wilkins的雙槍對決外,也介紹了1976年塞爾提克與鳳凰城太陽隊的冠軍系列中那場被稱作是「史上最偉大球賽」的第五戰。只是,當時,Westphal已經不屬於塞爾提克的成員。

第二度延長賽槍響前John Havlicek的單手打板進球讓塞爾提克以111:110取得領先,在全場大亂開始慶祝時,裁判卻判定球賽時間還有兩秒,花了老大功夫才把場中的塞爾提克球迷趕回觀眾席,並把早已跑回休息室慶祝的塞爾提克球員拉回球場。身為太陽隊第一主將,Westphal卻在此時建議總教練John MacLeod喊出了不存在的暫停而被吹了技術犯規,也讓全場譁然:落後的太陽隊居然讓塞爾提克免費站上罰球線?

延伸閱讀:Born To Run - John Havlicek:塞爾提克傳奇間的橋樑

當Jo Jo White穩穩罰進一球後,全場才弄清楚Westphal的算盤:如果太陽隊不喊暫停直接進攻,將從太陽隊的籃框下發球,在只有兩秒下根本無濟於事。但如果喊出暫停,雖然讓塞爾提克能夠罰球,但依照當時的規則,太陽隊可以在中場發球,這中間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計。

延伸閱讀:虛懷若谷,堅毅如石 - Jo Jo White

中場發球的太陽隊由Gar Heard投進不可思議的一球,將比賽逼入第三度延長賽,儘管最後還是難逃輸球的命運,但Westphal的機智已經預言了他將成為聯盟頂尖教練的未來。

比賽的細節就不再贅述,因為再也沒可能寫這場比賽寫得比曲爺更好,有興趣可以找曲爺的書來拜讀一番。

隊友的自傳裡都只提到Scott,而非Westphal

被隊史遺忘的冠軍隊成員

只是,Westphal並非一出道就在太陽隊,而是在1975-76球季前被塞爾提克做為籌碼向太陽隊換來Charles Scot。要知道,身為塞爾提克大家長的總管Red Auerbach一向重視球員與球隊的歸屬感,如非必要絕不輕易交易球員,會成為交易標的不是已經先宣布退休如Bob Cousy,或是犯了大忌成為老紅頭的眼中釘如Cedric Maxwell,否則,Auerbach一向不輕易用球員做籌碼來交易。上一個Red Auerbach以人易人的交易得要追溯到1966年用Mel Counts換來Bailey Howell,再往前就得要算到1956年選秀會上被用來交換Bill Russell的Ed Macauley。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