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1

【棒球名言堂】蘇建文:我們不是主角,沒有噓聲就是一個好的比賽、好的裁判。

蘇建文執法的精準,讓在現場觀戰的王貞治讚不絕口,王貞治說:「如果主審都能有像他這樣果斷的判決,相信能得到每個人的認可。」事後蘇建文受訪時仍維持一貫謙虛的態度說:「我們不是主角,沒有噓聲就是一個好的比賽、好的裁判。」輕描淡寫,卻一語道盡全天下裁判的內心獨白。

請繼續往下閱讀

SAM803

去年蘇老師在好壞球判斷偏差感覺不像過去那麼精準,感覺應該是年紀影響動態視力,是時候該慢慢培養新人退下來了

蘇建文
中華職棒資深裁判,生涯執法超過3,000場、臺灣大賽總場數超過100場,皆為史上第一人;國際賽執法經驗豐富,於亞洲職棒大賽、世界棒球經典賽、世界棒球12強賽等一級賽事擔綱裁判重任皆有好評,判斷果決、執法嚴謹,深受國際肯定。


 


做出中職史上第一支全壘打判決的資深裁判周駿勝教練曾說,「觀眾賽後不知道是誰執法,對裁判而言就算成功。」這對每個尊重職務、嚴謹執法,以維繫賽事公平流暢為己任的裁判來說堪稱準則,尤其對中職執法總場數超過3,000場的蘇建文而言,更是如此。

 


蘇建文並非棒球科班出身,他打過排球校隊,成為棒球裁判前當過保險業務、鞋廠行政,還做過美容院主管;蘇建文過去接受《職棒雜誌》專訪時表示,會當裁判是因為太太在1991年看到中職徵裁判的分類廣告,鼓吹沒有包袱的他去嘗試看看;徵人啟事上寫「棒球國手尤佳」一度讓他覺得自己沒指望,但沒想到最終他仍緣繫中職。

 


蘇建文是在200餘人取4、低於2%的錄取率中脫穎而出的,他能雀屏中選源自當時日籍裁判柏木敏夫的一言襄助,這位同屬非棒球員出身的裁判點出「非科班出身者,仍可透過訓練成為優秀裁判」的關鍵,正是前輩的一句話讓蘇建文得以入行,從1991年執法至今,一晃眼卅年過去了。

 


裁判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有功無賞、打破要賠」的是考語,過去我讀過某篇國外專欄上有句令人印象深刻的名言:「冬天雪融了、球季開打了,最棒的是,你又可以進場噓裁判了!」誠然,裁判承擔壓力,體力與精神耗損亦極大,除了常遭觀眾噓聲伺候,近年加入電視輔助判決後,人為難免的誤判更常被放大公審,讓裁判飽受非議。

 


裁判堪稱場上最能影響比賽的隱形人,例如2006年臺灣大賽首戰,統一獅洋砲布雷(Tilson Brito)飛越全壘打標竿上空被判定為界外的消失全壘打;如2010年大聯盟一壘審喬伊斯(Jim Joyce)讓老虎隊投手賈羅拉加(Armando Galarraga)與完全比賽錯身而過的誤判;跨類別經典則有1986年世界盃足球賽,球王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靠「上帝之手」進球讓阿根廷在半準決賽淘汰勁敵英格蘭,最終拿下冠軍;裁判一個判決可能改變比賽勝敗、決定系列賽走向、甚至影響整個運動史。


即便機器都會出錯,人為誤判在所難免,但裁判必須具備威信,因為比賽兩造都會對判決有意見,只有裁判服眾才能讓賽事順利進行,否則比賽就會演變成一場鬧劇;蘇建文認為,判決有爭議,賽後都可提出檢討改進,但判決當下一定要有自信,如果連自己都猶疑不定,他人如何信服? 

 


大家都知道職業球員常承受運動傷害,也必須為工作犧牲陪伴家人的時間,其實跟著球員一起運作賽季的裁判亦是如此;蘇建文擔任裁判長年在外出差,無法參與小孩成長的重要過程,內心難免遺憾;職業傷害更是在所難免,隨年資而來的勳章是脊椎骨刺和腿部肌腱撕裂傷,屢遭球吻更是不在話下,即便滿身護具,也難逃倏忽而來的硬球攻擊。

 


儘管要和壓力、傷勢與批評共處,但這並不影響蘇建文的工作熱忱,儘管執法年資近卅年,每晚剛開賽他都還是會給自己壓力,逼自己從首局起就把判決工作做好,讓比賽順利進行完畢;雖然艱難判例經常挑戰其專業,但在他心中這份工作帶來的最大成就感也正來自於艱難判例,尤其在電視輔助判決中需透過一格格回放良久才能看清的Play,事後證實裁判第一時間的判決是正確的,那個瞬間帶來的成就感更堅定他的自信。

 


套用網路球迷常說的一句話:「看完國際賽,才知道中職裁判水準高。」

 


2015年世界棒球12強賽,在天母進行日本與墨西哥之戰由蘇建文擔任主審,9局落後1分的墨西哥由9棒羅培茲(Alfredo Lopez)進行短打,他被投手近身球逼退倒地,為求上壘佯做痛苦向蘇建文示意觸身;但蘇建文果決判定此為擦棒界外,即便墨國總教練抗議他仍維持原判,讓場邊臺灣球迷以郭嚴文應援曲改編之「超級喜歡蘇建文」為其火眼金睛喝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