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王俊郎 拉索達教我的事

王俊郎說那些年從湯米·拉索達(Tommy Lasorda)身上學了不少東西。「有一次我問拉索達說心裡很煩,他問我煩什麼?我說選手都教不會,他居然說教不會很好啊!表示你會一直有工作。拉索達就是一個很正面的人。」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BLUE JAZZ

我很喜歡職棒初年的王俊郎和林百亨,總覺得他們兩個一左一右,有機會出來代打,總是刀刀致命,從不放過!

龍潭給我的印象總是不太好的,我是說天候,但今天出現了陽光,這陣子的台北很不容易,更何況是龍潭。雖然這種陽光儘適合拍照,對你的體感溫度沒什麼實質貢獻,但有好過沒有。陽光下迎來了王俊郎,新加坡人形容開心的樣子說是「見牙不見眼」,很傳神的一句話,此時的王俊郎就是如此,我想從笑咪咪的他找到些答案。

(圖片來源:Thomas Kao 翻攝《職業棒球》雜誌175期封面)

差不多是二十年前的2000年,中職總冠軍戰,賽前興農牛總教練王俊郎手中有兩大王牌投手:楓康、單季20勝、最多單場MVP、防禦率王、勝率王,還沒到年度頒獎典禮,大家都清楚「年度MVP」已在他手上了;另一張ACE是勇壯,這一年他拿下十四勝,這是他來台灣第四年,其中三年有十勝以上。

手中有兩張王牌,按一般七戰四勝的調度,兩人的角色十分吃重,那是肯定的。但那年在轉播室的我們,卻怎麼也沒料到竟是如此的吃重,王俊郎前四場的投手安排是「楓康、勇壯、楓康、勇壯」很驚人的投手調度。那時有位棒球界大老,看著這樣的先發安排,對我說了句:「王俊郎到底懂不懂棒球?」

懂不懂棒球究竟要從什麼標準來看呢?以知名度、當選國手的次數嗎?那這位大老恐怕是狂勝王俊郎;若是以打過職棒的場次、帶兵經驗,那王俊郎絕對更勝一籌。

所以懂不懂棒球的標準是?

如果不去多明尼加棒球學校走了好幾趟,王俊郎一直以為他很懂棒球。

王俊郎1959年生,三級棒球經歷是進學國小、金城國中、南英商工,標準的台南棒球子弟兵;大學是輔仁大學,四年大學棒球,最值得一書的是參與過那場和文化大學二十一局的大戰;退伍後王俊郎是首批兄弟飯店業餘棒球隊的成員,很順理成章地成為兄弟象職棒隊一份子。

(圖片來源:Run Run Hu

不少球迷會以他從哪一年開始看棒球來評斷自己多厲害,如果這樣也算的話,那打了大半輩子的王俊郎說他對棒球很懂,應該沒有人懷疑。

王俊郎真的這樣覺得,如果他沒有接總教練、沒有看了台灣以外的世界的話。

聽到接總教練那天,王俊郎還穿著釘鞋,也就是當天他還是選手身份準備下場比賽的,全世界聽到接總教練的當下是穿釘鞋的,王俊郎恐怕是唯一一位了吧! 除非對這個位置覬覦很久,否則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下,是會拒絕的,王俊郎就是如此,他想說不,但說不要所付出的代價卻是被釋出,也就是當頭頭或沒工作,球團如此明確告知,所以,在沒有回家吃自己的本錢下,王俊郎接下這個燙手山芋。但沒人料到,正式接總教練的第一年王俊郎就把球隊帶進總冠軍戰;隔一年,2000年中職總冠軍戰的交手兩隊,其中一隊還是由王俊郎帶領,也就是出現了「楓康、勇壯、楓康、勇壯」的另類調度。

1996年年底,也就是興農從原先俊國熊收購剩下股權,而成為百分之百實際經營者的那年,宣佈和道奇隊進行訓練合作,且在12月25日就遠赴多明尼加進行40天春訓,當時新聞稿提到「道奇隊希望協助興農牛在兩年內拿下冠軍。」結果真的就在兩隊合作的兩年內,1998年興農牛拿下季冠軍,王俊郎是將此目標達成的總教練。

或者應該這麼說,王俊郎球員生涯一開始是兄弟象的主力先發外野,後來林易增轉隊過來,他就淪為代打選手,1995年轉到俊國熊也沒能要回原來的先發,如果是一路這樣下去,即使後來接了教練一職,他有可能兩度打進總冠軍戰嗎?

沒有發生的事永遠不知道答案,但已知是很清楚的。王俊郎說,如果沒有和道奇合作,走了多明尼加那幾趟就不可能。

關於到多明尼加之後的神奇改變,在之前黃忠義的訪談說了不少,不過那是屬於個人技術的部份,讓黃忠義了解到什麼叫做人外有人;而王俊郎則是教練班的養成者,打從第一趟加勒比海之行,選手兼教練的王俊郎就被分派到教練團那一層級,受帶兵戰術的指導。

聊到這一段,我們談話的空間是在名人堂飯店的咖啡廳,面對王俊郎的我,是整個背靠在椅上,雙手垂放,那是一個比較屬於和老友聊天,而非採訪和受訪者的關係,很放鬆的姿勢。但當王俊郎提到一個名字時,我的身體不自覺地從off轉成on,上半身迎向王俊郎,他說那些年從湯米·拉索達(Tommy Lasorda)身上學了不少東西。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