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1/08

《小鐵如擬》被霸凌或是高估?從Shaquille O'Neal對Rudy Gobert的「意見」說起

Shaquille O'Neal對晚輩「有意見」不是新聞,但最近他的目標是爵士中鋒Rudy Gobert。由於符合DVPE資格討論的續約,Gobert成為史上拿到最高薪合約的中鋒,這引來O'Neal的「指教」,但這些意見,其實存在被挑戰的細節。

作者:小鐵

Melody Huang

很不意外啊,他就是看到別人拿下全票MVP就在旁邊敲東西大喊不公平的其中一個XD

Glacier1943

過去和現在的薪資水平無法比較, 但是有一點是確定的, 以前拿頂薪要攻守全能, 現在只要角色球員就可以

小鐵

不是如此。

是以前的頂薪大概一千多萬,兩千萬就覺得是天價,所以現在有角色球員拿快兩千萬,你才會說這句,但是現在的頂薪已經是三千多、甚至起薪在薪資上限35%以上的合約,平均年薪可能上看四千萬以上。

你說Gobert這個例子,但是他就是因為拿過最佳防守球員、進了年度前三隊所以符合爭取DVPE的資格,才會像是「拿到頂薪的角色球員」,但是以他的防守威力和成就,也不只是「角色球員」了。

Glacier1943

頂薪一千萬? 再貼不到一倍可以簽全盛時期的 Pippen 好幾年...Rodman 才拿多少, Gobert 這種約絕對是名列前茅, 重點不是合約金額, 而是比例; 現在不流行打陣地戰 & 內線單打, 一個三四號的大鎖的效用應該都比 Gobert 來的好, 他真的就是抓抓籃板而已...沒有他的爵士禁區真的就會變成紙糊的?

小鐵

@Glacier1943 如果你要端出Pippen、Rodman,那就真如我文中所說的,那已經是薪資行情遠遠不如現在的幾十年前,95年的薪資上限只有現在的1/4,更不用說再往前幾年了。Pippen當然是便宜,但那有簽約的時空背景,總不能在Curry不知道為什麼在生涯低點和勇士簽一張佛心約的時候,拿其他簽Max的人薪資來說「你看看我拿你的薪水都能簽兩個Curry了」而忽略後來Curry還是領了一張頂薪的事實。

Pippen、Rodman還沒拿高薪時,是整個NBA都還在薪資規定很陽春的年代,90年代的收入暴漲,才有了後來的薪資起飛,而這些制式化的薪資規定也是兩次封館、與更多次勞資協議後的產物,直接用「Pippen、Rodman才拿多少」來「對照」現在的高薪,是相當滑坡且不在同一個基準點上的。依照這兩次勞資協議修正的情況,我會認定要是Pippen、Rodman生在現代,他們也能拿到相對應的高薪。

再來,Gobert當然不是載至級的頂尖戰將,但他在內線的防守是有一定的影響力,不必因為現在他拿了高薪,就抹滅他的成就,我不認為他是「抓抓籃板而已」,只是他的防守影響力是否值得這一份頂薪?或許沒有。但我也說了,這就是規則內允許他爭取的權益,真要探討,不是指責Gobert不夠好,而是要質疑為什麼「年度最佳防守球員」可以是爭取DVPE的資格。

「Gobert不值得DVPE」可能是對的,「Gobert有資格爭取DVPE」也是對的,但是「因為Gobert可能不值得DVPE,所以Gobert的成就就不值一提」絕對是錯的。

境鏡靜

他就只是個吵吵鬧鬧吸引注意力的退休球星罷了,如果他會認真看待與評論這些新聞,那就不是他了。就如同他球員生涯從來沒認真訓練過一樣

Melody Huang

有過吧
只是最後那季MVP是NASH
然後一整個輸不起w

aquaman

其實以使用率來說戈貝爾的效能應該不比尤英或羅賓生差,只是現在少打陣地戰。對鹽湖城而言球隊精神指標比交易大咖來的重要,過去20年來交易到的球星只有布瑟和康利。

小鐵

我覺得這不只是什麼少打陣地戰的問題,實際上只要攻擊技術夠好,即使在現代還是會有Jokic、KAT、Embiid等「中鋒」得到應有的球權。

Gobert的攻擊技術的確和其他攻擊型的長人有一段差距,但他的防守絕對毋庸置疑。

TheGreat

撇開薪資不說,我是比較好奇O'Neal能否打爆Gobert啦!😂

阿蘭

說實在的...『Gobert不是超巨』,歐尼爾應該想講的是這個,『但是他領超巨的薪水』

小鐵

「Gobert不是頂尖球星」是對的,但因為最佳防守球員也是DVPE的資格,而導致「DVPE有可能會讓不是頂尖球星的人也能爭取高薪」,才是Gobert現在能拿到這份高薪的原因。

阿蘭

鐵哥講的是技術層面的;歐尼爾講的是情感層面的

萬軒

防守是非常重要沒錯,但拿下如此高薪,以他的攻防整體貢獻,恐怕還是會影響到球隊實力,畢竟他防守也沒到大班的層級呀。尤其在現代籃球的體系下,他也很常被快速的後位小打大。所以薪資規則雖許可,但普遍認為球隊有點虧了。(個人認為,他是有值一般頂薪或略低)
您提到歐尼爾可能搞不清薪資規則,我想不至於,畢竟他是圈裡的人。他哄小孩的諷刺法是個譬喻跟誇飾,不過講得太毒了。

小鐵

的確,Ben Wallace在他的時代是宰制級的防守怪物,但不代表Gobert不能是這個時代的宰制級防守怪物,而談薪資是相對的,只要Gobert能證明他在這個時代是最好的防守者之一,以至於他能拿到最佳防守球員,那他就有爭取DVPE的資格,所以也真的讓他拿到這份高薪。

被後衛小打大當然是他的缺點,但是說到現在,大家也只舉得出這個缺點,我認為在這個進攻取向極高的時代,這樣已經算是稱讚Gobert的防守了。

我是一直相信DVPE應該要修正最佳防守球員這一塊的,如我所說,DVPE本來應該是給聯盟最頂尖、球隊最信賴的王牌才有的禮遇,但「最佳防守球員」是非球隊王牌也能爭取的獎項,那這種「非王牌」能爭取和「王牌」一樣的薪資,本來就會讓人很難想像,這就造成了「實際規則允許」和「普遍價值觀」的差距。

要說球隊虧,的確有點,但規則就寫在那,Gobert爭取的合情合理,我是不會去批評他,問題是在這個規則上,而不是Gobert夠不夠好的問題,更不用說一直挑他的缺點了。

Down Page

歐肥根本老巴二世,說話都不用負責任的

高涵謙

如果 DVPE 早幾年推出,DeAndre Jordan 跟 Chris Paul ,Joakim Noah 跟 Derrick Rose,Andrew Bynum 跟 Kobe Bryant 將會平起平坐,這就是問題所在,如果你同意 Kobe Bryant 才配得上頂薪,相對的就會覺得 Andrew Bynum 完全不值

小鐵

DVPE原本是美意,希望母隊能用更優渥的薪資說服球員留隊,我至今仍然不覺得這是惡法,只是包含「最佳防守球員」在內的資格應該要有檢討空間,如我所說,DVPE原本是給王牌的禮遇,但最佳防守球員是副將也能爭取的獎項,最後就導致副將也有爭取王牌薪資的資格,這才是討論的最大差距。

至於你舉的例子,其實Bynum是否不值頂薪有待商榷,正常來說他擁有成為頂尖球員的潛力,如果認真培養,也很難說他會不會蛻變成主力中鋒,只是因為他待在湖人,終究變成湖人拿去換取其他球星的籌碼,那早就喪失DVPE資格了。

高涵謙

DVPE 資格是年資七年或八年,合約還有一年或兩年的球員, Bynum 在被交易前就具備資格

問題除了副手跟王牌拿相同規格的合約,John Wall 、 Kemba Walker 這種體能與技巧巔峰時勉強達到最佳陣容的球員,跟 Stephen Curry 、 James Harden 這種巔峰時達到 MVP 級別的球員,是否應該拿相同規格的合約也相當可議

小鐵

@高涵謙 Wall、Walker這種類型的明星球員,正是DVPE要獎勵的,所以我認為由他們來使用DVPE合情合理,如同我曾經在討論Damian Lillard時說的那樣,對於以往可能留不住當家球星的球隊來說,只要該球員能符合資格,DVPE就是用高薪給他們留人的籌碼。

至於Bynum我可以補充一下,他不是年資不年資的問題,而是自從他第二季成長、第三季開始只要健康就是先發中鋒的能力,你可以說「他可能是湖人不動主力、是湖人未來王牌中鋒」等等,但當時更大的問題是湖人一直意淫如Dwight Howard這樣的明星球員,而Bynum一直都是籌碼,所以我個人並不看好他會跟湖人走到能討論DVPE的程度。

不過當然這都是我的想法,畢竟在那個時候就是沒有DVPE這條規則。

高涵謙

問題是那些精明的經理如 Lawrence Frank 跟 Larry Bird,深怕自己的球員取得 DVPE 資格,都在球員取得資格前提前脫手,國王跟黃蜂更是寧可賤價拍賣,也要送走符合資格的球員,手段拙劣對 DVPE 的厭惡嶄露無遺,但是至少保住薪資結構健全,球隊陣容更年輕也更具天賦,不過 1、2 年時間,戰績就又回到賤賣之前,少數留下球員的巫師,最後也落得個貼簽送走,DVPE 改變球隊留不住當家球星的問題,是從 " 留不住 " 變 " 不想留 "

小鐵

@高涵謙 當然,球隊可以選擇不要,像你說的國王、黃蜂,但是說這兩隊薪資結構有變得多健康?我是不這麼認為。

而且國王很顯然的終究得面對這個問題,除非接下來他們又不想續約Hield、Fox、Bagley等人,黃蜂把Walker換成Rozier,這樣叫多有天賦我是看不出來。巫師的問題也不是DVPE的失敗,他們終究是願意嘗試的,只是Wall受傷了,如果Wall沒受傷,這兩年能跟著Beal起飛,那狀況還很難說,而且巫師的問題不是這兩個人,是當年Otto Porter Jr.續約太貴了。

球隊的確可以選擇要不要留,但是至少他們多了一點籌碼,而拓荒者和爵士都因此留下了他們在當下想要留的人,公鹿更是因此把謠言滿天飛的王牌留下來,我是覺得DVPE還是有其意義。

最後就是價碼和最高金額的差異,對Gobert來說,若符合DVPE資格,的確不太可能同意起薪為薪資上限30%以下、也就是不具備DVPE資格也能談的頂薪,但對爵士來說,真要給他如其他頂尖球星一樣、起薪為薪資上限35%的數字,又的確有些名不符實,因此這個高於一般頂薪、低於DVPE頂薪的數字,就成了最終出爐的結果。

CBA中DVPE的爭議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CBA(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勞資協議)中,對於DVPE的規定如下:

1.成為自由球員時,已有7到9年的資歷

2.自新秀年起從未轉過隊,或交易期間還在領新秀合約,讓新球隊保留資格

請繼續往下閱讀

3.在談延長合約的當年入選年度前三隊,或前三年內兩度入選年度前三隊、當年或前三年內兩度曾獲選年度最佳防守球員、或前三年內曾獲選一次年度MVP。

DVPE的設立,原本是為了給母隊方便,讓母隊能夠以更高的薪資作為誘因,說服自己養出的頂尖球星願意續留,在前幾個DVPE的案例裡,由於他們無庸置疑都是球隊的王牌球星,用最高金額續留當家王牌本來就沒有問題,但在這個規定出現後,卻有人發現問題所在,而一切也從喊著自己也要爭取DVPE的Draymond Green開始。

當然,最終因為Green沒能在2018拿到最佳防守球員或入選年度第三隊而達標,導致他失去DVPE資格而作罷,兩造以4年1億這個不便宜但並非DVPE的數字續約,但是Green的要求也是照規定來,因為他的確在2017獲選年度最佳防守球員,如果他2018年能延續這個表現,不論是取得DPOY、入選年度前三隊都能得到DVPE的資格。

DVPE這三個資格裡,最有問題的就是「最佳防守球員」,的確當初設定這個規則,或許是希望球員不要為了爭取高薪而只關注進攻,但是就NBA歷史,最佳防守球員這個獎項是這些資格裡最有可能讓副將取得的,最近15年內出產過11個最佳防守球員,就算把2006年的Ben Wallace算成「球隊頭號球星」,這11人裡也依舊有Marcus Camby、Tyson Chandler、Marc Gasol、Joakim Noah、再加上Green和Gobert這些明顯不算是球隊王牌的人,若DVPE的資格早幾年出現,這些人全數都能挑戰和Curry、Wall、Lillard、Westbrook、Antetokounmpo這些當家王牌一樣的高薪,顯然也是挑戰世人價值觀的行為。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是說防守不重要,而是這種副將能帶給球隊的價值的確不能跟主將相比,但副將又有可能因為拿到最佳防守球員而取得和主將一樣的敘薪資格,這才是CBA的漏洞、也是造成許多討論裡價值觀偏差的主因。

許多認為Gobert領這份高薪是被高估的聲音裡,不時出現「去別隊也沒人會開這個價碼」、「XXX(例如Jokic)比他強都沒他領的多」、「防守中鋒才不值這個錢」、「最後一定變成負擔」之類,其實都是不了解薪資規定的印象派說詞,去別隊沒人會開是因為DVPE原本就只有母隊開得起,Jokic領比他少是因為年資不到,以Jokic的身手等他到續約時金塊絕對也是奉上DVPE,防守中鋒或許不值DVPE,但拿到最佳防守球員就是符合資格,另外頂薪原本就會存在球員高齡時給母隊帶來負擔的可能,但球員也撐過菜鳥時期的低薪,這本來就是勞資彼此的朝三暮四與朝四暮三。

O'Neal的自豪?或者霸凌?

對於近年熟知NBA的球迷來說,應該可以很快了解,這不是O'Neal第一次對晚輩「有意見」,早在JaVale McGee和Dwight Howard身上,就已經體現過他對晚輩的「指點」甚至是McGee認為的「霸凌」,但是以他現在身為媒體從業人員的身分,我可以理解他勢必要一直製造話題,如同他在對Gobert「提出意見」的隔天,又馬上發文「討論」Wilt Chamberlain、Hakeem Olajuwon、Bill Russell、Kareem Abdul-Jabbar和他自己「誰是史上最佳中鋒」一樣。

但是O'Neal對於Gobert的批評、例如他說自己「只要三節就能拿45分、16籃板、外加10次罰球不進、Gobert就是11分、4籃板、犯滿畢業」則可以分兩個角度來看,其一當然是這種頂尖球星的自信,這我認為完全合理,NBA就是世界籃球最高殿堂,而如O'Neal這種等級的巨星則是宰制過這個殿堂的人,對於自己的能力有信心絕對是正常發揮。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