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7

日漸消失的NBA絕技:垃圾話的藝術與禁忌

籃球場上,除了球技較量,嘴上較勁也是重要一環,這種話語的對決,或者說是“diss”已經是黑人文化根深柢固的一部分,從非洲傳統到Hip Hop和說唱音樂中的rap battle,即席的貶損創意和藝術從音樂一路延伸到球場上的挑釁和示威,特別是當打出絕佳好球,再噴一句落井下石又不帶髒字的diss時,對方不僅莫可奈何,鬥志也被削落一大截。

作者:Sim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93年,賽爾提克隊對上溜馬隊,比賽關鍵時刻,Larry Bird看見守他竟然是菜鳥,轉頭就對溜馬隊板凳嘲諷,「我了解你們的絕望,但至少也派個會祈禱的來守我吧?」最終綠衫軍在大鳥帶領下贏得比賽。

延伸閱讀:

 

籃球場上,除了球技較量,嘴上較勁也是重要一環,這種話語的對決,或者說是“diss”已經是黑人文化根深柢固的一部分,從非洲傳統到Hip Hop和說唱音樂中的rap battle,即席的貶損創意和藝術從音樂一路延伸到球場上的挑釁和示威,特別是當打出絕佳好球,再噴一句落井下石又不帶髒字的diss時,對方不僅莫可奈何,鬥志也被削落一大截。

 

最早期,垃圾話就如同黑道一樣,直接了當的恐嚇為主要訴求,例如「我要殺死你」、「我不確定你上場後還能用走的下場」等,以活塞隊的壞孩子軍團為首,老大Isiah Thomas更是以連環髒話著稱。之後聯盟希望肅清這種找架打的氛圍,於是乎以創意羞辱人的垃圾話黃金世代引領風騷,除了Bird外,包含Scottie Pippen對Karl Marlone那句「郵差禮拜天不上班」至今仍令人津津樂道,造就出許許多多難忘懷的垃圾話經典之作。

 

然而,NBA在垃圾話黃金世代如Bird、Michael Jordan、Gary Payton和Reggie Miller等人退休後,隨著全球化、聯盟強化管理以及球員彼此間禁忌甚多,垃圾話漸漸失傳,有部分甚至轉移到社群媒體上。

 

一切都是為了贏球

「It’s all about winning.」垃圾話以兇狠著稱的Kevin Garnett說道,Garnett的垃圾話砲火範圍極廣,從球員、教練、裁判到記者和場邊的爆米花小販都曾經招殃,「我認識所有善於說垃圾話的球員,Gary Payton、Michael Jordan、Charles Oakley、Tim Hardaway,他們的垃圾話都是有意義和目的性,最終目標都是想要贏球。」Garnett在1999年母親節用髒話祝Tim Duncan母親節快樂,然而Duncan的母親早已過世。

 

Bird也認為垃圾話是想摧毀對手信心,考驗對手心理素質和抗壓性的高低。早期的垃圾話充滿黑道風格,如「我今天要在場上殺了你」等恐嚇題材,活塞的壞孩子軍團就是典型案例,就連總教練Chuck Daly在練球時都會隊球員說,「娘炮,給我硬一點!」隊長Joe Dumars上場就會對防守的對象說道,「我會打得滿地找牙齒,準備好下輩子只吃流質食物了嗎?」談到垃圾話就不得不提Isiah Thomas,他就如同壞孩子軍團的教父,能面帶笑容地狂噴垃圾話,基本上髒話不離口,各種問候家人更是花招百出,「我們就是想嚇到對手還沒上場就會怕。」Daly說道。

 

籃球之神Michael Jordan也被認為是垃圾話界的大師,諸如嗆Dikembe Mutombo閉著眼罰球也能罰進等,即便遇上同樣擅長垃圾話的Gary Payton,也不落居下風,有次Payton對Jordan吼道,「Michael!老子也拿到百萬年薪了,也能買法拉利。」Jordan看都沒看回他說,「歹勢,我的法拉利是車商送的。」

 

在Magic Johnson退休後,Jordan造訪湖人時對他說道,「自從你退休後,我到洛杉磯打球都提不起勁,要帶小孩才不那麼無聊,打湖人就像是逛街買東西一樣。」而Johnson只能笑笑,但Jordan沒有打算就此饒過他,「不過如果你回來打球,為了表示對你尊重,我只會帶一個小孩來。」Jordan這麼愛講垃圾話的原因一部分是習慣,把籃球用嘴巴噴出來,另一部分是想先打壓對手士氣,「如果被我噴垃圾話就能嚇到或猶疑,那根本不配當我對手。」

 

而目前NBA最出名的嘴砲王Draymond Green也喜歡用垃圾話來打擊對手信心,「連言語和挑釁都撐不過去,那想都別想在球場上贏過我。」2016年總冠軍賽,LeBron James面對Green火力全開的垃圾話也不甘示弱回噴好幾回,他賽後表示這是種激勵,「不是真的罵人,而是氣勢的輸贏。」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