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1

永遠的美國隊長David Wright:身披大都會戰袍的意義

David Wright在場上叱吒風雲,最終卻因為傷病不得不離開球場,透過本篇的深度採訪內容,讓我們一起看看「美國隊長」的心路歷程。

作者:辰海

請繼續往下閱讀

David Wright整個大聯盟生涯只穿過大都會的球衣,自新人年起連續13個球季OPS+都在100以上,如果不算進引退的2018年(只出賽2場3打席,因此OPS+只有5),他整個生涯打擊水準都在聯盟平均以上。

 

他在場上叱吒風雲,最終卻因為傷病不得不離開球場,透過以下深度採訪內容,讓我們一起看看「美國隊長」的心路歷程。

 

採訪原文:What It Meant To Be a Met,以下的我皆指David Wright本人。

 

 

我永遠記得那天自己正駕車在佛羅里達州聖露西港旁的95號州際公路,中途手機響起,我看了一下號碼:隨機212號,「完全沒印象」我心想。

 

但我還是接起電話,「你好?」我記得是這樣說,或許結尾還帶點懷疑吧。

 

2015年5月,我一直待在佛羅里達州和教練治療與訓練,順道回到大都會中心檢查困擾已久的背痛。

 

「嘿David,你好嗎?」,聲音的另一頭是曼哈頓特殊外科醫院。「這幾天你的MRI報告出來了,我想我們已經弄清楚你的後背有甚麼問題」,我一直在等待這通電話,於是說:「太好了!感謝你打給我,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時的我心想大概只是肌肉拉傷,只要休息幾週就能痊癒,這肯定沒甚麼大不了的。但在沉默幾秒之後,醫生打斷我的思緒:「David,現在先答應我一件事,我會告訴你到底發生甚麼事,可是你不要去google病名」

 

 

報告顯示我得了脊椎狹窄症(腰椎狹窄症)。

 

剛聽到這個詞的時候,我還是沒改變一開始的想法,所以我向醫師問:「那我要...休息三週?做一些伸展運動來幫助恢復,是嗎?」

 

「現在就像我說的那樣,David,千萬不要去google這個病名,你會被網路上的東西嚇到。」此後我們繼續對話一段時間,但我根本記不得我們說了些甚麼。

 

我只知道這個病是脊髓變窄,導致背部、手臂、腿部疼痛和麻痺,甚至可能會讓一些簡單的事情(像是走路)變得極其困難,他也承諾會盡可能用盡一切方式幫我治療。

 

我聽到這些「文字」,但完全沒辦法聽進去到大腦裡,當我掛斷電話之後,你知道的......當有人跟你說千萬不要去google,那你會做甚麼?

 

沒錯,我找了個地方停下車子,抓起手機,打開瀏覽器,接著去google上輸入脊椎狹窄症(spinal stenosis)......

 

困惑

 

 

醫生是對的,我不該去google這個疾病,映入眼簾的盡是運動員受此種傷害所苦後被迫退休,像是某某足球選手被診斷出患有脊椎狹窄症後不得不高掛球鞋;或是網球選手被診斷出罹患脊椎狹窄症後再也無法恢復身材。

 

故事一個接著一個,但沒有一個是好的。接著我看見Don Mattingly也在名單之中,報導指出脊椎狹窄症讓Mattingly失去他最愛的棒球,更錯失進入名人堂的機會。這項消息像是沉重磚頭般重擊著我。

 

五分鐘前我的世界陽光明媚,覺得生活一切順遂,現在卻坐在車裡緊握手機,讀著一堆我從未看過的醫療用詞,而這些東西很可能結束我的生涯。

 

僅僅五分鐘而已,一切都不一樣了。

 

 

記得那時我放下電話,向後傾斜我的脖子,這樣我就可以抬起頭來深吸一口氣,我很希望有個人可以過來大力捏我叫醒我,因為這一切如深陷噩夢之中。

 

在這之前我完全不知道疾病找上門,它掩飾得很好,近幾週除了原本就困擾著我的背痛以外,我沒有感到任何新的不適。在練習打擊期間我會站在外野幫忙接球,但只要站著10~15分鐘,我的背就會開始痛苦不堪。

 

即便坐下來,背痛也不會立即緩解,我得不斷嘗試尋找一個舒服的姿勢,來讓背部好好休息。這當然很糟,但是......脊椎狹窄症?會讓我的職業生涯就此結束?我承認從未想到會如此嚴重。

 

 

我很想假裝沒事,一切都很好,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我並沒有特別感到害怕,也沒有感到悲傷,只是......很困惑、不知所措,甚至帶點憤怒。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