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6

鐵壁堅城論守備(下):球場之上的難以估計。

數據上說守備不重要,所以應該要人人有功練,大家守游擊,反正最後繳出來的數字都會差不多,一切砲管決勝負。然而事情真的可以這樣推論嗎,這樣極端看輕防守的言論又有什麼問題存在,就讓這篇文章來解答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Cin Dia

那我認真覺得王威晨有點神奇
雖然他是游擊底,先轉二壘再去三壘,但無東融的現在,只要岳哥又痛痛(欸我說了"又"?),他就優先去二壘,一三壘蘇基分
嗯.....岳哥痛痛,本來二壘替補是一軍正選級,現在變成1.5軍或萬年二軍,由奢入儉好難過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游擊底就代表他天賦還不錯啊,然後老實講他的二壘守備範圍指數有點小,我猜他缺失的應該是夠好的第一動,他會是很好的三壘、合格的二壘,然後他的打擊如果放在二壘就不會被一些大德嫌棄了 XD

Cin Dia

守中線有點難大概是因為大學的那個傷
兄弟自家教練團是覺得他橫向移動慢了點,但前後移動很快,所以守角落很適合
啊他打擊就......技巧派,穩定輸出的第一棒,我是覺得沒什麼好嫌的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Cin Dia 主要是會被嫌棄長打力不夠,如果他的競爭者是許基宏或是蘇緯達的話……

Cin Dia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嗯.

Cin Dia

是沒錯啦....畢竟角落一般來說是砲手,中線長打隨緣
但去年開始,嫌他的真的少很多了
說到底,他現在算是聯盟最好的三壘手....打擊穩定且防守/長傳都穩,兩端均衡
蘇基的三壘都有點.......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Cin Dia 許基宏還練外野,我是有點擔心會不會被弄壞了。

Cin Dia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嗯......經過去年,許基宏應該就一壘正選了啦.......
外野應該是當年還在二軍苦熬的時候加練的,應該

fb - Lin Kaede

基本上棒球都是比誰的得分比對方多,長期演化下來都會朝攻擊方面做主要的強化(強化的難度又相對簡單),回不去也是可預期的,但不代表守備的訓練可以放著爛就是

然後上半篇的連結錯了喔w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修正了謝謝指教~是說守備「放著爛」這點,我是覺得有時候已經把先天缺乏的人丟去那邊了,然後還出包這可能不能怪球員……(看著從林智平身邊穿過的強襲球)

fb - Lin Kaede

原諒我說的不精確,應該是說該有的訓練還是要練,不是因為說攻擊向是目前主流所以守備訓練就隨便,然後把人放錯位置練錯東西就不是選手的問題了w

前一篇的結論說「從數字上來看,守備誰來站都差不多」肯定有人不服氣,如果真的誰來站都只差一點點,選秀不就乾脆砲管一路選到底,守備位置都不用顧慮?

 

如果你沒看過「前一篇」,請看鐵壁堅城論守備(上):數據之間的微小差距。

 

對此,我要說……這些異議是有道理的。

達成「誰來守備都差不多」有前提,要瞭解這個前提,得先從「守備光譜」這玩意開始說起。

先為不知道的人解釋什麼叫守備光譜,這是由Bill James提出,藉棒球先進引進臺灣的一個概念,具體上做成圖會像這樣:

 

守備光譜
守備光譜示意圖
感謝本站作家驅魔神探製圖

 

雖然守備光譜經常被當成表達守備難度的量表,若是探究原文,就會知道並非如此。

守備光譜一詞出自 " The Mind of Bill James " 一書,內容僅有短短幾行,且摘錄如下:

 

" The defensive sepctrum is a rough guide to the raw abilities needed to learn each defensive position. It runs : DH 1B LF RF 3B CF 2B SS. The catcher is unique , outside of the spectrum. "

 

依照原文,守備光譜的比較精準的翻譯應該是:

 

「守備光譜是一個對學習每個守備位置所需先天能力的粗略指南,依序為:DH、1B、LF、RF、3B、CF、2B、SS。捕手有其獨特性,獨立於光譜之外。」

 

是的,守備光譜這一理論說的是「先天對學習守備位置的能力要求」,近似於該守位防守難度但不完全相等。

最右邊的游擊需求能力繁多, 同時具備多種天賦才能扛起游擊區的防守,如果有所缺失或是能力不足以應付某一層級的比賽,就會被往左挪。守備光譜越靠左代表守備能力越缺乏,讓一個二壘手轉游擊或許勉強能用,讓一壘手轉游擊肯定雞飛狗跳。

因此,前面文章雖然都在強調「守備在數據上僅呈現微小差異」,這句話的前提是建立在這些游擊候選球員在職棒層級所需能力至少都在教練的忍耐線上,要是所需能力缺失太多,短時間或許看不出差異,一拉長肯定飛天遁地,而且在飛天遁地以前通常教練的耐心會先用完,決定直接把選手丟冰箱或丟二軍。

這幾年我們有一個活生生血淋淋的案例,他的名字叫做高國麟。

 

羅國麟
如果守位移動太過頭就會產生高國麟這種案例
圖片來源:義大犀牛職棒隊EDA Rhinos

 

 

高國麟被義大挑上之後從外野轉內野,位置是教練調的,教練卻無法忍受他的游擊守備,最終搞到他被浪費了幾年,好不容易才在2020年重新在外野抓住機會。

 

延伸閱讀:有關高國麟的職業生涯如何因為失敗的守位轉換被蹉跎,請參見「金鱗竟成池中物?」一文

     

或許可以說「角落外野遷往游擊本來屬於守備光譜逆行,可能有天賦缺失問題,會出事在情理之中」,那在這裡我再舉一個例子:陳金鋒。

雖然在中職球迷的心中陳金鋒一直是外野手,不過他在旅外時期也曾經為了爭取上場機會改練一壘。理論上守備光譜順行應該沒什麼問題,在02年看起來也很正常,結果03年問題一口氣爆發,在這一年的前7場比賽,陳金鋒守備一壘就發生了3次失誤。

根據文生大叔所說,陳金鋒在「看起來很正常」的02年就因為一壘守備壓力而弄到晚上睡不好,看起來很正常不代表真的正常,壓力還是會累積的。

於是乎陳金鋒只好放棄轉戰一壘的計畫,直到2016年明星賽他再次站上一壘防區,還接到傳歪的一球而且觸殺跑者出局,如果知道十幾年前那段短暫故事的球迷,看在心中必然感慨萬千。

心理素質強健,有能力攻守分離的陳金鋒在一壘手的崗位上堅持了大約一年,最後還是沒辦法勝任,比較幸運的是沒有對他的打擊造成致命性的影響,守備位置換一換,被換到不會打球的故事也是有的。

若要論到這幾年來最可能的受害者,我會跟你說是余德龍。  

 

 

余德龍
說到守備位置換來換去,余德龍應該是近年來最具代表性的球員
圖片取自運動視界圖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