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8

那些比籃球更重要的事—Marcus Smart

今天為大家翻譯的是關於賽爾提克後衛Marcus Smart的故事,在他經歷確診新冠肺炎以及美國的種族歧視衝突後,如何從這看似黑暗的2020,找到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希望。

作者:Simmo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邱仕丞

雖然這麼想,就表示我已經有先入為主的成份了
但Smart的反思真的非常有深度
身為旁觀者或許很難感同身受那種無所不在歧視的巨大壓力
自然也就把BLM的怒吼視為一種亂象…

"歧視不是天生的,是被教導出來的"...

Simmo

的確,我們沒有生活在那樣的時空背景,沒辦法體會他們每天承受的壓力。但透過球員的文字,我們能感受到他們內心真正想傳達的事物,而我想這樣就足夠了。

“It just reminds me that racism is not something you’re born with. It’s taught.”

當時讀到這段的時候真的能感受到Smart內心的絕望。

The Players’Tribune是一個以球員為主的網路論壇,在2014年由紐約洋基的傳奇球星Derek Jeter創立。來自不同國家、不同類型的運動員透過這個平台以第一人稱的方式述說屬於他們自己的故事。

 

而今天為大家翻譯的是關於賽爾提克後衛Marcus Smart的故事,在他經歷確診新冠肺炎以及美國的種族歧視衝突後,如何從這看似黑暗的2020,找到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希望。

 

正文開始:

 

當2020到來時,如果你告訴我接下來會經歷的這一切,例如我會被關在佛羅里達的泡泡裡好幾個月…我可能會認為你瘋了,我的意思是…你在我開玩笑嗎?我是不可能相信這一切會發生的。

 

結果這一切真的發生了。我就跟其他人一樣,對於住在這該死的泡泡裡感到相當恐懼。沒有家人?沒有親朋好友?沒有家庭菜?不過我沒有打算說謊,我已經準備好面對這該死的一切了,但你知道嗎?其實待在泡泡還真不錯。當然,我指的不是食物或是這裡的氛圍,又或是我們沒辦法真正在季後賽走到最後,我指的是在泡泡裡最真實的一部分-寧靜。

 

 

我沒有預期這一切會發生,但當我來到奧蘭多四、五天後,我開始意識到被關在這裡其實是上帝給我的禮物,因為它讓我能夠真正的休息。一堆我平常需要擔心的事情,像是家庭紛爭、升遷或是什麼時間我該去什麼地方之類的,都被我拋在九霄雲外了。我只需要坐在房間裡,然後…

 

思考!

 

我知道這可能聽起來有點乏味,不過過去幾個月真的能讓我遠離世俗並花點時間多認識自己,哪些事是我真正在乎的、哪些事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我的家人、籃球還有好朋友等等。當然,這些都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但同時我也想到我們現在活著的這個當下,關於我確診新冠肺炎,還有現在正在進行關於種族歧視的社會運動,這些事怎麼會演變成這樣?還有我們到底是怎麼走來這裡的?

 

就從我確診新冠肺炎的時候開始說起吧。在聯盟被迫中止球季的五天前,我們才剛對上Rudy Gobert與他的猶他爵士,而且我女友還幫我辦了一個生日驚喜派對。更糟的是,她邀請了我所有隊友來一同慶祝。所以當我得知球季終止以及所有NBA球員都必須接受檢驗時,我已經有不好的預感。我們才剛對上爵士,而且又開了一場轟趴,我覺得我們整隊都要確診新冠肺炎了。雪上加霜的是,我們當時被迫困在密爾瓦基那間會鬧鬼的飯店。所以現在不僅球季暫停,不僅我們整隊都要因為那場派對而得新冠肺炎,我們還必須多花一個晚上待在那根本就是鬼屋的飯店。

 

當我們終於回到波士頓並接受檢驗時,我們整隊沒有人出現症狀,但我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於是在某一天早晨,我們的隊醫傳了一則訊息給我:「嘿Marcus,我們可以談談嗎?」我馬上就知道他要跟我講什麼了。我心情非常放鬆,我有絕對的信心可以擊敗這個病毒,我一點都不害怕,我已經準備好面對這一切了。

 

但我沒有預料到的是…醫生說我是全隊唯一一位檢測出陽性反應的人。

 

真的不誇張

 

唯 一 一 位

 

在我們所有人之中,包括球員、教練團還有管理階層,只有Marcus檢測出陽性反應?我的意思是…真是謝了。不久之後,我爸從德州打電話過來,告訴我他也確診了新冠肺炎。我沒有打算說謊,這真的嚇到我了。我爸已經74歲了,他一直都有呼吸方面的問題,他在過去一年得了六次還是七次的肺炎黴漿菌感染症(註1)。任何關於新冠肺炎的消息在他這個年紀都顯得很不樂觀,尤其考量到他的醫療史。我們整個家庭都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然而…我爸完全沒有任何症狀,完全沒有。他仍然活得好好的,這真是個奇蹟。

 

 

註1:肺炎黴漿菌是一種非典型的細菌,透過飛沫傳播,常造成呼吸道的輕微感染,亦為社區性肺炎常見的致病菌之一。因其造成的肺炎和一般的肺炎不一樣,通常症狀較輕微,所以又稱為「會走路的肺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