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5

亞洲職業足球旅人眼中的台灣:東風淳x下野淳

近年,越來越多台灣選手想要出國挑戰,東南亞也成為選手們討論的話題之一。 稍微熟悉足球的朋友,可能還會知道更多-在普遍有外援限制規定下,守門員旅外的難度很高。剛好,去年台企甲就有一位在東南亞各國聯賽待過10年以上的外援守門員,還有一位經歷東南亞許多聯賽的防守中場,一起來看看,有多年亞洲職業足球舞台歷練的兩位,有過怎樣的職業生活,以及他們眼中的台灣足球吧。

作者:SPORTSP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台灣會觀賞足球賽事的人來說,相較於歐洲聯賽,亞洲足球是比較陌生的國度。就算知道,比較常看的,大概都集中在中日韓泰這四國的聯賽上。近年,越來越多台灣選手想要出國挑戰,東南亞也成為選手們討論的話題之一。

稍微熟悉足球的朋友,可能還會知道更多-在普遍有外援限制規定下,守門員旅外的難度很高、台灣國際賽贏過的新加坡,他們的聯賽發展比我們好很多。

 

隨著足協開始對國內聯賽發展的力道加大,以及各地陸續有新俱樂部參與台企甲賽事,外國人選手人數逐年增加,這當中很多是簽職業合約的外援。在台中Futuro、留學生的參戰下,可以看到很多日本人選手,在台企甲這個舞台上活躍著。仔細一看,會發現有很多選手都有一個共同的經歷-位於新加坡職業聯賽的日系俱樂部「新潟天鵝新加坡」。

 

自2004年成立以來,新潟天鵝新加坡在新加坡聯賽成為一支日本選手叩關海外聯賽的捷徑。不管是新潟足球專門學校JSC的學生,還是想要到東南亞挑戰職業舞台的年輕選手,很多人會透過這裡,挑戰亞洲職業足球。2020年,台企甲總共有5位外援選手待過這裡,當中有兩個人,以這裡為職業起點,歷經泰國、緬甸、馬爾地夫、菲律賓等東南亞諸國,最後輾轉來到台灣。

 

其中一位是守門員。對,就是大家覺得很難旅外的位置,另一位擅長的位置是防守中場。剛好,名字都是單名「淳」,只是讀音不同。

他們是東風淳(Kochi 「Jun」,台中Futuro)與下野淳(Shimono「Atushi」,新北航源)。

 

下野淳(左)東風淳(右)

 

一起來看看,有多年亞洲職業足球舞台歷練的兩位,有過怎樣的職業生活,以及他們眼中的台灣足球吧。(註:採訪日為2020年11月30日)

 

下野淳 Shimono Atsushi (32)
經歷
Albirex Niigata Singapore 2009-2013
Woodlands Wellington 2013-2014
Nay Pyi Taw 2015
Hougang United 2015
Victory 2016
JPV Marikina F.C.2017-2018
Zwekapin United 2019
新北航源2020-

 

東風淳 Kochi Jun(37)
經歷
Albirex Niigata Singapore 2009
Army United F.C 2010-11
Chonburi 2012
Sriracha (load)
Pattaya United FC 2013-14
Rakhine United 2015
New Radiant SC 2016
Club Green Streets 2017
Club Valencia 2018
Tokyo 23 2019
台中Futuro 2020-

 

從新潟天鵝新加坡開始-12年亞洲職業足球旅程的起點-

 

-兩人在2009年初識,對於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2009年,兩人在新潟天鵝新加坡/下野淳提供

 

下野:記得東風San是三月來新加坡,那年他是選手兼教練,已經是很有經驗的選手了。印象中是個好相處的人,感覺一直都沒什麼變。

 

東風:那時看到下野就覺得,好年輕,外表有點痞,但實際上是個可以聊得來的人。跟10年前比,下野變成熟很多。不管是在球場上,還是人跟人的相處上。其實他以前就踢得不錯,但狀態會隨情緒變動很大。

 

下野:年輕時真的完全不行。那年我20歲,因為就讀JSC(日本足球專門學校)而來到新潟天鵝新加坡,心態上還是比較像學生球員,什麼都沒在想,就只是一味地想要硬拼。體驗到職業賽場的困難,多虧當時隊上有經驗的前輩們,和他們一起踢球,漸漸變得比較沉穩。

 

東風:年輕時容易因為失誤而焦躁。但現在同樣的狀況,下野會先去準備接下來的應對,和以前完全不同。因為願意面對困難,選手才能知道如何在職業隊裡踢球。當初就是有下決心到新加坡,我們才能繼續在職業賽場踢球。2010年我去泰國測試,隔一年泰國聯賽開始發展,我剛好搭上這一班車。

 

下野:我則是留在新加坡。記得東風San去泰國時,整個泰國聯賽中只有兩位日本籍球員。說實話,那時候根本想不到,泰國聯賽可以發展到這種程度,真的很驚人。

東風:我在新加坡還是拿諾基亞的手機,這樣講應該比較有時代感吧(笑)。到泰國後才換成iphone。因為剛好有日本人在泰國足球界工作,介紹我去測試。想了兩天決定去試一試,然後就在泰國過了五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