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1

被外界封為「酷寒戰士」 吳宗峻:「我也不知道怎麼會有這個綽號」

原本轉隊還想繼續拼的吳宗峻,去年季中已經慢慢學習教練工作,新球季將正式卸下球員身份,擔任味全龍的二軍打擊教練。 談起球員時期的綽號,「酷寒戰士」是最廣為流傳的,而吳宗峻自己其實也不知道這個綽號是怎麼產生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Annoying Dog

有些事講太明白就不好了,特別是還在別人底下工作

味全龍隊趕在農曆年前正式開訓,一、二軍教練團一字排開,有相當多教練都是過往富邦時期,葉君璋總教練麾下的選手,包括林宗男、張建銘、郭勝安等等,而最近剛卸下球員戰袍的吳宗峻,則是確定擔任二軍打擊教練。

 

剛好前陣子有機會,我到了吳宗峻與陳冠儒在台南開設的棒球魔法學院,有機會與「校長」吳宗峻做一個深度的專訪,聊聊他球員時期的過往,以及最近到味全龍擔任教練,和開設棒球魔法學院的心路歷程,就讓我們透過這篇文來更加認識吳宗峻吧。

 

Q:我們知道你是從富邦再轉到味全龍,那到了味全龍那時候,一開始其實是有想過要以球員繼續拼的念頭對不對?

 

A:剛開始是有的,但轉折點就是,因為我覺得學弟們實力越來越好了,心裡覺得該退下來給他們比賽了,畢竟他們要實際上場比賽,經驗累積才會越來越好,我比較像是輔助的角色。

圖片來源:味全龍粉專

 

Q:你的球員時期其實蠻輝煌的,有很多一些比較特殊的成就,像從「二刀流」這件事來聊,你是不是在國中時期都還是「二刀流」呢?

 

A:是從國小就開始啦!國小就當投手到國中,因為國中那時候使用過度,導致沒辦法投球,加上手有點受傷,後來到了高中,教練就希望讓我去當打者。

 

剛開始還是會想要往投手方面去走,但後面是身高的限制,就去往外野發展了。

 

Q:所以教練團有評估你哪個比較有天份嗎?

 

A:兩個都有天份啦!

 

但就是當投手的話,就會比較不準,可能是控球要修一下,原本丟九宮格,我可能會丟成16宮格。

 

Q:過往興農時期曾有過「八壯士」,那時候你也在隊上,那可以談談當時隊上的氣氛,或那段時間隊上發生了什麼事嗎?

 

A:八壯士的時候,他們投手真的很辛苦,可能這場丟完隔天休息,後天就要比賽,而且是一直循環的。

 

身為打者,當然希望能盡量cover他們,把分數打多一點,讓他們有辦法去壓制對手,就像一對夫妻,老公老婆這樣子,老婆花錢,老公要幫他賺錢。

 

Q:聽到興農轉賣由義大接手,自己當下的心情?

 

A:剛開始會恐慌啊,就會覺得可能未來沒有球打了,但後來就也順其自然,畢竟是棒球人嘛,隨時要抱持著離開這個環境的想法。

 

Q:其實到了義大之後,你的出賽數跟興農時期相比明顯下滑很多,那段時間主要是遇到傷勢影響嗎?

 

A:剛開始進入義大是有受傷的,就是前十字韌帶有點撕裂,然後就休息兩個多月,也就錯失了一開始搶到先發的機會,而機會本來就是留給準備好的人,雖然有準備好,但打得不好也沒辦法。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Q:義大時期,老闆不是有拋說「要解散了」的震撼彈,後來你們就拿到總冠軍了,你認為「解散」有對你們達到比較正面的效果嗎?

 

A:其實那時候一心只想著,我們要拿冠軍而已,沒有想到後面的轉換球隊的事情,比較單純啦,因為球員就是要負責贏球。

 

Q:接下來到富邦然後進入味全龍時期嘛,剛好近期有一則報導寫你進到龍隊之後,其實有隊友虧你說你是「代打之神」,你自己對於這個暱稱有什麼感想嗎?

 

A:對我來講,我在後面準備也比較簡單嘛,因為球來就打,就這樣子而已。

 

Q:那面對網路上的一些討論,像大家給你的綽號「酷寒戰士」,對於這個綽號,你有什麼想法嗎?

 

A: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怎麼會有這個綽號,我自己覺得我不是酷寒戰士,因為每個選手他有不一樣的角色定位,我自己的定位就是代打,全心去以這方面準備,我自己覺得是蠻好的。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畢竟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特色,主要是能發揮到哪裡,剛開始對於「代打」也會看不開,但對我來講,能釋懷是最好的。

 

Q:其實你的年紀退休也還算早,那時候會覺得職棒生涯還有什麼遺憾嗎?

 

A:遺憾是覺得剛開始太在意了,總是把壓力扛在自己身上,後來是學長開導我,告訴我要把每件事情做好,結果自然而然就發生了,不要一直去在意成績。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