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7

異鄉足球挑戰(五)- 新冠疫情下的一年

2020年,對於日本全國高校各競技社團來說,是很辛苦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夏季總體中止,秋冬也只有部分項目的賽事可以繼續進行,還得帶著「疾病」、「感染風險」、「全國大賽隨時會中止」的不安在心裡。 在有限制的狀況下,都道府縣的高校足球地區預選正常舉行,全國大賽也在首都圈發佈緊急事態的下平安完結,日本足球青年的「冬季物語」,正式告一段落。今天,我想要講的,和全國大賽沒有什麼直接關係,都是發生在地方預選的插曲,關於台灣足球留學生的2020年。

作者:SPORTSP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隨著全國緊急事態宣言發佈,一等就等了快半年的時間。這段期間,除了雲端課程,留學生只能自己想辦法,透過以前的隊友、教練去找地方練球,維持踢球的球感。

 

「有時候在健身房練一練,會突然想提下來,然後腦中就會出現
『我現在做這些,到底要幹嘛?為了什麼?』」

 

2019年參加BeHero的開志國際

 

對於高三的陳世賢來說,夏季總體中止、習以為常的足球生活瞬間變了樣,還不知道秋天的選手權踢不踢得成。2019年,開志國際在16強戰輸給了明訓,替補上場的陳世賢,沒辦法幫助球隊逆轉,讓學長繼續走下去。賽後又馬上回台參加U18集訓,最後沒有進入大賽正式名單。12月隨隊來台參加交流賽,剛好球隊處於重整期,怎樣都踢不順。看起來,他的2019年,過得有點鬱悶。

 

 

 

原本以為,高三可以做點什麼,卻碰上新冠疫情。不幸中的大幸是,他剛好遇上台灣青年聯賽元年,還可以藉實戰去維持狀態,日本的球隊大多數都只能自主練習,他可以一邊踢球,一邊等待不知何時才開通的日本入國許可。

 

 

終於,8月日本宣佈,開放居留證尚未過期的外國人入境,陳世賢回到日本,完成隔離後投入球隊訓練,準備迎接選手權新潟縣預選賽。但他又因為15天的空白,狀態有點跑掉。

 

「那時候就踢很爛阿...,連在B隊都覺得自己有點跟不上。在台灣感覺有找些什麼,結果過個兩周,通通都不見了。」

 

一回戰,他沒有被登錄,二回戰上了半場。那段時間傳訊習問他狀態時,回傳的內容開頭大多是不太好、不太妙之類的話。很快地,賽程來到16強階段,對手又是地方決賽常客新潟明訓高。

 

「我很緊張,我怕我們跟上一次一樣輸掉,我怕我對球隊沒有貢獻,我怕我表現很差,都快沒自信了,今天練球時也不知道在幹嘛,連最簡單的停球傳球都讓我覺得好難....」

 

和去年那種只想上場的興奮相比,他多了背負球隊前進的責任感。因為知道對手的能力,所以會擔心。因為不想輸,所以會害怕。

 

「交給我吧。」-最漫長的一場比賽

 

10/24,開志國際高對戰新潟明訓。陳世賢先發上場,位置是前鋒。

 

「我們會贏的,交給我吧。」

上場前,他向隊友這麼說。通常,前鋒講這句話,代表

「把球交給我,我會進球的」

 

開賽不到10分鐘,開志國際把握住機會,左邊路製造出突破口,陳世賢看到了機會,成功接應到隊有的傳中,頭槌得分,實現了賽前和隊友的承諾,讓球隊帶著1分領先進入下半場。之後,明訓、開志都再各進一球。

「好像有些不一樣了,這次真的有機會贏下來。」

那時候,我一邊看著文字轉播比數,突然有了這種想法。

在場上的選手、場邊的教練,他們的感受,應該是我的好幾百倍吧。

 

到了正規賽最後時刻,明訓追平比數,將賽事帶入延長賽,並在上半場就取得第三分。

終場的哨音響起,明訓晉級8強。從開賽到最後,陳世賢都在場上,踢完了他日本高校三年的最後一場。

 

2019年資料照

 

「對不起,我們輸了。」

除了陳世賢,他的高三隊友、高二學弟,比賽後傳來的訊息,都是這句話。

 

「如果那時候可以再多跑一點」
「如果那時候身體可以再動快一點」
「對方比我們多撐了一刻」
「好想再比一次」

 

短短的幾段話,不曉得在他們腦中想飄過多少次。

 

「他踢得很好。看到他能夠這樣充滿自信地Play,很感動,真的成長了很多。」
「這是我看過他踢得最好的一場。」
「很高興這三年能夠和Roy(綽號)一起踢球。」

 

2020年,開志國際在16強止步,輸給了新潟明訓。

除了比數上的不同外,比起前一年,開志國際不再是那支一直疲於防守,而是能夠去掌握比賽主動權的球隊。陳世賢也從那個替補上場後什麼都做不了的高二生,變成一個可以為球隊取得贏球機會,和隊友一起奮戰到最後一秒的人。

 

後來明訓一路闖到決勝戰,除了決賽和這一場,明訓都能將失分控制在1球以下。但每場的內容過程不同,我們不能說,若開志國際拼過這一關,他們就能走到哪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