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2

The Last Strike-傳奇教頭與他們的傳奇:聽與看,Alex Ferguson的要點

當你年輕時,你不僅想要飛到月球,而且是馬上就要到哪兒!通常這是由於熱忱(enthusiasm)在驅動著你;而當你逐漸成熟,你的熱忱通常會被經驗(experience)所中和。我們都是DNA排序下的產物,但我們卻有兩種可以實現自我掌控的有力工具,那便是耳朵和眼睛,注意聽、仔細看,在人生中好好使用它們,這可是偉大教練如Alex Ferguson,首先要告訴我們的要點呀……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The Last Strike-傳奇教頭與他們的傳奇:教練群像

The Last Strike-傳奇教頭與他們的傳奇:Coach K的部署

Alex Ferguson可以說是紅魔曼聯的代名詞,從1986到2013年,他率領球隊拿下38項獎盃(包括13次英超聯賽冠軍和2次歐洲冠軍盃冠軍,更在1999年囊括歐冠、英超與足總盃三冠王),他是那種極少數可以同時在足球員還像工人階級男孩和足球員變成大都會全球知名巨星的時代都帶出優秀戰績的總教練。Alex Ferguson退休後曾寫過一本書叫Leading,顧名思義是在談論領導的書,畢竟有許多人都想知道究竟他是怎麼做到的?他是如何帶領球隊創造如此的豐功偉業?當然一名教練的領導哲學,僅透過一篇文章或一本書是完全無法窮盡的,那是滴水穿石、日積月累下來的結果,不過在Leading書裡開篇,對於如何領導一支球隊(如何變成優秀的教練、球員,甚至拉遠一點,變成一個更好的人),Ferguson倒是提示了兩個要點:

 

用心聽

 

Ferguson說很多人都不願意花精神在傾聽上,尤其當他們獲得了世俗所謂的成功時,自然而然便會有很多人聚集在身旁,不管你說什麼他們都會點頭稱是,逐漸地你會變得只聽得見自己的聲音,會覺得自己知道任何事,但這習慣相當危險,因為如果你不專心聽,恐怕會失去很多東西。好比說1992年在曼聯與里茲聯的一場比賽後,Alex Ferguson跟球員們聚在一起,他聽著Steve Bruce和Gary Pallister等人分析並大力稱讚對手Eric Cantona,這段討論令Ferguson印象深刻,儘管當下沒有任何行動,但已種下日後曼聯買入這位法國球星的種子。而就算曼聯已經簽下了Cantona,Ferguson仍舊詢問法國籍教練Gerard Houlier和法國記者Erik Bielderman,想要聽聽他們的意見,以便能夠更了解Cantona,他甚至諮詢了法國球王Michel Platini,Platini回覆曼聯這個簽約是正確的,Cantona只是需要教練給他多一些理解與時間!Alex Ferguson說上述這些聽來的建議無疑讓他找到管理Eric Cantona的最佳方式,日後Cantona迅速變成了老特拉福的「國王」,而日後回想,這個簽約,可能是整個1990年代,曼聯最重要的一個決定了!

 

 

另外一個例子發生在Alex Ferguson還在蘇格蘭擔任Aberdeen(隊)教練的時候,1983年歐洲優勝者盃決賽他們將對上西甲豪門皇家馬德里,而對方的教練呢,則是大名鼎鼎、不可一世的Alfredo Di Stefano。Ferguson聽了另一位他心目中優秀的蘇格蘭教練Jock Stein的兩點建議:首先,比賽前一天練習時,務必要讓皇馬先練球,讓他們覺得小球會Aberdeen正在觀賞自己演出;另外,別忘了帶上一瓶上好的蘇格蘭威士忌給Stefano!Alex Ferguson兩點都照做了,他說當他把威士忌拿給Stefano時,阿根廷人嚇了一跳,但這也讓Stefano放鬆了戒心,最後, Aberdeen居然以2比1擊退了西班牙強敵。而雖然說情況並不見得如此,但Alex Ferguson可能還是會謙虛地說,幸虧他聽了Jock Stein的建議,用一瓶蘇格蘭威士忌的成本,就拿下了歐洲優勝者盃!

 

注意看

 

Ferguson認為觀看是另一種被人忽略的重要技能,而它跟傾聽一樣,幾乎不用花什麼額外成本。觀看可分成兩種,首先你要看細節(details),然後你要再看大局(big picture),也是在Aberdeen時期,Ferguson雇用了Archie Knox擔任球隊助理教練,Ferguson自陳當時的他尚未能真正體會看細節和看大局的不同,過了一段時間Knox突然問Ferguson為什麼要雇用他?乍聽這個問題Alex Ferguson相當困惑?他便再細問Archie Knox為什麼要問這個?Knox回說:因為如果你再堅持自己要管球隊所有的東西的話,那麼我什麼工作都不能做了!這位固執又堅持的助理教練接著又對那位也算固執又堅持的總教練說:你(Ferguson)不需要主導球隊練習,那是我助理教練的工作,相反地,練習時你應該站在邊線,仔細地觀看和思考就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