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4

Paul Westphal (1950~2021) 的愛恨綠衫情

2021並沒有結束塞爾提克的厄運,就在新年假期尚未結束之時,曾經效力塞爾提克並幫助球隊贏得1974年總冠軍的Paul Westphal因為腦癌辭世。2019年入選籃球名人堂的Westphal在洛杉磯長大,在波士頓踏入NBA,在鳳凰城達到生涯顛峰,他與塞爾提克的愛恨情仇,他與Heinsohn的師徒恩仇,都隨著他跟著恩師的腳步退出人生舞台而結束。 RIP

作者:vantora

請繼續往下閱讀

White正是擋在Westphal前的其中一人

不美好的開端

塞爾提克與Westphal的關係從一開始就充滿意外。當時選秀既沒有電視轉播,也不在廣播上出現,因此球員只能靠著球隊通知或是隔天看報紙才知道自己究竟落於何隊。由於膝傷,讓Westphal對自己的未來毫無頭緒,既可能在首輪前段獲選,也可能就此名落孫山。直到隔天,Westphal才從報紙上與Auerbach秘書Mary Wayland的來電中得知自己被塞爾提克所挑選的噩耗。實際上,塞爾提克以第十順位挑選Westphal之後就立刻發了電報給Westphal的母校,但卻將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誤植為Southern California College,因此當Westphal收到這封電報時已經是兩天後的事情。

一周後,Westphal才正式造訪球隊、造訪波士頓。當時選秀舉行時球季還尚未結束,Westphal造訪時塞爾提克還正與尼克隊進行東區冠軍賽中,因此Westphal不僅參觀了塞爾提克的練習,並成為季後賽的座上客。

一般球員常在參觀球隊後就正式簽約並開始準備自己的新人球季,但Westphal此行卻完全沒有簽約計畫,因為他同時也是與NBA打對台的ABA丹佛火箭隊的第三輪新秀,造訪完塞爾提克後Westphal將飛往丹佛磋商,之後才會做出決定。

除了考量ABA,Westphal還在此行帶了自己的經紀人Howard Slusher一同前往波士頓與丹佛。當時NBA並沒有正式的經紀人制度,大多數的球員都是直接與球團協商,Westphal是此間洛杉磯律師事務所的第一個職業球員客戶。也由於深知Auerbach拒絕與經紀人協商,因此Westphal以朋友之名來介紹Slusher,技巧性地繞過了Auerbach的禁區。

「除非兩邊的金額差距極大,否則我會選擇塞爾提克。」Westphal當時較偏向NBA,且對NBA與ABA的情況作出準確預估。「現在NBA也許還有些許優勢,但我相信以後雙方會合併,幾年後根本沒有不同。」

最後,雙方簽下一紙複數年合約,Westphal獲得六萬美金年薪與五千美金的獎金。

「第一場練習裡,Auerbach大喊著:『你應該要付錢給我們,因為我們教你如何打籃球!』」多年後,Westphal回憶著。

讓Westphal坐足板凳的Tommy Heinsohn

塞爾提克的板凳人生

儘管談判間並不愉快,但Auerbach認為Westphal與塞爾提克將非常契合,能投能傳能跑的他將是球隊快攻的重要中繼站。只是身為菜鳥的Westphal第一年將不會獲得太多的出賽機會,只能在練習中學習並在有限的出賽時間中累積經驗,這對塞爾提克新秀都是必經的過程。

同時,幾乎參與球隊大小事務的Auerbach也不時將Westphal拉到一旁給予建議。

「Red給我很多鼓勵,第一年我沒有太多出賽機會,他會將我拉到一旁提醒著他注意到我甚麼地方做得好或不好。」Westphal說。「他會說:『堅持下去,你的機會將會降臨,菜鳥從沒機會在塞爾提克出賽。』我從其他球員身上聽到很多關於Red的事情,就好像他依然還在教球一般。Red對我的影響很大,從他身上我學到很多關於NBA以及如何當個教練。」

當時塞爾提克也的確沒有辦法有太多時間讓Westphal上場,先發後場分別是Jo Jo White與防守鐵衛Don Chaney,前場有John Havlicek與Paul Silas,還有Don Nelson與Satch Sanders擔任替補。六呎四吋的Westphal通常只在第二節有限的時間裡與替補控衛Art Williams一起上場,但他們的組合往往能夠持續拉開球隊差距,讓媒體與教練團留下深刻印象,即使Westphal在新秀球季的60場出賽中只留下4.1分與1.2助攻的成績。

總能在正確時間做出正確事情的Westphal在總教練Heinsohn的名單中排名日漸往前,雖然仍然無法撼動White與Chaney的先發地位,但在第二季開始就逐漸成為主要的雙能衛替補。當1974年季後賽裡塞爾提克與新崛起的密爾瓦基公鹿隊在冠軍賽遭遇時,板凳上的Westphal發揮了功效。第七戰裡Chaney因為犯規問題不得不下場休息時,Westphal早早就被Heinsohn點名起身接手負責防守Oscar Robertson的重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