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2

【果子的棒球雜記】幾乎被遺忘的國際職棒交流賽

這項時間在職棒季後才可能進行的國際交流賽,我確實有留下記憶,可意外的是,從台灣出現職棒後,我遇到不知道多少球迷與棒球人,完全沒有人主動提及這項真實在台灣出現過的國際交流賽。

作者:果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黃志偉

這場職棒交流賽當時不受矚目,之後被歷史遺忘,要從社會背景和政治因素切入。

1988年蔣經國過世,國喪期三個月,很多娛樂活動都受影響,雖然比賽當時是十一月份,但當時處於李登輝接班,政治權力晦暗不明的過度階段,蔣經國過世的陰影還一直在台灣社會盤旋,媒體都還在用相當版面「緬懷經國先生」(包括對棒球活動支持的中廣、民生報、中華日報),影響娛樂活動的宣傳行銷。

當時台灣的棒球(甚至說所有受歡迎的體育活動像籃球)發展,處於國族主義政治動員轉變成商業市場體制的過渡階段。像日本職棒隊來台灣交流賽,票價這麼高,就一定要用商業行銷手段宣傳。但當時這樣的體系在台灣還沒建立起來,國家隊和日本職棒隊的比賽,也很難用國族主義去動員。畢竟當時媒體不發達,台灣人對日本職棒的理解也有限。

中日隊1991年又來了一次,跟已經成立的中華職棒隊交手,票房似乎也不理想,中華職棒成立最初幾年,幾乎年年都有美國、日本球隊來交流,也只有1990年讀賣巨人隊、1993年洛杉磯道奇隊來比較受矚目,中間有中日隊和養樂多隊來,票房都不甚理想。之後台灣的職棒進入兩聯盟分立、職棒簽賭,就更難有外國球隊來交流,早期這些經驗也成為寶貴的回憶。

先讓我們看一下那年中日龍來台的陣容

 

投手:郭源治、近藤真一、宮下昌己、上原晃、鹿島忠、西村英嗣、郭源治、山本昌廣、田中富生、高島覺、川畑泰博

 

捕手:山崎武司、中村武志

 

內野手:立浪和義、仁村徹、落合博滿、宇野勝、山田和利。

 

外野手:川又米利、豐田成佑、仁村薰、音重鎮、神山一義、小松崎善、彥野利義

 

這個陣容如果現在來看,應該會讓許多球迷感到震驚,但也有幾分不解。首先要說明的是,當年中日龍來台的陣容,其實少了兩位真正的先發主力:小野和幸(18勝)與小松辰雄(12),另外也少了洋將主砲Gary(不過這年他只打出16轟,球季後也結束球員生涯),除此之外,都是一軍的主力陣容。

「中日」郭源治三振「中日」落合,只有在台北球場上演。

當然可能讀者會問,山本昌廣、山崎武司還不夠大牌嗎?是的,如果按照生涯戰績,這兩位都是準日本名人堂等級的球員當然大牌,只是在1988年,山本昌廣還只是地位尚未穩固的年輕左投,山崎武司更是面臨職棒生涯是否得以延續的危機(隔年就確定「捕手失格」,後來又花了好幾年才爬上一軍)。

 

但這年的中日野手陣容,真的是星光滿滿。

 

落合博滿不用我多做介紹,日本職棒史上第一位年薪破億的選手,這年雖然沒拿下任何一項打擊頭銜,但上壘率與長打率都是央聯第一。立浪和義則是以高卒第一指名入隊就擔任開幕一軍先發游擊,不但成為該年新人王,生涯安打數也突破2000,成為必然名人堂候選。宇野勝是非常出色的老將,連年提供球隊穩定的長打火力,不過這位老兄讓所有球迷最深刻的,應該是這記過了三十幾年仍被日本球迷票選為「最好笑的珍Play」的奇妙頭錘。

 

人氣度不如預期

但這麼豪華的球員陣容,來台時媒體記者也非常捧場的全力宣傳,但不管從當時的轉播畫面,或者我個人的模糊記憶,這次規模空前的職棒業餘交流賽,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如果就筆者個人推測,應該有兩個原因。

 

一、奧運失利,台灣人對棒球快速退燒:這點無法否認,1980年代的台灣球迷,除了極少數死忠都是超級現實的看國際賽成績來決定是否支持。尤其是1988年,當時中華隊的陣容都是由少棒狂熱世代成長,正屬當打全盛時期(25~28歲),加上前一年亞錦賽連續擊敗日韓,奧運前的世界杯也狂勝日本,更讓沉迷於「世界五強」虛幻名號的台灣球迷覺得這屆中華隊必定能在奧運獲得佳績,而且目標直指金牌,且認定只有美國古巴才是中華隊的勁敵,連韓日都沒看在眼底。

結果是……第一場被荷蘭完封,第二場先盛後衰,延長賽輸給日本,然後第三場也輸給波多黎各,不但確定無法晉級四強,甚至排名墊底。當下打碎台灣人的世界五強迷夢與玻璃心。因此雖然郭源治這年大放異彩,不但蟬聯救援王,幫助中日龍央聯登基,更勇奪央聯MVP後衣錦榮歸,仍無法點燃球迷已被澆熄的心。

 

二、當時超級注意棒球資訊的我,也記得有這項交流賽,甚至還先收聽中廣實況轉播後再窩在電視前面看著延時轉播,為什麼我當時沒有花錢買票進場?這點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我近日查閱當年的新聞後,才恍然大悟!

 

當時的民生報有這樣的售票資訊

 

中日職業棒球表演賽,今天起在台北市立棒球場開始預售門票,預售票每天內野三千張、外野四千張,其餘比賽當天現場出售。

 

今天起上午九時至下午五時預售門票,內野票價三百五十元、外野二百元、學生兒童票一百五十元。

 

要知道,那時台灣職棒還沒開打,我還記得那時的成棒甲組比賽,如果要收票的也是一張100元,但這可以看一整天,多的話一天可以看四場以上。職棒開打後,前四年台北球場的內野全票一律200元。至於外野元年80元,二年起也不過100元。

 

結果那時的內野門票,是一般甲組比賽的三倍半!跟現在中職的平日內野門票價格一樣,更扯的是外野價格竟然跟職棒開打後的內野門票一樣貴。難怪當時我看到售票消息後直接打消前往的念頭,從錄影存檔也能看到球迷只集中在內野,外野一個人都沒有。畢竟那時台灣的球迷都沒有職業概念,也不知道邀請國外職棒隊來台是需要許多費用的,結果票價一出來遠超過想像,又有替代選擇(廣播+電視),票房就遠比預期的要悽慘。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