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7

異鄉足球挑戰(五)- 新冠疫情下的一年

2020年,對於日本全國高校各競技社團來說,是很辛苦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夏季總體中止,秋冬也只有部分項目的賽事可以繼續進行,還得帶著「疾病」、「感染風險」、「全國大賽隨時會中止」的不安在心裡。 在有限制的狀況下,都道府縣的高校足球地區預選正常舉行,全國大賽也在首都圈發佈緊急事態的下平安完結,日本足球青年的「冬季物語」,正式告一段落。今天,我想要講的,和全國大賽沒有什麼直接關係,都是發生在地方預選的插曲,關於台灣足球留學生的2020年。

作者:SPORTSP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帶著這個疑問,安柏勳和球隊一起迎向聯賽,以及充滿未知的選手權大賽。

 

解除煩惱的鑰匙-就是進球

 

在第一場聯賽,就實輸給了鳥取的米子北高,但安柏勳說,面對這樣的球隊,球隊並不是被壓著打的一方。

 

「雖然輸球,但我們並不差,也感覺到大家越來越有信心。」

 

到了第二場,就實對上前一年進入全國大賽的岡山學藝館。就實原本落後兩分的局面,先追回一分。下半場剩不到20分鐘時,安柏勳替補上場,球隊在第86分鐘取得追平分。延長加時的最後一刻,安柏勳進球,為球隊贏下了聯賽的第一勝。

 

「我有把那場比賽的報導截圖下來。」
透過電話,也能感受到他對於這顆進球的喜悅。

 

「今年因為疫情,聯賽取消了升降制,在無法到縣外移訓、交流賽銳減的狀況下,聯賽變成可以做各種新嘗試的舞台,可以讓更多一二年級上場表現。緊急事態解除後,球隊一直找不太到狀態。一直到對戰岡山學藝館贏球後,有種球隊總算上軌的感覺。現在回想起來,柏勳替補上場後踢進的超前分,那真的是球隊轉變的,其中一個契機。」(須田二三明監督)

 

「上場就只想著,要幫球隊進球,那種想進球的心情很強烈。」

 

須田監督認為,來到日本後,安柏勳逐漸成長為一位會令防守方感到壓力的前鋒。他有身高、原本比較依賴左腳的他,現在右腳的技術也變好了。更重要的是,他能在前場有效地給予對手壓迫、也可以拿住球,讓球隊的陣線可以往前,更靠近球門,對岡山學藝館的進球,代表他能在比賽後段幫助球隊,成為能夠上場為球隊奮戰的選手了。所以,在這之後,只要來到下半場,球隊需要得分,監督就會換他上場。

 

「前鋒這個位置,需要很好的心理素質,因為前鋒是離球門最近的人,如果他能夠搶下球、在前場把球控下來,都有可能創造機會,扭轉局勢。對於這年代的選手來說,大比賽的一顆進球、一場勝利所能帶來的事物,很巨大。」

 

透過這顆進球,安柏勳好像走出了煩惱,也找到了自己在球隊中的位置。

サッカー部保護者撮/本人提供
球隊家長拍攝/本人提供

 

難忘的準決賽

 

不過呢,球隊在聯賽還是輸多勝少的狀態。
就在這樣帶點信心、不安的氣氛下,就實高邁向選手權賽事。第一場就實4-0拿下勝利,第二場準決賽遭遇到的對手就是當地的傳統名門-作陽高校。上半場1-1平手,後半場作陽率先進球,過沒多久,安柏勳替補上場。

「記得自己是在1-2落後時上場的,5分鐘後我們進了第二球,就這樣一路僵持到最後的PK戰,輸給了作陽高。」

 

在這場比賽,安柏勳先是擔任4-4-2的雙前鋒,追平後球隊為了避免失球變陣,一度被調去踢左邊鋒。

 

「只要贏了這場,就可以進決賽。明明全國就在眼前......,真的很可惜。」

 

正式大賽穿著16號的安柏勳
サッカー部保護者撮/本人提供

 

安柏勳剛去日本的時候,發現自己和隊上有一段落差,為了跟上球隊,每天除了學語言和固定的練球,回到住處後還會自己加練30分鐘,設法加強自己的技術,從原本不會被登錄,一路努力到正式賽事的大名單裡。

「今年我要升高三了,是決勝負的一年,希望能和球隊一起,在新人大賽、夏季總體、岡山縣選手權優勝,拿下挑戰全國的門票。」

 

經過兩年的累積後,在場上作為前鋒,安柏勳的武器變多了。在日常裡,早早開始住宿生活的他,已經完全適應了日本高校的生活。監督提到,隊友都說安柏勳的個性能收能放,做事很認真的人。對於未來,他還在思考,還有一些迷網。唯一確定的是,他一定會更用力地去面對每一次的練習與比賽。

 

因為他已經深刻的體會到,一顆進球、一場勝利的重量了。
那是會上癮的。

 

最後一年-開志國際,陳世賢

 

在台灣待最久的一年

 

讓我們把畫面轉向現在正下著大雪的新潟。
2020年,曾在U15國家隊和安柏勳當過隊友的陳世賢,迎來了自己在開志國際高的最後一年。
二月底,受到疫情影響,學校一度全面停止活動,開志國際的台灣留學生們也被迫回到台灣,原本以為很快就能回去學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