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8

再見二代象系列7之3:《倒數49天》花蓮棒球場倒數 8/14|球場是第二個家

在最黑暗的時候進場看球,常被酸民澆冷水,可是發現,球場已經成為我第二個家……

作者:Daz Wang

請繼續往下閱讀

開始之前,先回顧一下2015年的那個夜晚。

安打安打一直打,一直一直全壘打,
雖然不是每天贏,可是我想每天贏,
但是沒關係,我們都愛他啊~啊~🎵~啊~🎵

2015年的台灣大賽第七戰,也是中信兄弟退無可退的最後一戰。

那時,象迷沒料到這是一連串亞軍魔咒的序曲,心中的渴望,如同手中緊握的黃色彩帶,不到最後一刻緊捏不放,當吉他刷下了第一個合弦,一路掛零的情緒隨著《原味兄弟》的旋律,終於炸開,象迷們忍著眼淚將心中的一切,徹地釋放。

把象迷的驕傲唱開來~~🎵~嘿呦~!嘿呦!

畫面中帶頭唱的是小胖高大昌,極具份量的身形搭配靦腆的笑容,另類的萌反差成了象迷心中一股安定的力量,不僅身兼大鼓、小號、搖旗吶喊,一直到帶頭領唱,鐵漢當然也有柔情,他記得,歌曲裡的一字一句,唱的同時也是他的青春歲月

黑鷹事件後,常被說都是假的還來球場幹嘛?但是來球場,純粹想來吹吹風而已。

球場就像是球迷家中客廳的延伸,誰都可以在這裡找到舒適自在的角落,對兄弟象應援隊隊長小胖高大昌來說,這裏除了是拼輸贏的擂台,也是他的人生舞台,「帶領應援的工作不是很偉大,在我心中真正的加油,不需要太多道具,而是自然地隨著心裡的那份熱情,釋放開來,而我們的工作就是,將球迷的熱情給激發出來。」曾經為了生活,小胖做過很多工作,只有在球場裡,他能找到自己。

1992年,超過50,000名象迷慶祝兄弟象金冠軍塞爆南京東路。
2019年,5,000名象迷球迷擠爆花蓮德興球場。

倒數第 49 天

「9:00開往花蓮的自強號在第四月台要開了,還沒上車的旅客請趕快上車,祝您旅途愉快!」

月台的廣播還維持著老舊回音感,誤點的班車、走味的便當,整車的黃衫象迷還是開心的聊著棒球,畢竟在台灣看球早就練就困境中自得其樂的本領,而即將停靠的終點站,那裡有著台灣最美的球場 — — 花蓮德興棒球場。

放眼看去,既是球場更像無邊際的戶外大公園,遠方層疊的雪山山脈,VIP等級的外野座位有著天然舒軟的綠色坐墊,伴著泥土香,對小胖高大昌來說,好久沒看到開打前就擠滿球迷的場面,今天這場象獅大戰,來自各地的5,000名球迷,連續兩天坐滿了花蓮球場,然而,能夠讓他們願意買票進場再相信一次棒球,是場中的23號,熟悉的in-side-out打法,曾經帶著他們闖過一次又一次的職棒黑暗期….

或許不再那麼容易擊中甜蜜點,但是他的揮棒和十年前一樣,毫不保留。

「職棒發生了那麼多事情,如果我是球迷,我想我也不會再支持,也不會再進場看球;但是,假如有一天,我們做到了能夠讓你們重新信任、重新得到你們支持,希望各位球迷能給我們掌聲和鼓勵,我們會更努力,讓你們更信任我們,我們會重新站起來,希望你們能一起跟我們並肩作戰。」— — 2010兄弟象開訓,彭政閔

9年後,恰恰彭政閔可能沒想到在自己引退的這一年,真的可以看到球迷回來了,當進入比賽的後半段,中信兄弟象對統一獅已經取得5:1的領先局勢,看台的氣氛已經熱到需要灑水降溫,輪到第四棒上場打擊,內野與外野有默契的吶喊「彭政閔!彭政閔!」,時光彷彿又回到1992年10月24日的那個晚上,那時兄弟象隊的第二任救援投手瓊姿,用最後一顆好球將三商虎的鄭幸生三振出局,驟雨般的黃色彩帶飛入場中,全場的象迷吶喊「兄弟!兄弟!」,拿下上下球季冠軍兄弟象,之後一舉打敗了龍、獅、虎三軍聯隊,更創造了王者的新里程 — — 金冠軍。

「在最黑暗的時候進場看球,常被酸民澆冷水,可是發現球場已經成為我第二個家……」

從職棒四年開始就跟著表哥進到球場,小胖高大昌在象迷外野的震撼教育中長大,從陌生到熟悉,打從心裡崇拜前輩們的瘋狂,看球看久了,他才發現黃衫兄弟象早已成為自己的信仰,還記得金冠軍那一年的遊街,綿延的黃潮淹沒了整條南京東路,每人手中的瓦斯汽笛齊鳴,只剩下一個車道可以讓汽車走,小胖笑著說,那個畫面就像一年一度的大甲媽出巡,神蹟再現,這些信徒信奉的是,球員在場上每一次毫無保留的Play,只不過,奮不顧身的信仰,後來因為人性的貪婪而瓦解了…..

接下來就是棒球迷心中揮之不去的夢魘,接二連三的重傷害,對於小胖來說,每天站上球場應援台上都是一種殘酷,因為他要面對的是一雙雙不信任的眼神,還有嘲弄,受到傷害的還有年輕選手的未來,沒有票房的舞台,那些有潛力的年輕選手,開始對於職棒環境裹足不前,讓只有四支球隊的對戰組合,漸漸失去驚喜與更高水準的競技品質。

努力想要重新站起來的中華職棒,早已元氣大傷,場中的比賽打來綁手綁腳,場外的應援團還是不放棄使出渾身解術,想要重新燃起球迷的心,曾經在一場兄弟與統一的傳統大戰,兩隊球迷合力以9分41秒不間斷的波浪舞創下了金氏世界紀錄,小胖笑著說「我們是最會玩波浪舞的球隊啊,因為兄弟象最多的就是球迷!!!」如今,球場的海波浪越來越短,只有在好想贏韓國的悲情呼喊下,主流媒體才又關心起台灣的國球,在吵鬧的口水中過了好多年,大人口中的振興國球,仍是座椅更新、美食街進駐、偶像女團應援等的『娛樂話題』,這些改變對在球場工作的小胖來說,似乎還少了一點什麼,自從他去日本看了一次比賽後,更相信棒球不該只是如此。

日本職棒休賽期間,球迷與觀光客可以隨著導覽人員進入球場,一窺那些在開賽期間進不去的場域,例如牛棚、球員休息室以及播報室,小胖曾經在七天之中跑了六座日本球場,發現東京地區的日本球隊中,橫濱隊的向心力是最強的,在日本看球不只是球賽而是一種『生活文化』,當他坐在左外野屬於客隊的區域,依舊能感受到被全場橫濱球迷包圍的壓迫感,當球隊取得領先,會覺得加油聲是從四面八方殺過來,「有一次我在阪神球場看球的時候,前面是一位5、60歲的阿北,喊得比誰都大聲,整整站了9局都沒有坐下,不禁想起我們的江大帥!」這樣的基本教義派球迷,近幾年也慢慢的在台灣的觀眾席上消失。

在日本,你在外野看見的大都是年輕球迷,越往內野坐的反而是資深老球迷……」年輕的時候進入球場一定會因為經濟因素,選擇票價便宜的外野,不過熱情讓他們三不五時就進球場看球,而許多看球很多年的的老球迷,往往因為上班因素,進場看球的時間少了,但反而更有餘力選擇高價的內野席次,坐在舒服的內野,四周有不斷穿梭的多家啤酒促銷妹,燒烤串燒、美式油炸各國美食,方便一邊看球一邊吃,相約成群,遇到得分的戰況,還是會站起來搖晃吶喊,一如年少時的狂熱。

即便是坐的位置不同,可以感受到所有人的熱情都因同一顆球而燃燒。

「窮則變,變則通,我們開始做更多的行銷活動,為了讓球迷再次喜歡這個球隊。」製造話題雖然吸引人潮,卻也將台灣的棒球開始推向娛樂化。

有多久沒有跟著大帥的『死拉~死拉!』瘋狂大吼?還是早已跟著加油女孩一起唱跳球員應援曲?球迷有世代交替,應援當然也要趕上流行,電子舞曲取代了部分現場演奏,各家主場架起更高分貝的音響放送著專屬應援曲,小胖高大昌笑著說:「如果現在站上打擊區的是鈴木一郎,都會忘記誰在前方應援了~」雖說是玩笑話,但是這一年恰恰的引退賽程來到一半,不管是和哪一隊開打,彭政閔一上場就是所有目光的焦點,每個人都想多看一眼那揮棒的風采,以及和投手纏鬥的精彩對決,從二代象一路走來,創造金冠軍的這群小象,始終是一支用七分戰力去打對方十分戰力的球隊,恰恰身上流著的是『永不放棄』的兄弟精神,並且默默的掌握好每一次熱身練習,一如鈴木一朗說過的「完成夢想,就是累積微不足道的小事」。

這場花蓮的獅象戰,七局下,中信兄弟已經取得7:3的領先優勢,站了整場的小胖終於有了喘氣的機會,現在的他也慢慢將應援的主持棒傳承給年輕人,「讓棒球成為一種文化,比賽時間一到,全家大小都往球場移動,那就是我嚮往的生活。」總笑說自己是肥宅的小胖,「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不管肩膀上扛著旗幟是兄弟象還是中信兄弟象,著心裡的聲音,他的棒球夢一步一步的慢慢實現。

心存善念 盡力而為 ___By 2019 高大昌

Life is a maze and love is a riddle
I don’t know where to go, can’t do it alone
I’ve tried and I don’t know why

Slow it down, make it stop or else my heart is going to pop
’Cause it’s too much, yeah it’s a lot to be something I’m not
I’m a fool out of love ’cause I just can’t get enough

電影《魔球》的片尾,輸了季後賽的布萊德彼特獨自一人開著車,車上播放的這首『The Show』,是女兒彈著吉他,唱給老爸的勇氣。

人生不如所願那就享受當下那個已經盡了全力的自己。

 

想到小胖說過他在開車的時候會一直聽著《長途夜車》這首歌,不管是南下或是北上的路途,他會扯開喉嚨不斷地唱著『人生是高速公路,我是趕路的車…』,網路的年代,你有多被喜愛,就會多被厭惡的可能,不論球隊戰績好或壞,因嫉妒而發酵的網路酸民酸語,不曾停止過,在別人眼中的他甚為風光,背後卻是開著2噸半貨卡四處飄浪的生活,穿梭在只有一個人的高速公路,不知是哽咽還是口乾,唱著副歌那段『看不到出口在哪裡,我漸漸失去自己…』一遍又一遍唱到沙啞,不過歌唱完了,載滿著加油道具的貨車,要去的,都是最溫暖又熟悉的家。

我只是暫時失去方向,我一定會找到,回去的路 ——《滅火器 長途夜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