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王俊郎 拉索達教我的事

王俊郎說那些年從湯米·拉索達(Tommy Lasorda)身上學了不少東西。「有一次我問拉索達說心裡很煩,他問我煩什麼?我說選手都教不會,他居然說教不會很好啊!表示你會一直有工作。拉索達就是一個很正面的人。」

作者:曾文誠

BLUE JAZZ

我很喜歡職棒初年的王俊郎和林百亨,總覺得他們兩個一左一右,有機會出來代打,總是刀刀致命,從不放過!

王俊郎沒有說他自己是強勢總教練,但我認為他是。那時他的首席教練是有大聯盟經歷的泰迪,即便如此,王俊郎很明確地和他說,在比賽中不能質疑他的戰術,比賽結束後要怎麼點出他的錯誤都行,但比賽當下總教練權威是不容侵犯。

另一件事,某場比賽洋將安收多(Ron Maurer)表現離譜,怒極的王俊郎唸了他幾句,沒想到安收多老大不高興,除了在休息區甩棒之外,竟對著總教練的王俊郎大叫「you in!」意思是說,你這麼厲害你上去打看看。王俊郎二話不說,拉著他,不是把他扁一頓,而是拉到後面打擊練習區,讓安收多看看他如何把球擊得又強又平,揮完後,王俊郎叫翻譯跟安收多說:「我相信美國棒球贏台灣很多,但比個人,恁爸贏你夠夠。」

 

(圖片來源:褚宗科 法老的攝影視界

我不知道當時王俊郎請翻譯轉達時有沒有加了句「幹!」我也沒有去詳細追問,明明比賽中你們是如何突然跑到後面去「釘孤支」,我只知道聽故事的當下,心裡是有點激動,安收多沒有上過大聯盟,但不論在哪一個棒球層級,我不相信他在美國打球會這麼頂撞總教練,這麼沒大沒小,這就是台灣職棒的悲哀,靠洋將打天下,久了各種離譜、拿翹、囂張之事所在多有。王俊郎好好打臉對方,也只是剛好而已,拉索達教給他的「選手和教練間有一條線不能跨過去,那條線叫尊重。」這一點王俊郎做到了。

所以我相信王俊郎是強勢的,他不是那個選手時代「快樂打棒球」的奉行者,他要的是贏球,只有成功什麼才都是對的,這也是拉索達對他說的話。

他也算是成功的,以王俊郎接手前連勝率五成都不到的球隊,能夠三年內兩度打進總冠軍戰,王俊郎不算是失敗的人,但遺憾的是兩次大賽他都輸在第七戰。而我最好奇的還是2000年那一戰,那個「楓康、勇壯、楓康、勇壯」的調度。

去龍潭訪談前,我心裡有個答案的預設,那個假想答案是「1959年日本職棒總冠軍戰由南海對巨人,南海隊首場最佳先發投手人選是杉浦忠,他不僅以38勝的佳績協助南海隊贏得聯盟冠軍,其他如勝率.905、防禦率1.04、最多三振336次以及連續52又2/3局無失分等,多項投球成績都是無人能及。換句話說就是古早版的楓康。

第一場比賽杉浦忠如願地主投八局後為南海拿下第一勝,但重點是接下來的比賽,第二戰巨人隊又看到他們不願看到的投手杉浦忠,雖然是後援,但他也足足投了最後五局,這時他已經投了13局了,第三戰該沒有杉浦忠了吧!錯!他又先發了,而且一口氣完投十局勝,自此南海三連勝,第四戰,已經投了三場的杉浦忠又出場了,不但又是先發,而且是完投外帶完封勝。從10月24日到10月29日短短幾天內,四場比賽有三場是杉浦忠先發,加上後援總共投球局數是32局,總球數是436球,可怕的是,整個系列賽的總局數也不過是37局。不可思議!

不過,這段歷史已經離王俊郎對統一獅那戰有近四十年之久,當今棒球不可能有人這麼「玩殘」一位投手的,但還是很好奇的想知道,王俊郎是不是想賭一把,期望前四場就把兩張王牌推出去,速戰速決地四場清掉統一獅。

結果當年沒機會問,等了二十年的答案竟是「無趣」得很,王俊郎說會這樣安排是例行賽對獅隊無敵的楓康竟在首戰投不到幾局就被換下,因為沒有投太多球,所以第三戰再讓他上。原來答案是如此出人意外的平淡,感覺花好多時間看了整季的推理劇,結果最後兇手是路人甲。不過那一系列大戰,最出人意外還不止於此,沒有人想到牛隊兩張王牌投得跌跌撞撞,不在先發規畫名單的老將陽介仁卻跳出來,差一點以一人之力拯救了牛隊,如果不是遇上羅敏卿。

誰能想到有人會在七場冠軍戰幹出六支全壘打,而且支支關鍵。王俊郎也想不到,在第一場比賽他看出羅敏卿狀況奇佳,王俊郎要求他的投手,之後無論如何都不能投給羅敏卿打,保送也沒關係,跑不快的羅敏卿,在一壘對獅隊戰術反而是種傷害,但不知為何,他手下的投手就是做不到,鎖不住羅敏卿的結果,就是興農牛在第七戰敗下陣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