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2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Rafa,從谷底反彈

西班牙蠻牛Rafael Nadal,他最核心的技術能力是在底線攻防一體的強烈正反手上旋重擊,超強的預判與跑動能力,以及令人驚恐的戰鬥意志,從第一輪到總冠軍賽,從生涯第一場到最後一場(想必),他都會維持著這樣的態度與風格。但老實說每每看著Rafa執行那種不要命的打法,總讓人覺得他的膝蓋遲早會因承受不住而徹底崩壞,畢竟他的打法就像一根隨時繃緊的弦,而你不知道那根弦什麼時候會啪的一聲斷掉?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Nadal不會打球?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Uncle Toni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掠奪者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少年Nadal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風格

西班牙蠻牛Rafael Nadal,他最核心的技術能力是在底線攻防一體的強烈正反手上旋重擊,超強的預判與跑動能力,以及令人驚恐的戰鬥意志,從第一輪到總冠軍賽,從生涯第一場到最後一場(想必),他都會維持著這樣的態度與風格。但老實說每每看著Rafa執行那種不要命的打法,總讓人覺得他的膝蓋遲早會因承受不住而徹底崩壞,畢竟他的打法就像一根隨時繃緊的弦,而你不知道那根弦什麼時候會啪的一聲斷掉?

 

 

2012年下半年Rafa飽受膝蓋傷勢困擾,該年溫布頓男單第二輪意外落馬後,他便未再參加任何ATP的正式比賽了,官方的消息是說蠻牛正在治療並積極復健中,但普通球迷如我,則不免在心中擔心:是不是弦斷了?Rafa還會回到網球場嗎?而且就算回來了,回來的Rafa還是同一個Rafa嗎?

 

彷彿要回答眾人心中的疑問般,Nadal在隔年年初隨即回歸戰場了!不過卻不是墨爾本的澳洲網球公開賽,而是打了一連串的南美洲巡迴賽,他傷後復出第一站是智利公開賽。有段描寫Nadal當時狀態的文字是這麼寫的:Rafael Nadal很緊張,當然在比賽中他常常感到緊張,不管是在大滿貫決賽中面對Novak Djokovic,還是蒙地卡羅首輪面對從沒聽過的外卡選手都一樣。然而今天的緊張在於這場比賽的過程(而非結果)本身將決定西班牙人能否繼續網球生涯?他可以接受輸球,但他卻不能忍受倒下(collapse),他舉頭看看天空,再看看自己緊密包紮的膝蓋,他準備上場應戰了……

 

 

Rafa當時穿著紫色球衣和灰色球褲,球網對面的對手,是當時世界排名122的阿根廷人Federico Delbonis。看著眼前這位傳奇的巨大身影出現在250分級別的ATP賽事中,Delbonis也決定要奮力一搏,創造自己的時刻!Delbonis身高6呎3吋,當時23歲,南美洲是他的地盤,紅土也是他的強項,而Nadal呢,如前所述,自從去年溫布頓第二輪敗給Lukas Rosol 之後,則是有近7個月的時間未曾上場比賽了。

 

沒有其他選擇,就只能嘗試,這句話對Delbonis和Nadal來講都很適用。

 

 

6比3、6比2,前世界第一的王者用致命的正手拍讓Delbonis俯首稱臣,而接下Nadal又擊敗了Daniel Gimeno-Traver和Jerymy Chardy,直到決賽才以三盤惜敗給阿根廷選手Horacio Zeballos,Rafael Nadal並沒有倒下,他回來了。而在接下來陸續幾場南美洲的ATP紅土巡迴賽中,Nadal再也沒輸過了,在聖保羅舉行的巴西公開賽中,他在決賽擊敗了David Nalbandian;而在墨西哥公開賽,他則擊敗同胞選手David Ferrer!經歷過對Nadal而言較為舒適的紅土場地,他轉而北上南加州,準備再迎接一連串硬地賽事的考驗,而Rafa也即將為網球迷帶來從谷底反彈的戲碼,其驚心動魄的程度,近代網球史上,或許大概只有Andre Agassi勘可比擬!

 

1997年Agassi的世界排名滑落到141位,花了約一年半,Andre Agassi克服了心魔與身體狀況,重回男子網壇菁英集團。這段歷程,簡直就像不用繩索但卻要爬上聖母峰一樣艱難,在Agassi那本著名的自傳OPEN裡,他說他出生時脊椎前移,腰-髖部有一塊骨頭跟其他椎骨是分離的(這也是Agassi走路內八的原因),因此他脊柱內部神經的活動空間相對縮小,那怕只是稍微地動一下,神經便會受到擠壓,加上有兩處椎間盤突出,所以疼痛會在Agassi的腿部四處遊走,那痛會痛到讓他呼吸困難,甚至語無倫次!那個時候唯一的緩解之道就是躺下來,等待。然而有時在比賽過程中,疼痛也會不期而至,這時唯一的療法就是改變他的競技風格-不同的揮拍方式、不同的跑動方式、所有的一切都要不同,他的整個身體都陷入了一場自我混戰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