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6

《日蝕之後:堅持、無悔,曹錦輝的真實告白》─ 重返大聯盟 不可思議的旅程

2003年我第一次升上大聯盟的時候,可能有點覺得理所當然,覺得一切都是自己努力換來的,自己本來就應該在那個位置,但是這一次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我每天醒來都告訴自己說這太不可思議了,我居然還在這裡,居然還能和這些頂尖高手同場競技,還能享受到這些大聯盟球員專屬的待遇。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李小鼻

講一些543的,張誌家也很喜歡交朋友啊!

日蝕之後:堅持、無悔,曹錦輝的真實告白

曹錦輝 著、文生大叔 文字整理 / 堡壘文化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190-200)

最後的大聯盟之旅

道奇隊的戰績很好,賽前進場的觀眾很多,我們在車陣中慢慢前進,好不容易才開進選手停車場,球場外觀設施看起來都沒什麼改變,要等電梯一直下到地下室,我才發現和八年前比起來,整個選手休息室已經被整修得像是個皇宮一樣;以前的主場休息室只是一個長長的空間,然後兩邊靠牆擺著簡單的置物櫃,但是現在看起來整個球場地下全都被擴張打通,空間寬敞無比,也多了很多新的多功能設施,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負責照顧球員的休息室經理還是我記得的那一位,他叫米契‧ 普爾(Mitch Poole),從小就在道奇球場擔任球童,多年來慢慢一步一步晉升到主場休息室經理; 他曾經多次隨道奇隊出國照應選手,也和美國職棒大聯盟明星隊到過臺灣,是一位經驗豐富也非常風趣的人。

Mitch Poole

我和一起上來的三A隊友都是來到全新的休息室,米契跟我們一一介紹浴室、餐廳、治療室,還有健身室的位置,其他還有裝備室、媒體室、影像中心、室內牛棚、打擊練習區等等,我們記都記不住;然後米契領著我到我的置物櫃,親手拿出大聯盟球衣給我,他說,「你還記得春訓的時候,我說過等你上大聯盟,我會幫你準備一件特別的球衣嗎?這就是了。」

我接過球衣,上面寫著我的名字TSAO,號碼是四十四號;米契問我記不記得這個號碼,我說我當然記得,這是2007年我在道奇隊大聯盟的時候,隊上終結者齋藤隆前輩的球衣。

那年在道奇隊的投手陣中,有我、郭泓志,還有齋藤隆前輩三位亞洲選手,齋藤前輩非常平易近人,對我們非常好,也常常與我們開玩笑鼓勵我們;他最常跟我們說到自己來美國時並不被看好,必須從小聯盟開始,但是他持續努力,第一年就入圍新人王,還以終結者的身份入圍賽揚獎,表現大大超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米契說:「這件四十四號球衣我從春訓就故意收起來,就是要留著等你來穿,我希望兩個四(Four)可以為你帶來好運(Fortune),但是更希望你可以和齋藤一樣, 為這個號碼帶來榮耀。」

當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心裡的那種感動,只覺得說,怎麼會有這麼用心、這麼美妙的一個安排?

我從前一年開始訓練,雖然身邊一直有朋友陪著我、鼓勵我,但是他們其實並不懂美國職棒,而經紀人也有其他球員要照顧,沒辦法只專注在我一個人身上,所以我在這條路上是有點寂寞的,碰到瓶頸也只能自己想辦法堅持過去;米契的這幾句話和他的用心都讓我覺得溫暖,也感受到原來我的努力有人默默在關心,也默默花了心思去為我做準備,真的很讓人感動,那是我在決定嘗試復出之後,第一次真正感覺到說, 「啊!原來我也是大聯盟選手的一份子呢!」

在大聯盟的前兩場比賽,先發投手的表現都非常好,第一場的先發投手是當家王牌克雷頓‧ 柯蕭(Clayton Kershaw),他是2008年上到大聯盟的,所以前一年我在道奇隊牛棚的時候沒有碰到過他;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看到他投球,他投得非常好,是一場完封,看到他對變化球的掌控還有在投手丘上的拚勁,我立刻了解為什麼他這麼年輕就成為道奇隊的王牌投手。

第二場的先發投手是柴克‧ 葛蘭基(Zack Greinke),他也封鎖了對手八局,連續兩場比賽看到道奇隊一左一右兩位王牌投手的優質表現,我們牛棚總共只出動了一位投手上去收尾,其他的人就是盡量在比賽的過程當中觀察對手,同時也找時間自己活動一下,盡量保持球感。

第三天的對手換成是釀酒人隊,先發投手雖然表現很好,但是因為打擊被對方投手封鎖,一直沒有得分,所以我們牛棚很早就開始準備,只要進攻時一有調度,我們就要準備上場投球;到了六局下總教練派出代打時,我就被牛棚教練叫起來準備,我記得我在熱身的時候手臂狀況還好,心情也不緊張,感覺就跟在三A的比賽一樣,唯一的差別就是覺得這一天終於到了,我努力了一年的目標馬上就在眼前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