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4

Paul Westphal (1950~2021) 的愛恨綠衫情

2021並沒有結束塞爾提克的厄運,就在新年假期尚未結束之時,曾經效力塞爾提克並幫助球隊贏得1974年總冠軍的Paul Westphal因為腦癌辭世。2019年入選籃球名人堂的Westphal在洛杉磯長大,在波士頓踏入NBA,在鳳凰城達到生涯顛峰,他與塞爾提克的愛恨情仇,他與Heinsohn的師徒恩仇,都隨著他跟著恩師的腳步退出人生舞台而結束。 RIP

作者:vantora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其他的交易裡Auerbach都是用選秀權、簽約權與現金作籌碼。

一個出身南加州的籃球員卻被塞爾提克所挑上,出乎意料成為球隊交易的籌碼,卻又在被交易後的第一個球季就與老東家在總冠軍賽中對壘,Westphal與塞爾提克的關係自然千絲萬縷。

事實上,出版自傳堪稱NBA最多的塞爾提克球星們卻甚少提到Westphal。連70年代與Westphal同隊的Dave Cowens、Jo Jo White在自傳裡都只有吉光片羽的帶過Westphal,老前輩Havlicek則只在74年冠軍賽中提及。大多數人提到Westphal不是在提到Scott時談到那筆交易,或是在回憶1976年總冠軍賽時的對戰狀況。

來自西岸洛杉磯的籃球員

Westphal是1950年11月30日出生,他成長的Torrance離洛杉磯湖人隊主場論壇球場所在地英格伍德只有不到九公里遠。在當地念高中,最後進入南加大USC就讀的Westphal無可避免的是個不折不扣的湖人迷。

當即將退休的Bob Cousy在1963年總冠軍賽第六戰裡率領塞爾提克到洛杉磯,在滿場球迷面前以112:109險勝湖人隊奪下冠軍榮退時,Westphal正是場邊頹喪的球迷之一。

「這糟透了。」知道自己被塞爾提克挑選後,Westphal曾經這麼說。「我恨塞爾提克。當我還是個孩子時,我是世界上最瘋狂的湖人迷。每一年塞爾提克都會到城裡來痛宰湖人隊。每一年!我恨他們。我很小的時候也總是習於痛恨Red Auerbach。痛恨他。當我日漸長大,我開始覺得Auerbach很可笑,特別是當他在塞爾提克贏球拿出雪茄來點燃的時候。」

「現在,我感激Auerbach,感謝塞爾提克。」Westphal話鋒一轉。「他們有職業運動史上最偉大的王朝。」

當1969年球季結束,Bill Russell帶著生涯第十一枚冠軍戒指宣布退休後,塞爾提克就進入第一次重建,並由Russell同年加入球隊的Tommy Heinsohn接替Russell的總教練工作。經過一年的重整,塞爾提克在1970-71就重新站上五成勝率,雖然無緣季後賽,但44勝38敗的成績已經大幅超越外界想像。1971-72球季塞爾提克以56勝26敗重返季後賽,但在東區冠軍賽中不敵當時正值盛年的紐約尼克隊。

欣喜歸欣喜,但好成績也讓塞爾提克在1972年選秀會上只有第十順位的選秀權。

在那個沒有電視轉播的年代,NBA球隊要觀察待選球員只能眼見為憑。但是當時的NBA只是個剛起步沒多久的職業聯盟之一,每一支球隊的規模有限,根本不可能派出大量的球探到全美各地觀察大學球員,而光靠總管、總教練、助理教練,更不可能看過所有的待選新秀。於是,總管的人脈就顯得格外重要,而Red Auerbach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就像生涯許多選秀一般,每天忙於球隊事務的Auerbach根本沒有時間到以太平洋岸為大本營的Pac-8觀察Westphal,但身為USC隊史得分王的Westphal早已經名聞遐邇,Auerbach也在選秀會前透過自己的網絡探詢Westphal,並獲得普遍的好評。例如UCLA的名教頭John Wooden就給了Westphal極佳的評價,對Auerbach稱讚Westphal是西岸的最佳球員。

「一年前,大三的Westphal被評為全美最佳後衛,今年則被評為第一或第二。」也參與選秀的總教練Heinsohn在選秀會後說。「雖然我們首要目標是奧瑞岡州大的Ken Boyd(應該是Freddie Boyd,Ken Boyd是1974年的波士頓大學新秀),但這不代表我們不認為Westphal是最好的選擇,這是個機會均等的狀況。」

當然,結果並非機會均等,被費城七六人隊在第五順位所選,六呎二吋同為雙能衛的Freddie Boyd只在聯盟待了六季,平均8.5分與3.0助攻,這只略優於Westphal在塞爾提克擔任替補的數字。

Westphal就讀的USC與當時NCAA強權UCLA是世仇,大三時寫下24勝2敗成績,這兩敗就來自有Henry Bibby、Sidney Wicks與Curtis Rowe領軍的UCLA,也由於這兩敗,讓Westphal無緣踏入NCAA季後賽的殿堂。

厄運卻發生在他的大四球季。Westphal在對上位於新英格蘭區的Providence College前的一場練習中扭傷了自己的左膝蓋,但他還是在對PC的比賽中出賽,導致膝蓋傷勢惡化,最後不得不進入手術房,讓他缺席了半個球季,也導致他的身價急遽滑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