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2/04

【那些在台灣車壇奮鬥的身影】教練、車評、車手樣樣行 陳琮閔油門全開深耕車界

因為重車夢而開設車行,因為教騎車而踏入美國加州賽車學校大門,進而引入加州賽車學校課程,從教練、車評到車手,陳琮閔不斷實現自己心中那份重車夢。

作者:陳九十三

        即使有接受訪問與參與電視節目製作的經驗,加菲貓真正以車評身分上陣還是會受到觀眾的猛烈批評,甚至在FOX的最後一場MotoGP比賽轉播仍是如此,但是在這段過程當中加州賽車學校的扎實訓練,讓他可以判斷車手選擇不同路線會跑出什麼樣的表現,並且從中找到自己「做一些分析,研究車手歷史」的轉播風格,後期「喜歡我們的和不喜歡我們的已經是一比一了」。對加菲貓來說,能夠有機會播報MotoGP比賽,而且有很多人幫忙覺得很感恩。

       接下FOX體育台的MotoGP轉播車評工作之後,因為有時會遇到一些賽事集中在一起,台內編制的主播們忙不過來很難兼顧所有轉播的時候,有許多主播覺得加菲貓可以勝任主播的工作還幫他背書,就這樣,當FOX台內編制的主播群一但忙不過來,加菲貓就要在MotoGP轉播時身兼主播的工作。 

       在主播工作方面,讓加菲貓印象深刻的是台灣運彩開放的那一年。因為運彩項目上面有MotoGP,當時的轉播必須從第一次自由練習(FP1)播放到正賽。「那個時候我們五六日全部都要轉播,沒有那麼多主播啊,所以就把我推上去了,那時候磨練真的很深很深,FP1的好處是你在轉播根本就沒人在聽,所以你可以一直磨練一直磨練。」那一年帶給他的印象格外深刻。

       與車評工作同樣,在擔任主播工作一段時間之後,加菲貓也找到了一套自己的轉播風格「我喜歡講秒速,我對於秒速很敏感很敏銳,尤其是Sector 1、Sector 2和Sector 3,誰在哪邊稍微快一點點,哪邊可能會被追回來,其實我看表格是看得出來的,所以我很享受在預測誰可能接下來會有什麼狀況發生,那就是用秒速去看,加上我的訓練,我們看的出一些騎乘風格,一些騎乘風格確實會讓輪胎有很強很強的壓力,所以有時候我們在轉播的時候滿準的,當自己真的猜到,就覺得『哇,好爽,居然分析是對的。』」

       那麼從車評到主播這兩個角色之間有什麼差別?「其實跟他們已經合作很久了,然後也都抓到流程了,當主播就是要把時間調節好,把車手上一場比賽的成績記好,把故事講給大家聽;車評的角色就是分析場上的狀況,或者是告訴大家車手之間的一些故事。從車評轉主播其實更容易,因為前面已經做很多車手小故事的功課。」因此,對加菲貓來說,這樣的角色轉換是比較容易調適的。

「對我來講,我喜歡這份工作,無論是車評或是主播都很樂在其中。」

車評、主播角色真心話

        在FOX的MotoGP轉播生涯當中自然會遇到許多不同的合作對象。以擔任車評來說,加菲貓主要的合作對象就是陳亞理和錢韋成兩位主播,他對於和這兩個人的合作有什麼看法呢?「亞理哥原本就懂賽車,所以跟亞理哥轉播的時候,那個節奏感上就好像兩個人是對於賽車啊、對於步驟啊非常非常精準,一搭一唱的感覺很棒;韋成哥做數據分析的能力超級強,譬如說在播棒球籃球,講到分差他們腦子動得很快,然後跟韋成哥轉播的時候,對於他提供的數據,他一提供一些數據,然後再補充下去其實也很過癮,不管是跟哪個主播,在搭配的時候都很有趣,其實都很亢奮。」

       而在擔任主播角色時,加菲貓相對來說擁有比較高的彈性。「其實FOX體育台給我的權限很大,當時他們知道我不是專業主播,他們都會讓我自己去推介我想要的車評、跟我比較有默契的車評。其實所有這些車評都是跟我原本就認識,所以默契上都不差。」因此無論是擔任車評或是主播,加菲貓都可以跟和他一起搭檔轉播的對象有良好的互動。

       不管當車評或主播,要面對某些觀眾比較直接的意見是在所難免。「謾罵的意見我們就不理它,因為那是沒有意義的謾罵,另外一些像他們覺得發音不標準,那我們是不是要來檢討一下,或者是他給的意見是好的,我們就會採納。」對於觀眾一些建言或意見,加菲貓會接受,以播報方式來說,為了克服結巴問題,加菲貓每天早上起來就會讀雜誌,「摩托車雜誌拿起來,它裡面有MotoGP新聞嘛,就照著唸,唸久了,我們其實是很努力的在做這件事啦。」對於謾罵,加菲貓發現有時會有觀眾鼓勵他不要在意那些意見,「我覺得罵人比較簡單,鼓勵別人的時候大家都私底下鼓勵,其實我們接收到的鼓勵也不少,所以我覺得還好。」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