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王俊郎 拉索達教我的事

王俊郎說那些年從湯米·拉索達(Tommy Lasorda)身上學了不少東西。「有一次我問拉索達說心裡很煩,他問我煩什麼?我說選手都教不會,他居然說教不會很好啊!表示你會一直有工作。拉索達就是一個很正面的人。」

作者:曾文誠

BLUE JAZZ

我很喜歡職棒初年的王俊郎和林百亨,總覺得他們兩個一左一右,有機會出來代打,總是刀刀致命,從不放過!

在約訪王俊郎那幾天,湯米·拉索達的名字一直出現在棒球相關的媒體上,但我沒料到這個名字會突然出現。

「那你從拉索達身上學到什麼?」你應該也會這樣問吧? 接下來是王俊郎完整的陳述,希望能藉此一窺傳奇老教頭的教練哲學。

Tommy Lasorda

「有一次我問拉索達說心裡很煩,他問我煩什麼?我說選手都教不會,他居然說教不會很好啊!表示你會一直有工作。拉索達就是一個很正面的人。」

「他說選手和教練間有一條線不能跨過去,那條線叫尊重。」

「拉索達說總教練的工作就是輸了要負責,不然找你來幹嘛?」

「我會問他戰術錯了怎麼辦?他回說要相信你下的戰術,全世界所有教練下的戰術都是百分之百正確,要有這樣的自信。」

「大家都是輸球後找缺點,但拉索達說要從你以為完美的比賽(贏球)找出毛病。」

「輸球之後,他也跟我說不要急著檢討,早點睡覺、睡覺是好事。」

「拉索達最常教我的是運動心理學,他的觀念是心理大於技術,少數有提到的場上狀況是一、三壘手的站位,當比賽到後段,雙方分數很接近時,我們都會讓一、三壘手站靠邊線,以防打穿後形成長打。但拉索達卻反對這樣做,他的理由是,打穿邊線機會一點都不高,不是想打那裡就可以辦到,所以為什麼要犧牲百分比高的位置,而去站那很難出現的邊線。」

關於最後一點,我也算是受教了,這的確是獨特的見解。但多數的時候拉索達是給王俊郎心理學指導,不過一趟大老遠從台灣飛到多明尼加不是要參加「心靈成長班」的,重點應該是如何在實兵操練中學到如何打好一場比賽,王俊郎說棒球學校有一套很特殊的教頭訓練法,比賽前給你一支球隊帶,在此之前你完全沒看過這些選手,無從了解他們是圓是扁,你要在極短時間內去了解你手下這些選手、判斷他們的能力,然後做出最正確的戰術。間隔二十年後,這是我第二次聽他回述這段,再聽一次依然認為這是很酷的方式。

沒聽過的則有,棒球學校有塊特殊的內野,各壘間會刻意拉長距離,所以不論你守的是二壘、三壘還是游擊,傳球距離都比正式比賽場地更遠,從這樣的訓練去強化你的傳球臂力及縮短傳球時間。

「那是有點像揮加重棒、投擲加重球的概念?」聽到此我問。

「沒錯、就類似這種訓練觀念。」王俊郎答道。

還有什麼?王俊郎覺得比較多還是觀察到拉美教練會比較注重選手的感覺,亞洲的教練主導性強,教練說什麼就是什麼,由教練決定訓練量及時間。雖然是所謂的棒球學校,如果選手ok的話,那就沒有必要非得把球員操死不可。

這些觀念,在後來他回台灣,也就是穿著釘鞋被迫接總教練之後,他試著「照本宣科」地移植過來,在臨危受命,身旁又毫無教練團班底時,這是他最好的選擇。所以,在擬定先發名單時,他交給投、打、守各位置的教練去提出,相信他們的專業。他只負責正式比賽後的戰術下達,王俊郎相信在多明尼加賽前連選手的臉都沒見過,他都能辦得到,興農牛這群在一天前還是他隊友的人,他會帶不好?

這是他第一年就能把球隊帶進總冠軍戰的原因之一,其他?不能不說個性的更改也是。王俊郎,如果你和他相處過,就知道王俊郎是個極樂天的人,笑口常開是他的註冊商標。職棒剛成立,我是跑線的菜鳥,就聽過兄弟象王俊郎一個趣聞,某天他在兄弟飯店路邊,看到一台保時捷停靠,王俊郎一看這車也太漂亮了吧!結果王俊郎做了件讓人驚呆的事,他先用嘴巴在引擎蓋上哈氣,然後再以身上的衣袖去擦拭。因為這件事聽起來很扯,我是有點懷疑真實性,三十年後的今天我再問他。

「對啊!沒錯,而且我還不知道車裡面有人,我擦完之後,車主就開車門出來,她可能也嚇了一跳。結果一看車主是藝人于楓。」王俊郎一邊呵呵笑一邊回答,他不但證實了之前的傳說,而且還加碼,說了個如果你聽過這名字,代表你有一定年齡的藝人。

這就是選手時代的王俊郎,這多少可以解釋那些兄弟老洋將回到台灣一直要找王俊郎敘舊的主因。但當了總教練後顯然不能再是那種愛交陪個性,即使再不願意都得如此,不是每個人都能像郭泰源,這麼勇於做自己,不到四十歲就接總教練,選手時代又沒高知名度及豐功偉績,很多人等著看笑話。台灣人說「後靠山,比王城壁卡崎」意思是說,有靠山就比城牆還厚實有用,雖然是球團要他接這個位置,但老闆真的支持他嗎?成為他背後的有力靠山?王俊郎也不是百分之百確定,所以他能證明自己的,就是打出好成績,即便要改變自己,變成一個強勢的人。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